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警惕全球通货膨胀和高成本时代的到来

0
22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2-04-09 06:12

今天荐读的是中国人民大学刘元春教授的《全球进入高成本时代》。这是他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季度论坛(2022年第一季度)上的发言整理稿。

推荐这篇文章的一个具体背景是:朋友转来4月5日国际清算银行行长阿古斯丁·卡斯滕斯发出的一个警告:随着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恶化,以及新冠疫情之后全球化出现逆转,世界正面临一个高通胀和高利率的新时代。卡斯滕斯指出,专业人士预测,未来两年美国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的通胀率将超过4.5%,其他许多发达经济体的通胀率将超过3.5%。

这次通货膨胀的压力,是在新冠疫情与乌克兰战事的双重背景下形成的。新冠疫情以及应对经济衰退而大规模发行钞票对通货膨胀的影响已有许多讨论,眼下更应当关注乌克兰战事对通货膨胀的影响。

乌克兰战事的爆发,对整个世界产生了多方面的冲击。在《老孙荐读|乌克兰战事结局之三:世界将重回短缺经济时代》一文中,我们曾经通过荐读有关文章,讨论过乌克兰战事会不会导致短缺时代到来的问题。今天我们讨论的是这场战争与通货膨胀的关系。乌克兰战事对通货膨胀的影响,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从直接的层面来看,战争本身特别是欧美国家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会直接影响能源和粮食的供应,从而推高其价格。而在长远的层面上,战后国际经济秩序的重构,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现有的供应链与产业链,从而导致企生产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的提高。

有报道显示,现在已有多个国家的通胀率逼近或突破5%,个别的甚至接近10%。其主要原因是乌克兰战事爆发后,天然气和石油价格迅速上涨。特别是欧洲,由于自身资源相对匮乏,欧盟能源供应高度依赖俄罗斯。以天然气为例,俄罗斯是欧盟最主要的天然气供应国,在2021年,欧盟天然气进口中占比达到45%。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欧盟2月份整体通胀率已经从1月的5.6%升至为6.2%,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实际上,随着制裁措施的落实和加码,情况有可能进一步严重。由此,企业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上升,部分有的企业因无法承受生产成本上升而破产,是可以想见的。

另一个大项是粮食。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数据,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两个国家的小麦出口量,占到了全球小麦出口量的29%,玉米占到了全球玉米出口量的19%,葵花籽油更是高达世界出口量的80%。作为粮食和其他农产品出口大国,受战争的影响,俄、乌粮食出口量均会明显下降。乌克兰农业部长日前表示,乌克兰2022年春季作物播种面积可能比2021年减少50%以上。由于战争造成的产量的下降,由于制裁导致的贸易的中断,加之化肥和运费价格的上涨,粮食价格的上涨甚至供应的短缺,都是可以预见的。

能源和食品价格,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通货膨胀导致民众的财富缩水,生活成本的上升,由此引起的影响需要密切关注。这种影响在不同国家的具体表现又会有明显差别。在欧美发达国家,长期低通货膨胀的岁月静好生活,使得民众对物价上涨的心理承受能力很低。而能源价格上涨对其影响又最大。在经济落后国家,通货膨胀对民众的生活,更是直接雪上加霜。最近,由于通货膨胀的影响,秘鲁已经发生一系列的抗议甚至暴力活动。秘鲁政府甚至不得不在首都利马实施宵禁。

刘元春教授在这篇文章中,也从一个有趣的角度说明通货膨胀对于居民生活的影响可能超出正式统计数据表明的程度。他说,在平时,经济学专家对通货膨胀的预测是比较准的,因为多年来在这方面已经形成了一套很成熟的预测方法。但在这次不一样,在这一次对通货膨胀的预测中,专业经济学家测得最不准,其次是企业家,而老百姓测得最准,最准的是妇女对未来通胀的预期。因为女性要做家务,经常进行购物,她们对很多经常购买的物品的价格变化非常敏感,并且对这些物品的变化也非常关注。刘元春教授指出的这个现象,可能表明两点,首先是女性对物价的变动更为敏感,但同时也更有可能是,与老百姓日常生活关系最密切的那些物品,价格的上涨更为明显。

刘元春教授还讲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通货膨胀的自我实现机制。通俗讲就是,人们认为要通胀了,就有可能真的来通胀了。根据这个理论,如果让老百姓天天感受到通胀的压力,媒体天天宣扬通胀的状况,有可能世界真的就会迎来通胀。刘教授说,因此一些专家建议央行应该跟老百姓进行更好的沟通,说服他们相信通胀不会变。我的看法是,通货膨胀自我实现机制的问题确实很重要,但一些专家提出的沟通和说服的办法是很难解决问题的。这涉及的是如何通过政策制定引导预期的问题。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现在通货膨胀的趋势是短暂的现象还是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对此,专家们有许多争论,分歧很大。这种争论表现为:当前通胀带来的冲击是否是短期性的?疫情是核心原因还是过量的刺激政策是核心原因?疫情之后通货膨胀的基本模式就会回归到过去的常态?当前冲击会不会由结构性的冲击转换成非结构性冲击,特别是在预期上产生重大的影响。也许现在的争论在很大程度上还是猜测,实际的情况可能要视战争持续的时间而定。但正如前面所指出的,战争是一方面,战后的结构性调整又是一方面。这也许是欧美国家乃至整个世界不可避免要经历的阵痛。

正是基于这个背景,刘元春教授提醒,我们要意识到一个高成本时代可能正在到来。刘元春教授认为,新冠疫情提高的防护成本和健康成本、逆全球化导致的生产成本、在全球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基本实现过程中形成的绿色成本、地缘政治恶化导致全球防务开支的急剧上扬、还有为解决债务问题而采取的大规模发钞措施,这五大因素再加上全球老龄化导致的劳动力短缺,就大致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人类在未来一段时期将在这种大变局中步入到高成本时期。

原文链接:

刘元春:全球进入高成本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