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法院贱卖大午集团 传北京新发地将接手

0

孙大午曾明言,自己“是个干净的人”,可以成功,但不会有好下场。(合成图片)

【2022年04月11日讯】中国河北法院以“寻衅滋事”等罪名判处敢言农民企业家孙大午18年刑期后,近期将贱卖大午农牧集团旗下资产。有消息指法院已“协调”北京新发地公司低价接手。孙家人发公开信,呼吁习近平当局阻止司法机关这种 “杀鸡取卵”、 侵占民营企业的做法。

河北法院贱卖大午集团资产 传北京新发地公司将接手

中共河北高碑店市法院按计划将于4月14日公开拍卖大午集团的所有资产,近日传出消息指北京新发地公司将接手大午集团。

据中国公民权利网4月3日发布的孙家人的书面声明,有消息称,北京新发地公司已与有关方面达成幕后协议,此次拍卖“只是走过场”。孙家人质疑这场所谓“拍卖”,只有得到当地政府许诺的企业才敢参与竞拍,而以如此远远低于市场正常价的低价贱卖大午集团的资产,其实是变相的“侵吞”民营企业,而且拍卖所得不足以支付高达10.4亿人民币的退赔资金,当初参与集团集资的2万名股东将蒙受损失。

据公开的资讯:新发地公司创立于2003年,现已发展为北京最大的粮食批发市场,承担了北京80%以上的蔬果等农产品供应,其在北京市的副食品批发市场的市占率达60%以上。2020年新发地公司的交易量近1300万吨,交易额超过1000亿人民币。

而大午集团资产的账面价值达51亿人民币,但法院拟定的拍卖底价仅为6.8亿人民币,约只占该集团资产总账面价值的13%。法院蓄意贱卖大午集团的资产,遭到孙大午家属和2万名股东的强烈抗议和质疑,民间舆论普遍关注。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大午集团资产的估值被压到这么低,根本未反映其真正的市值。这桩拍卖案显然从一开始的资产评估就被操控,好让得标者能取极大的获利空间,而中共当局也显然安排好了接手这块肥肉的企业,北京新发地接手不无可能。

谢田还指出,孙大午是个重公益的慈善家,又喜好结交知识分子,他所开创的许多事业也都是优良企业,包括医院等济世的事业都映衬出中共治理下的压榨恶行。他说,这样的一位优秀的企业家和集团却遭中共毁灭掉,再次验证了中共体制“逆淘汰”的本质。

一位现居住在北京、因人身安全而不愿透露姓名的人权律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批评,这是中共“对民营企业的公然抢劫”。他说,大午集团不是破产企业,旗下不少事业仍正常经营,不仅账面有现金,其养鸡场等事业也都很赚钱。

这位律师说,大午资产的拍卖案都是“暗箱操作”,不合法、不合理也不合逻辑,但权利和法律都掌握在中共手上,未来接手大午集团的也一定是“中共认可的或者是他们控制的利益集团”。

根据大午集团对法院拍卖价的申诉书,集团的部分房产和机器设备最低被评估到只剩1%~3%的残值。例如,位于河北保定市康养小区的上千套房产市价应在6200元人民币/平方米,但法院的估值只有31元人民币/平方米,严重贬值99.5%。

而根据新浪新闻3月底引述冀武网上的房价数据,全河北最便宜的三个城市:邯郸市、衡水市和邢台市的平均房价最低也要7816元人民币/平方米。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名誉教授丁树范对美国之音表示,他相信没有一个私人企业家敢公开的来参与对大午集团资产的竞标,“最后很可能就是官方的企业被指定出来征收,等于就是强迫没收老百姓的私人财产”。

丁树范告诉美国之音,孙大午只是比较敢于批评中共政府的一些政策,可是,他经营企业的口碑相当好的,他对属下干部各方面也是相当好。中共政府这样粗暴地处置大午集团,等于“强迫征收私人财产”,会让很多民营企业家心寒,“真的会全面打击中国的民营企业的发展,对中国经济的发展真的会非常不利”。

孙大午之子给习近平写公开信 呼吁制止执法机构变相侵占民营企业资产

2021年7月,孙大午被河北高碑店市法院以“寻衅滋事”、“妨害公务”等8项罪名判刑18年,并罚款311万人民币。他的儿子、两个弟弟及集团19名员工也分别被判处缓刑或1到12年不等的刑期。同时,孙大午旗下企业被法院判处罚金3亿元并追缴14亿元。

在大午集团的资产将遭低价拍卖的消息传出后,孙大午之子孙福硕以及大午集团全体集资参与人日前相继发表公开信,呼吁当局阻止这种变相抢劫的行为。

孙大午的次子孙福硕日前在一封写给习近平的公开信中讲述了大午集团遭受的不公对待,指出高碑店法院勾结河北新发地公司,借执行为名,以整体低价贱卖的方式,意欲鲸吞大午资产。信中还质疑 “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为何被夸大、异化为一个高度敏感的政治案件”,而这种敏感化、政治化、妖魔化的背后,是否隐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据维权网刊载的信件内容,孙福硕在公开信中写道:“对于大午案有中央领导批示的传闻,虽然我坚决不相信,然而,我却无法解释大午案被政治化敏感化妖魔化的魔幻现实,以及大午遭遇的种种不同寻常的对待。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给您写信,请求您的关注。”

目前居住在美国的中国社会学者程铁军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大午集团在河北发展成功,不仅声誉好,也受到当地民众爱戴。孙大午曾仿照“三权分立”模式,独创“私企立宪”,建立“私有、共治、共享”的私营企业,实现有差别的共同富裕理想。

程铁军表示,大午集团即便在发展中可能出错、不够完善,但都不是铁罪,但当局用如此“蛮横”的方法,将使中国民营企业走下坡。他说:“这种不明不白、违法任意、胡作非为这样来拍卖,所谓打个司法的旗号把一个民营企业毁掉,对全国就是一个坏示范,肯定会引起很大的后遗症。”

“改变中国”网站的创办人曹雅学则认为,中共当局无法容忍一个民营企业家在具有资产、民望的同时,还具有独立的思想。

曹雅学说: “孙大午案也不是一个孤案,中国民营企业家被判罪的比例非常高,也就是说明,民营企业家的境地是非常危险,随时政府可以找一个名字,把你送进监狱,然后把你的资产抢了。”她感叹,孙大午案告诉社会,“民营企业的尽头就是孙大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