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空难初步搜救基本完成 飞机失事原因扑朔迷离

0

2022年3月21日,中国云南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航班显示屏。 AFP – STR

3月21日,中国东航国内航班编号为MU5735的一架波音737飞机,从昆明飞往广州的途中,坠毁在广西梧州藤县,飞机上的123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这是自2010年以来,中国民用航空业发生的首次空难,也是近30年来最为严重的空难之一。

空难发生后,官方随即展开搜救工作,先后找到了存有飞行数据的两个黑匣子,并送交有关部门,核实遇难者身份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对比验测业已完成,将遗骸遗物交还给家人,以及空难的索赔等后续事宜也开始逐步展开。今天(3月31日)官方宣布说:主要的搜救任务已经基本完成,搜救人员于核心区搜寻到近五万件飞机残骸碎片。随着事故处理进入技术分析和调查取证阶段,根据国际和中国业内部分规定的相关要求,将在事发30天内完成初步调查报告。

据报道,飞机从近九千米的正常飞行高度,突然在短时间内急速坠落,坠落过程中,飞行员也没有发出任何求救信号。事故原因已经引发网上的热议,众说纷纭不免给人扑朔迷离之感。

按照业内专家的说法,客机巡航高度在几分钟内急剧下降,这种情形的事故一般有几个原因:一是飞行员有意自杀,二是遭到导弹等外物打击,三是飞机设计或者维修保养出现问题。

是飞行员的问题吗?据业内人士透露的信息,失事航班的机长虽说资历不深,属于子承父业的“飞二代”,但为人并不张扬,工作也比较扎实,是从低位副驾驶一步步升至机长的,难得的低调,且拥有超过700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安全飞行没有任何污点,其父亲也曾任职东航,家境不错。副驾驶是有四十年飞行资历、驾机三万小时的东航云南分公司的元老,驾驶过多种不同型号的客机,曾多次被公司评为“安全先进个人”,获得民航局功勋飞行员奖章,是东航第一批“五星机长”之一。此外曾带过的徒弟中,也有多人已成为航空业内较知名的人士。

至于第二点,被导弹之类的武器打下来的可能性,在本次空难中基本不存在。

那么是飞机设计或维修出现问题了吗?据大陆媒体“一点财闻”的报道,这两年因为新冠疫情,东航的运营出现巨额亏损。仅2020年,东航的净亏损达到118.35亿元人民币。2021年的预计净亏损是122亿元到147亿元之间。报导称,为减轻经营压力,东航一度通过多种手段压降成本,其中包括严控维修费用。报道还称,在翻阅的东航2021年都财政报告中,清楚记载了裁减费用的相关细节,报告明确表示,为了聚焦生产运行精细化,公司通过飞机减重、单发滑行率提升,以及航路优化等方式,来降低燃油成本,另外还包括严控单位餐食机供品费用、日常支出等方式。

而近日名为《东航技术云南分公司拨叉修理纪实》的纪录片更是引发瞩目。纪录片是由东航制作,宣传该公司自主修复波音737-800NG“拨叉”(Pickle Fork)的过程。片开头还引用了三年前央视的报导,指出东航有约50架波音737因存在同样的拨叉(Pickle Fork)问题,需要停飞。但出于经济损失和运行成本的考虑,东航决定自主维修。可从波音公司公开的资料中并没有查阅到授权给东航进行维修的资料。但在纪录片中,则提到修复工程得到波音支援工程师高度认可,并称波音公司批准了东航自主研发的维修方案。

对此,美国媒体指出,拥有 20 年驾驶飞机经验的专业人士看完东航自主维修宣传片后认为,东航维修团队潜在诸多问题。

推特网友“刘仲敬”在空难当天就曾推文表示,“东航的维修外包分散在从上海到山西陕西甘肃的十几个省,其中又有无数的层层外包,从起落架电子材料焊接到合金材料,可以出问题的点何止上千,相对而言发动机部分还算不太需要频繁替换的部分,电子材料的民工性质似乎更强一些,焊接作业尤其难以监督质量,材料则是瓦房店化最典型的领域。”

