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沦为言论沙漠,中国第一社交媒体面临美股退市风险

0
资料照:新浪微博的雇员在北京办公室里工作。(2012年8月1日)

 

华盛顿 —

中国第一大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正面临在美国退市的风险。近日,美国证监会将微博列入第六家“预摘牌”企业,也是首家遭此待遇的中国互联网企业。2009年开通的新浪微博,一度曾是中国最热新闻集中地和舆论场,但是早期的辉煌在中国政府持续的言论管控下渐渐褪去,如今已沦为官方媒体宣传阵地。

美国当地时间3月23日,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遭美国证监会列入退市风险名单,成为第六家被列入该名单的中国在美上市公司。根据证监会规定,微博可在4月13日前提交证据,以证明被认定错误。证监会此举的法律依据来自2020年12月通过的《外国公司责任法案》。

美国证监会称,被临时认定的发行人若认为被认定错误,将有15个工作日与委员会联系,并应在信函中附上证据支持,发行人在最终确定之前不受外国公司问责法要求约束。作为首家“预摘牌”中国互联网企业,微博美股当夜一度大跌10.1%,微博则回应将继续监测市场发展并评估所有战略选择。

微博:曾经的百花齐放到后来的严厉监控

新浪微博于2009年8月开始内测,全面向公众开放使用后,不到两年时间注册用户就已过亿,当仁不让地成为简体中文世界最大的社交平台。除了讨论社会议题和文娱新闻,新浪微博还推出微公益平台,个人带V用户,企业和官方用户,变成名副其实的“国民大平台”。港台以及国外名人明星也相继把新浪微博当做面向中国内地的交流窗口。

2009年,演员姚晨开通微博,不到半年粉丝数突破百万,成为一代微博女王。2014年4月,新浪微博正式登录纳斯达克,成为第一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文社交媒体股票。2018年4月,湖南卫视当家花旦谢娜成为第一位粉丝数破亿的微博用户。

全盛时期的新浪微博吸引了数量庞大的用户,从娱乐体育明星到知识分子到普通用户,每个人可以在微博直接获取和分享各种热点事件和观点,自己是阅读者同时也是发布者,自由活跃的气氛和使用体验远远胜出之前的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然而好景不长,删帖、禁言和封号很快席卷中国第一社交平台。

曾经在微博拥有上百万粉丝的大V柯先生(应本人要求隐去真实姓名),在微博活跃近十年,最后因为发布一则关于六四的消息遭到永久封号。柯先生告诉美国之音,微博上的言论管控表面上看起来时松时紧,没有明确的红线,但是总的来说目的都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政权,而近几年尤其是临近二十大更加变本加厉。

柯先生说:“我觉得他们开始根本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以及他们这个东西在传播信息上面有多么作用强大。如果他们知道互联网对于民众之间信息交流是这样的话,他们很有可能根本就不会让中国老百姓可以上网。也就是因为有了这个时间差,才让互联网在中国可以让老百姓都能上了。”

对微博没完没了的整改和管控

2016年2月,中国国务院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就“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突出问题”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要求立即开展自查自纠,全面清理淫秽色情信息。

一名警察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旁的石狮子边执勤。(2021年3月11日)

一名警察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旁的石狮子边执勤。(2021年3月11日)

2017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批评新浪微博、凤凰网等网站在不具备许可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责成进行全面整改。

2019年7月,新浪微博宣布开启名为“蔚蓝计划”的涉黄低俗信息专项清理行动。同年8月,“扫黄打非”部门开展专项整治,查处新浪微博“传播淫秽色情小说违法行为”,并给予行政罚款处罚。2020年6月,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针对阿里巴巴高管蒋凡婚外情在微博传播等问题,责令微博立即整改,暂停更新热搜榜一周,同时予以罚款。

在北京的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大楼 (2021年7月8日)

在北京的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大楼 (2021年7月8日)

2020年9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称包括新浪微博和豆瓣、抖音等在内的几大平台,存在大量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打榜、大额消费、煽动挑拨青少年粉丝群体互撕谩骂等行为。2021年2月起,国家网信办开展“清朗·春节网络环境”专项行动。整治期间,发现微博部分账号发布淫秽色情网站链接,对微博进行了行政处罚。2021年8月,中央网信办发布《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问题治理》的通知,之后新浪微博按要求取消所有涉明星的排行榜单。

2021年12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新浪微博主要负责人,针对近期新浪微博账号屡次出现法律、法规禁止发布的信息,责令立即整改,处以300万元罚款。此前的11个月期间,新浪微博已被处置处罚44次,累计罚款1430万元。

来自政府部门的无数轮整改要求,加上微博自己内部的言论审查,使得微博大批用户被迫离开。如今的微博,大量充斥各种广告贴、营销账号和对评论进行控制的官方媒体号。

曾经担任内容审查员的刘立朋在微博工作了两年之后因为觉得无法忍受而裸辞,如今生活在美国。披露了当年担任审查员的工作细节后,刘立朋告诉美国之音,其实很多和他一样的审查者,自己也并不赞同言论管控,但是恐惧于国家机器的强大,依然每天帮着抓捕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

