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群岛:中国在澳大利亚后院建设基地将意味着什么

0
6

图像来源,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澳大利亚士兵去年曾被派往所罗门群岛,帮助当地在骚乱后恢复秩序。

上周晚些时候,中国与太平洋上一个小岛国之间拟议的安全条约,引发了各界关注。

泄露的草案指出,中国可能向所罗门群岛部署军队,并可能在那里建立海军基地。

最担忧的莫过于所罗门群岛南部的邻国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澳英美联盟(Aukus alliance)的重要地区成员,该联盟源自美国和英国在太平洋签订的新安全协议。

“这项协议的细节仍不确定。但即使它比人们担心的军事基地要小,它也将是中国在太平洋的第一个据点,”澳大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教授艾伦·金格尔(Alan Gyngell)表示。

所罗门群岛和澳大利亚长期以来一直有联系。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澳大利亚一直是这个岛国最大的援助国、发展伙伴,到目前为止是唯一的安全伙伴。

分析人士指出,澳大利亚政府受到了冲击,可能对此举措手不及。并不是说澳大利亚没有得到警告。五年前,堪培拉意识到中国通过参与所罗门的内政来蚕食其“后院”,中国当时增加了贷款和经济投资力度。

这促使堪培拉方面采取“升级”政策予以回击,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其“太平洋家庭”上,并增加了本国提供的援助资金。

但分析人士称,中国在澳大利亚的邻国提升安全伙伴地位,显然暴露出堪培拉接触政策的失败。

“目标必须是阻止类似的事情发生。你不可能有别的解读,这是澳大利亚外交的失败,”金格尔表示。

这不仅仅是澳大利亚的大事。六个月前宣布的澳英美协定,旨在对抗中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野心。美国和其他西方盟国都表达了对这里成为另一个潜在冲突战场的担忧。

草案说了什么?

除了现有基础设施和其他商业投资外,所罗门群岛总理玛拿西·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坚决捍卫该国寻求与中国达成安全协议的权利。

“我们无意卷入任何地缘政治权力斗争,”他在周二向议会表示,他的国家不会“选边站队”。

他还没有确认泄露的草稿是否是最终版本。但是该草案的内容非常广泛,引起了人们的警觉。

Solomon Islands Prime Minister Manasseh Sogavare, Solomon Islands Foreign Minister Jeremiah Manele,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and Chinese State Councillor and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attend a signing ceremony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图像来源,REUTERS   所罗门2019年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国建交。

协议的条款包括,中国可以派遣海军舰艇在岛屿“进行中途停留和过渡”,引发了对建造潜在军事基地的担忧。

协定还允许北京部署军队来保护岛上的中国人和中国项目。根据草案,所罗门群岛可以要求中国派遣“警察、武装警察、军事人员和其他执法和武装力量”。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太平洋岛屿分析员米海·索拉(Mihai Sora)说:“中国有机会部署任何类型的人员,但没有明确界定部署的范围,也没有明确界定这些部队将拥有的权力。”

与所罗门群岛唯一的另一项与澳大利亚的安全协议相比,它的影响要深远得多。

跟澳大利亚签署的协定很大程度上与维和有关,允许在接到请求时迅速向所罗门群岛部署军队,该群岛有长期暴力动乱的历史。

去年,当首都霍尼亚拉爆发致命骚乱时,该协议再次启动,促使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和瓦努阿图派出了军队。

担忧

所罗门群岛与中国拟定中的安全协议可能会改变该地区的平衡。

“安全协议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它们所包含的条款,它们暗示国与国之间亲密、合作和信任的程度。”索拉说。

中国军队出现在太平洋也将彻底破坏几十年来各国享有的“良性”环境,目前这种环境由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太平洋岛屿论坛国家共同维护。

澳大利亚对此举可能“破坏本地区的稳定与安全”表示担忧,而新西兰则公开反对“本地区潜在的军事化”。

分析人士称,中国在澳大利亚家门口的威胁与侵略无关,更多是关于更直接的短期问题,例如北京提升情报收集与检测。

即使是较小规模的中国军队,也能助其在南太平洋建立第一个立足点,这将是澳大利亚必须考虑的事,因为这可能消耗其自身的军事资源。

Map

“这并不是关于中国在所罗门群岛的基地会在冲突的时候带来什么,我们离这一点还远,”索拉说。

“当你在一个地区部署军队时,就排除了该地区(的军事能力),排除了其他国家进入该地区(的可能性)。”

他说,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南海紧张局势升级,北京已在争议水域建造了人工岛,并安装军事设备,防止其它国家的海军和空军进入。

“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和其他太平洋国家享有一个良性区域,并在太平洋我们的区域内享有自由。”

“所以这为竞争提供了一个清晰坚实的战略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