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世远:与胡适之先生谈圣经、信仰与真理

0
胡适 陈独秀
 给思想加油 存在之链 2021-05-04 06:21
按语:胡适之先生是一位无神论者。他熟悉圣经故事,不接受基督教信仰,对各宗教一视同仁,不相信绝对真理,不认为圣经中的神是真理的唯一源头。他在1914年11月的一则日记中写道:“耶稣之死建立了一种宗教,而苏格拉底之死建立了一种哲学。苏格拉底哲学对于希腊和罗马世界造成了巨大影响,这种影响一直影响至今。现今世界的理想不再是耶教的克己,而是希腊人的扬我;不再是耶教的信仰,而是苏格拉底的真理,苏格拉底为这奉献生命的真理!”在耶路撒冷与雅典之间,胡适之先生坚定地选择了雅典;在神与人之间,胡适之先生坚定地选择了人。胡适之先生的信仰状态也是自《新青年》、五四时代以来绝大多数两岸知识人的共同写照吧。

‍我有机会在台北王宠惠院长的家里‍‍和胡适之先生有一次谈话谈‍‍到一些信仰的问题,‍‍到现在印象‍‍依然深刻。

‍‍那次胡适之先生告诉我说,“‍‍基督教‍‍有一个特别-所有基督教的教义‍‍都在基督身上人格化了。”他‍‍这句话讲得很中肯,‍‍比如‍‍耶稣说,“我是道路,‍‍我是真理,我‍‍是生命。”

‍‍我是‍‍很客气地告诉他:胡先生,‍‍我想在你“人格化”三个字上‍‍改一个字,‍‍把“人”改作“神”-神格化。他‍‍大笑后说到,“我是从哲学观点看,而你是从神学观点看,是有这样的不同。”

他说是教义人格化,‍‍我说教义神格化。‍‍一切教义在耶稣身上都神格化了,‍‍因为神才是真理。如果‍‍站在人的地位说话,人不会是真理,‍‍也没有人配做真理。

‍胡先生对《圣经》非常推崇备至,‍他说,白话本圣经是1919年(民国8年)出版,五四运动是‍‍民国8年‍‍开始,‍‍也就是五四运动刚刚开始,‍‍这本圣经就已经出版。‍‍所以,胡先生告诉我说,这本白话的圣经就是‍‍白话‍‍文运动的先锋官。

Image

‍‍他说,我们正在鼓励、提倡白话文,这本圣经就已经从旧约的希伯来文、新约的希腊文翻译成中文-白话文。‍‍他不但推崇这本圣经,他说他真是读过(我相信他读过)。

他说,白话翻译得非常之美,并顺口就举例说,“我不记得是四本福音书的哪一卷讲到有个不义的管家(‍‍《路加福音》16:3),做管家的人不义,不义就是有罪。

‍‍‍‍他随便浪费主人的财物,‍‍并且贪污舞弊。‍‍他心想,主人如果不用我了,我将来怎么办呢?”‍‍胡先生就引用他的话,“‍‍我将来锄地无力,‍‍讨饭怕羞”。

所以,‍‍这位管家赶紧利用现在的机会贪污舞弊,结交一些不义的朋友。‍这件事情胡‍‍先生印象深刻,他说‍‍,“讨饭怕羞,锄地无力”是第一流的白话文。

‍姑且不谈胡先生的信仰,‍‍我们不知道胡先生最后离世前有没有信主,有人说他信了,但这是一个‍‍大胆的假设,需要小心的求证。‍‍我跟他谈话,结果他没有接受。

他‍‍开我的玩笑,‍‍说,“我是‍‍个做学问的人,‍‍如果我今天信了耶稣,将来如碰见释迦牟尼或穆罕默德那多不好意思,‍‍我们大家都是朋友,我只信一个不要其他的会不好意思。”

我就跟他讲,“胡先生,‍‍所有宗教所传的都是人,‍‍只有基督教讲的是神,‍‍耶稣基督不是普通的人,而是神的儿子,是耶稣基督,所以,你信的是信神,‍‍不是信人。人会错,神不会错。

Image

他有没有听进去我不知道,‍‍可是他跟我打哈哈。‍‍他知道我在学校教哲学,他说,“我跟你同行,我也教哲学”。‍‍我说,“胡先生,‍‍哲学讲真理,神学也讲真理,‍‍但这两种真理‍‍有不同的内涵‍”(‍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人间所发现的真理都是相对的,‍‍它需要继续不断地被‍‍修正,‍‍每一次修正‍‍可以说就更靠近最后的真理一步。‍‍因此,人间所有的真理都是相对的,不是最后的,‍‍更不是绝对的。

但是,神学里所讲的真理就是神自己,‍‍而神是绝对的真理。宇宙中‍‍除了上帝是绝对的以外,其他都是相对的,‍‍都是可以改变的,‍‍都是可以被修正的。‍‍唯有上帝的真理是最后的真理,永不改变。神是最后的真理,‍‍耶稣说,“我就是真理,真理会叫你们得以自由。‍”

‍‍所以那天我跟胡适先生谈这些道理,他都首肯点头,‍‍可是最后他还没有接受,他是‍‍要保持一个学者的风范。‍‍我说,“你接受个信仰并不妨碍你学者的身份”。他开玩笑说,我需要客观,‍‍所以谁都是朋友,‍‍但是不能相信‍‍。

他忘了‍‍耶稣基督不但是一个人,也是个神,是神的儿子。这是‍‍他最大的‍‍一个遗憾,我可以这样说。

(根据音频整理,文字有删节)

‍‍音频链接:https://m.jidu.tv/index.html#/movie/2094?urlid=30681&audio=1

寇世远(1920-1993),知名牧师、传道人。生于中国福建省福州市,最早建立台北灵粮堂,后创立基督之家,曾任文化大学基督教研究所所长,晚年在美国西海岸传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