颜纯钩 | 民主是:总统一人去搭车去医肚

0

朋友转来一篇网上小文章「蔡英文论民主」,谈两件事,一是两岸关系,一是民主。

蔡英文说:「两岸关系不是国共两党的关系,是全体中国人的福祉」。两岸关系不只不是国共两党的关系,也不是民(进党)共两党的关系,因为台湾政党轮替,本届是国民党执政,下届是民进党,再下届又可能是国民党(现在看来机会不大)。

不论国民党或民进党,都不能代表台湾人民,两岸要如何统一,不能问政党,要问台湾人民,要不要统一,如何统一,日后都只能付诸公投。话说回来,公投统一这件事,在可见的将来都不会发生,在中共文统武统的框架下,大多数台湾人都会「当你冇到」。

蔡英文论民主,没有高谈阔论,只说实际问题。民主就是台湾的GDP总量与深圳接近,但每位台湾居民,不管生多大的病,到医院治疗,一律只付37元台币,其余统统由政府「健保费」买单。

民主就是台湾老农民的津贴,和公职退休人员数额相同。民主就是执政党或在野党总部,统统龟缩在狭窄的写字数里,与各种公司为伍,而不是独占皇家园林,不是神圣不可侵犯。

民主就是你想「跑出租」你去跑就是了,「份子钱」一个月200台币。 (份子钱大概是指合伙租车)

民主就是你有什么冤情,对政府有什么不满,不须上访,只要给议员﹑立委打个电话,他就跑得比兔子还快,他就喜欢干这个事,甚至你没事他还要动不动问你有没有事。

民主就是台湾最高的101大厦﹑台北最繁华的地段旁却有一片菜地,原因是它的主人不同意土地被征,他喜欢种菜。

最让我有感的,一是执政党在野党的总部都在狭窄的写字楼里,一是台北最繁华的地段保留了一块菜地。

近年回乡,与朋友乘车经过一幢约莫十层高的大楼,占地面积惊人,楼前有阔大的空地出入,楼后应该还有停车场,朋友说那就是镇政府办公楼。老家一古老小镇,从前两万人口,现在据说有十六万,那幢镇政府大楼比从前的省政府还气派。

后者就不用说了,大陆多少拆迁冤案?即使乡镇政府,也不会在最值钱的地段,让一个草民保留自己的菜地,每天自由自在玩耕种?

是政府的权力大,还是人民的权力大,是政府的意志蛮横,还是人民的意志坚强,这便是民主与独裁政体的分别。

我在网上看到过两张照片,一张是蔡英文在火车月台上等车,身边一个随扈都没有,一个人在刷手机,还有一张是蔡英文在一家小吃铺医肚,也是形单影只。或许那是蔡英文早年的照片,但现在她若出门,也无权像大陆高官那样,把整条高速公路都封了。

很早以前我也看过一张照片,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离职后,一个人到超市买菜;还有另一张照片,是英国前首相卡美伦退休后,一个人赤脚骑单车在街上走。

我不管英国与台湾的民主制度是什么,我只要看到总统与首相一个人出入,做家务接送孩子,等车医肚,我就认定那是一种好的制度。因为总统与首相就和我们寻常人一样生活,他们没有比我们更高贵,也没有比我们得到更好的照顾。

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国家领导人只是寻常人一个,人民把管理国家的工作交给他,纳税人发工资给他,他就为人民办事,办完了事他就回家去「食自己」。民主是什么?民主是投票权,是制约与监察权,民主就是让每个人都做自己和国家的主人。

当一个社会由人民去决定官员如何做官,做得好就付钱给你,做不好就叫你卷铺盖走人,而不是反过来,政府官决定任何一个平民的生死祸福,决定他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决定他有多少权力与自由,当一个社会到达这样的阶段,我就认定我们享有民主了。

中国式的民主并没有太难,也没有太远,在台湾就有了。美中建交后台湾被挤压,蒋经国明白台湾要生存,唯有走民主发展道路,才能被世界接受,所以痛下决心实行民主转型。

十几年间辛苦遭逢荜路蓝缕,用极小的代价,造就极大的功业,「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蒋经国说过一句话:「我知道我是专制者,但我会是最后一位——我以专制来结束专制。民主法治之路,是我们一定要走的路。」

台湾老农民的津贴,和公职人员退休金数额相同,这一点香港也做不到,何况大陆?什么都是假的,当官的不享特权,为民的不被贱视,先做到基本公平,民主就有希望了。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