新浪微博前审查员刘立朋 (照片由本人提供)

新浪微博前审查员刘立朋 (照片由本人提供)

刘立朋说:“这可能是在审查行业内不满的人的普遍状态。就是你每天觉得,中国是真坏,太残暴了,但是还是不妨碍做这个。因为可能生活在这个国家里面,那种惯常的恐惧感还是比较强,怕失业以后,我饿死怎么办。然后这种歇斯底里的恐惧感,非常的强。”

2011年7月,刚入职微博不久的刘立朋,就遇到了全国震惊的动车追尾翻车事件。他很快意识到,审查不能压制民众的表达。

他说:“动车事件头三天里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下一堆指令我就真的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好像大家也是这样,就在应付差事而已。你做不完,你做到再饱和,你审不完。网民还在那哐哐发,你就没有用了,让我觉得很徒劳。”刘立朋从那时候感受到了社交媒体的强大:“但是从那以后吧,动车事件就是很值得去说的一件事。真的很大一件事,突然让网民觉得,微博是一个可以讨论公共事件的一个地方,是可以表达对这个国家还有体制各种不满的一个地方。”

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刘立朋对未来越来越灰心,尤其是2016年英烈保护法的出台。他回忆,自己在微博做审查员的时候,戏谑段子还随处可见,平台也没有删过。

刘立朋说:“当时在微博上是没有人管的。但是到了2016年已经可以入刑了。也可以导致平台整顿,把平台给关了。这个转变是非常大的。然后在那之后就是这些民族主义的叙事,互联网越战越猛了。然后走到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时候,在这种民族主义叙事已经膨胀到什么程度了。已经到非常可怕,非常危险的程度了。”刘立朋坦言,他如今最大的担心是,中国愈加肆虐的民族主义情绪,最终会给中国造成侵略的鲁莽行为。

劣币驱逐良币后的微博已逐渐沦为谣言播散地

3月24日,由《环球网》发布的一篇名为“研究证实新冠病毒是美国公司制造”的一篇文章,登上微博热搜,不到一天阅读量达9.4亿次,热度赶上了不久前的铁链女事件。这篇漏洞百出,充满各种来源不明,翻译错误的文章,被各大官方媒体和自媒体转载。尽管很多微博号后来删去此文,还是在短时间内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力。大量微博用户留下评论,谴责美国“贼喊捉贼”,对“美国制造新冠病毒”的说法深信不疑。

微博创立初期,热搜榜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众最关心的话题,但是后来和“买粉”等其他业务一样,成为微博的广告收入来源。根据微博2020年第二季度的官方刊例报价单,“热搜榜单套装”的报价为110万/轮播11天,“热搜全话题套装第六位”的报价为100万/轮播6天。

柯先生评论“新冠病毒美国制造”热搜现象时说,这和当年中国家家户户都有的大喇叭没有任何区别。“中国农村不是有各种大喇叭么,早上6:30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传达党和毛主席的声音。现在的新冠病毒美国制造这条上热搜,和当年一模一样。它是宣传,它根本不需要买热搜,他一个电话就可以了,因为我现在需要它上热搜。”

柯先生把微博上的谣言分为三类,第一类就是这种官方刻意散播的谣言:“官方刻意制造的,想让老百姓信的,比如说新冠病毒美国制造。这类东西挺多的,比如说前两天以中央电视台为旗号的在微博上传出来的‘俄乌战争的元凶是美国’。”

第二类他总结为地方政府在突发性事件发生后,组织水军散布的谣言。但是此类谣言柯先生认为往往适得其反,很难让老百姓相信,比如最近的丰县铁链女事件。

第三类,则是民间的谣言。“民间谣言也分两种,一种是故意制造的小粉红的谣言,拿钱的谣言。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我要为了中国撒谎也可以”,

柯先生说,还有一种就是民众在不知不觉的状态下跟着散播谣言。“其实就是一种恐慌吧,尤其防疫期间。各种假消息被老百姓传来传去,比如说关于疫苗的,管不管用,该不该打,这些以讹传讹的事情很多。还有像东航空难,就会有一些猜测,不一定是散播谣言,但不一定准确,有的人就发出去了。因为也是为了博眼球嘛,微博会被更多人关注。”

刘立朋告诉美国之音,拿“新冠病毒美国制造”这么明显的谣言来举例,在微博即使有人发布一些反驳的帖子,也会遭到删帖的后果,根本连辟谣的机会都没有。

他说:“最近微博更过分,开始推那个叫‘俄乌局势’的热题。里面甚至还不主要是央视或者新华社,全是爱国红V的那些好战跟仇恨的言论,去给新用户,或者时间线不满的新用户去推这些。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微博肯定是越来越不值得关注。

江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