这一说法得到网友的认同并留言支持,不过,也有网友持反对意见,认为“人为的可能性较大,留言指出:在油管上面很多欧美本地的驾驶员曾驾驶同款的波音多年,都说这样的垂直坠落太可疑,不可能由于零件故障导致,因为即使引擎失灵,飞机仍会呈抛物线滑行很长一段距离;而这样的坠法很可能是飞行员蓄意为之。鉴于新冠肆虐这几年,大陆的抑郁症患者大量增加,所以不能排除这是自杀性行为”。

飞机失事的原因目前仍在调查之中。虽然从找到的两个黑匣子里,可以提取到失事之前,飞行的相关数据,解读失事原因,但数据译码的工作目前上未结束,且大型空难调查,仅依靠黑盒子数据往往不足以还原事件全部真相,因此在推进译码工作的同时,还要寻找其他更多的证据。另有专家表示,本次事故调查工作仍存在3大挑战,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首先是飞机从巡航高度突然下降之后,没有任何征兆,空中交通管制部门也没有收到任何机组反馈遇险或不正常的讯息。其次,现场撞击猛烈,导致飞机残骸非常琐碎,分布较广,对通过残骸取证工作造成很大困难。最后是现场位于山谷地区,加上撞击和长期下雨,导致土地一片泥泞,也为调查员开展工作带来困难。而国际上类似的运输航空事故调查,往往需要长达2年以上的时间。

此外,“一点财闻”有关东航维修成本的报道被外媒转载后,大陆官媒立即出面辟谣,并引述东航人士的回应称,东航2021年的维修成本和2019年比较,增加了12%。不过,2020年的维修成本情况,并没有提及。而相关的质疑维修费用的文章,随后也相继被删除。

空难发生后,和搜救工作同时迅速展开的还有对舆论的管控,不仅对新闻报道、社交网络言论,施行严格管控,连搜救现场也进行了封锁。不让记者靠近。前中国媒体人、现居美国的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直言,“空难现场不准报导,这是中共控制媒体的惯性,至少希望空难要照官方的口径报导,才不让记者进入现场。”

另外,遇难乘客名单至今还没有公布。据中国官媒称这是为了减轻家属的压力。但根据香港媒体的报导,在大力协助失联乘客家属的同时,当局却又密切监控他们的一举一动,以确保他们不会发动抗争,或埋怨当局的处理以及赔偿。 虽然东航空难已经正式启动理赔工作,但有专家估计,本次空难赔偿标准可能超过每人200万元人民币,包括飞机保险和人身意外伤害险在内的总赔偿金额可能超过10亿元。但根据中国现行的规定,航空公司对每名旅客的赔偿限额仅为40万元,这也引发民间的忧虑。有资深律师坦言,这一赔偿上限额度,还不如2011年温州特大铁路交通事故的赔偿。建议旅客的赔偿责任限额至少应该提高至100万元。对于业内专家、学者以往呼吁修改中国空难相关规定,官方至今未有进展。

本次空难发生后,迅速引发中共高层的关注,习近平、李克强两人都立即要求彻查事故原因。这不禁让人觉得空难背后可能不简单。法新社就指出,中共高层这次罕见地做出了非同寻常的快速反应。对此,有评论分析认为,应该是事出有因,或是与中共二十大前的敏感局势有关。

据公开资料,东航是大型央企,为中国三大航空公司之一。十多年前开始,东航的贪腐事件屡屡被揭。为此,2015年中共中央第九巡视组历时两个月对东航进行了专项巡视。结果发现东航高层“利用公司资源进行利益输送”,外界猜测,输送利益可能对象之一就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

江绵恒掌控的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科技、航空、电信、金融等众多领域,不仅是东航股东之一,也曾是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而且,东航主要的枢纽机场是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和上海虹桥国际机场,江绵恒又是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以上海为根本的江泽民家族,被外界称为中国第一大腐败家族。有分析指出,试图挖掘空难坠机原因的文章都被迅速封杀,显示出东航危机公关背后有着强大的势力。尤其中南海的迅速反应来看,令本次坠机事件更为复杂,或许是东航的背后,江绵恒的身影浮现的原因。

作者:艾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