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鼓掌有罪?香港国安首以”煽动罪”拘捕公民记者和旁听人士

0

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罗伯特·里德(Lord Robert Reed,又译韦彦德)参与英国国会的一次会议 rozenberg.substack.com官网截图

日前,香港国安警方拘捕多名人士,包括前工会领袖、公民记者和法庭旁听人士。当局指控他们在法庭“作出具煽动意图的作为”,这也是港府首次以“煽动罪”拘捕法庭旁听人士。资料显示,遭拘捕人士曾在香港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的庭审上,鼓掌支持她。上述事件同时引发国际关注,“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谴责港府行径,并促请所有海外法官辞去香港终审法院的职务。

香港国安周三(6日)拘捕四男两女,年龄介乎32岁至67岁,指他们涉嫌违反《刑事罪行条例》第9和10条,“作出具煽动意图的作为”罪。港警表示,他们涉嫌于2021年12月至2022年1月期间,在不同法院旁听聆讯时,“故意作出滋扰行为,严重影响司法庄严和法庭运作”。

根据相关法例,相关被定罪者可被判监两年。

亲北京港媒《东方日报》披露,被捕人士包括香港工会组织“职工盟”前副主席邓建华、笔名“朝云”的公民记者萧云龙,以及另外四名“旁听师”。

所谓的“旁听师”,就是自发到法庭旁听抗争运动相关案件的市民,他们以此表达对身负政治控罪人士的支持,部分“旁听师”更会记录庭审内容发布。

邓建华被捕时,香港国安指他涉嫌在1月4日于西九龙三号庭,作出“煽动在场公众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意图引起对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视或激起对其离叛”。

香港支联会前副主席邹幸彤2021年9月7日向媒体发表讲话(美联社)

香港支联会前副主席邹幸彤2021年9月7日向媒体发表讲话(美联社)

邹幸彤为六四难属发声 “旁听师”鼓掌支持变“煽动”

翻查资料,当日前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控在2021年煽惑他人参与“六四集结”,被判囚15个月。邹幸彤陈情时未有为自己辩护,反而读出六四难属的见证,被裁判官陈慧敏打断,表示法庭不容表达政见。邹幸彤反驳,“难属才是这件案件真正的受害者,他们的见证比我的求情更有需要出现在法庭。”当时旁听席传来掌声。

陈慧敏曾警告鼓掌者或会被控“藐视法庭”,并再和邹幸彤争辩。旁听者再次鼓掌后,裁判官下令庭警记录鼓掌者身份资料。

亲北京媒体攻击后 港府首以煽动罪拘捕旁听者

值得留意的是,亲北京媒体在之后的一个月,多次发文攻击“旁听师”,指他们扰乱法院,促请港府执法。事隔3个月,香港国安则以“煽动罪”拘捕6人。其中,一名59岁男子和一名67岁女子已被起诉,周五 (8日)提堂。

以往若有旁听者在法庭喧哗,法官一般会作口头警告或逐出法庭,严重者或被控以“藐视法庭罪”。虽然“藐视法庭罪”最高可判囚七年,然而过往案例刑罚普遍较轻。但是这一次香港国安却弃用“藐视法庭罪”,而动用“煽动罪”拘捕法庭旁听人士,成为首例案件,引来国际关注。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声明截图(IPAC官网截图)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声明截图(IPAC官网截图)

跨国议员谴责香港法治沦丧

由十八个国家及欧洲议会议员组成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就此发布声明,谴责港府以“煽动罪”拘捕前工会领袖、公民记者和旁听公民,认为这显示香港法治的沦丧。

声明说:“只是在法庭中鼓掌都可以被诠译为煽动行为,这简直荒谬。煽动意图的指控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口袋罪,被用作全面打击香港各种异见和政治反对声音的罪名。”

IPAC促请各国政府向中港官员问责,制裁违反对香港自由和自治承诺的中港官员,并促请所有海外法官辞去香港终审法院职务。

何谓煽动罪

翻查资料,港英政府在1938年把源自英国普通法的“煽动叛乱罪”写入香港《刑事罪行条例》,禁止发表可能引起对女皇憎恨的文字或刊物。然而自“六七暴动”后,港府未有再动用此法。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在1997年后,曾3次审核香港人权情况,都关注“煽动罪” 定义过宽,促请港府修法。港府一直未有理会。

直至2020年3月,港警首次动用这条尘封半世纪的殖民地恶法,拘捕前民主派区议员郑丽琼,再相继检控“学生动源” 前召集人钟翰林、民主派人士谭得志,以及出版儿童绘本的“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成员,继而再以“煽动罪”拘捕香港《立场新闻》高层,迫使《立场新闻》停运。

倡议者:煽动罪已成寻衅滋事一样的口袋罪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香港倡议统筹邝颂晴向本台表示,从批评政府到评论防疫政策,港府都可对公民控以“煽动罪”,显示港府动用“煽动罪”的范围愈来愈宽,变成如同中国“寻衅滋事罪”一样的“口袋罪”。

邝颂晴说:“这已经变成香港的口袋罪,在中国就是用寻衅滋事罪,在香港就是用煽动罪。你说政府不爱听的话就是罪,用煽动罪来拘捕你。而且这条法律被联合国多次批评违反人权,应该要改,但香港政府一直没有改。另外,这是有关六四的案件,他们鼓掌是希望保存传承了30年的历史真相。这件事也反映所有和六四相关的事,都已是违反国安法或煽动罪。”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香港倡议统筹邝颂晴(中)向本台表示,从批评政府到评论防疫政策,港府都可对公民控以“煽动罪”,显示港府动用“煽动罪”的范围愈来愈宽。(邝颂晴推特截图)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香港倡议统筹邝颂晴(中)向本台表示,从批评政府到评论防疫政策,港府都可对公民控以“煽动罪”,显示港府动用“煽动罪”的范围愈来愈宽。(邝颂晴推特截图)

海外法官何去何从?

而香港司法环境的恶化,也使英国最高法院两名正、副院长打破二十五年以来的惯例,决定辞去香港终审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的职务。但这却被港府及北京诠译为英国政府 “政治施压”的结果。

然而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罗伯特·里德(Lord Robert Reed,又译韦彦德)却亲自“打脸”港府。他周三(6日)在英国国会一个会议上强调,辞任并无受任何政治人物的压力,反而是他主动要求英国外相及司法大臣开会讨论。他重申,香港政治参与及言论自由持续被侵蚀,更在去年底及今年年初显著恶化,留任香港终院更破坏英国最高法院的利益。

而目前香港终院只剩下十名海外非常任法官,他们来自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当中九人已表态留任。

邝颂晴认为,港府首次以“煽动罪”拘捕法庭旁听人士,更反映香港已没有机制制衡港府执行北京旨意,即使海外法官留任,也无法发挥捍卫法治的作用,因此呼吁海外法官辞职 ,停止为香港司法制度涂脂抹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吕熙伦敦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