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跨国镇压 四维吾尔人恐遭遣返 跨国议员促沙特勿引渡

0

上周末开始,全球多个国家的维吾尔人人士到沙特阿拉伯驻当地使馆前举行抗议活动,要求沙特停止遣返4名被拘的维吾尔人。 维吾尔人权组织脸书图片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跨国议员再呼吁沙特停止将维吾尔人遣返中国,有人权组织披露,4名在沙特的维吾尔人面临遣返,包括一名未成年女童及其母。评论指,中共透过金元外交渗透阿拉伯及西方国家,并对维吾尔人及港人展开全球搜捕。

由十八个不同国家及欧洲议会、逾170名各国跨党派国会议员组成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周日(10日)再次呼吁沙特阿拉伯,确保维吾尔人不被驱逐回中国,因为他们在那里将面临酷刑和任意拘留。

该组织成员曾于月初致函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Prince Faisal),指出中国政府正在全球范围内对维吾尔人、藏人、香港人、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和其他海外活动人士进行威胁和恐吓,促沙特政府停止遣返计划。但人权组织「保卫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上周一(4日)的报道显示,4名在沙特阿拉伯的维吾尔人面临被遣返回中国的命运,其中包括一名13岁的维吾尔女孩和她的母亲。

据知,迄今为止,沙特方面尚未对这四名维吾尔人提起司法或正式驱逐程序。

周一(11日),居住在土耳其的数十名维吾尔人再到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前举行抗议活动,要求沙特当局释放被拘的维吾尔人,停止将他们驱逐。

「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向本台表示,如果这些维吾尔人被遣返,等待他们的将是被关集中营、酷刑的命运,中共也会以这些案例恐吓海内外的维吾尔人。

迪里夏提说:维吾尔人被强制遣返之后,中国政府会将其关进特定的集中营内,这些人会受到酷刑的折磨、严厉的惩罚,很多被强制遣返这些人至今下落不明,任何一个维吾尔人被遣返都会遭到中国政府加以利用,进一步加大对维吾尔人的恐吓,释放出一种威胁的信息:「你不管逃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我们都有办法将你引渡回来」。

迪里夏提呼吁沙特政府停止遣返这些维吾尔人,他又批评近年沙特阿拉伯等国家在中国金元外交下,对中国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视而不见。

迪里夏提说:沙特阿拉伯和中国之间走得越来越近,导致了很多维吾尔在前往沙特之后,面临直接的危险。遗憾的是,当国际社会意识到了维吾尔民族遭到反人类的种族灭绝时,沙特阿拉伯居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支持中国,我们希望沙特能纠正之前的错误,避免逃离中国的维吾尔人经沙特之手被强制遣返回中国。

旅居土耳其的维吾尔人瑞法特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指,早前很多维吾尔人逃向宗教同源的中东国家,但很多阿拉伯国家却成为中共打压维吾尔人的帮凶。

瑞法特说:维吾尔人一心想著阿拉伯国家,我们反正都是同一个宗教信仰,它不会把我怎么的,然后出现这种事情。阿拉伯世界很糟糕,都是亲中派,近十年,以沙特阿拉伯为主的穆斯林国家一直充当著中共的打手,这就是中共的金元外交,所以我们得叫全世界警惕中国的渗透力。

「保卫卫士」项目负责人劳拉·哈斯(Laura Harth) 盛赞了「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呼吁,认为该联盟在提高和解决中共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方面发挥了无价的作用,全球议员采取了协调一致的行动,以致于他们经常成为中共及其媒体喉舌的攻击目标。该联盟为各党派和国家的立法者和政府制定了「共同应对中共对世界自由和民主的威胁」的标准。她期待该联盟以全球马格尼茨基协调员的身份继续对侵犯人权的中国和香港官员进行制裁。

哈斯表示,根据联合国特别程序的报告、证人证词、非政府组织和新闻报道,以及「维吾尔法庭」的广泛调查结果,清楚地表明了这些维吾尔人如果被遣返回中国,将面临「强迫失踪、强迫将未成年女儿与母亲分离、酷刑、任意拘留、强迫绝育」等等巨大的风险。而根据联合国相关规则,绝对禁止将某人送回他们可能面临酷刑风险的国家。

她认为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反人类罪行应该受到国际社会一致的谴责,而不是帮助它们扩大影响力,甚至通过遣返人员来协助中共的长臂管控。但令人震惊的是,许多穆斯林国家愿意积极协助中共。然而阿拉伯世界并不是唯一的,中共在世界范围内日益加剧的跨国镇压问题仍然被包括欧洲在内的许多国家政府低估,欧洲的11个成员国仍然与中国或香港签订了长期的引渡条约;她说:就在今天,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与欧盟法院院长就欧中司法合作进行视频通话。在我们目睹中国最低限度的司法保障措施持续呈指数级恶化的情况下,这种合作如何继续存在?中国还滥用国际刑警组织或其他国际机制引渡维吾尔人。

2020年11月在沙特被捕及关押的维吾尔学者外力(右)和若孜在今年3月20号后下落不明。(保卫卫士网站图片)

2020年11月在沙特被捕及关押的维吾尔学者外力(右)和若孜在今年3月20号后下落不明。(保卫卫士网站图片)

「保卫卫士」的报道指,3月31日,维吾尔女性阿布拉·布赫里切姆(Abula Buheliqiemu)和她的女儿在沙特阿拉伯圣城麦加附近被拘,她们的护照被没收,她被告知将很快将与另外两名被关押的维吾尔男子一起被遣返中国,他们分别是应为若孜(Nuermeiti Ruze)和艾米都拉·外力(Aimadoula Waili)。

艾米都拉·外力为维吾尔宗教学者,曾在2013年被中国政府拘捕两次,2016年逃出中国后定居土耳其。 2020年2月3日,外力持为期一年的旅游签证抵达沙特阿拉伯朝圣。若孜也是从土耳其到麦加朝圣。同年11月,沙特警方在中国公民(可能是中国领事团成员)的协助下,在麦加省的一个村庄逮捕了若孜和外力。今年1月3日,一位沙特官员告诉他们「应该做好心理准备,几天后会遣返中国」。

当时「保卫卫士」、「世维会」、以及「中东和北非权利组织」(MENA Rights Group )等紧急向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发出紧急呼吁,请求他们采访临时措施以停止引渡决定。

至上个月,外力和若孜据报已被从拘留中心转移,下落不明。迹象表明即将被驱逐出境。

4月1日,联合国专家发表声明,认为不应将他们引渡回中国,又呼吁沙特政府进行遣返风险评估。

除了这几名在沙特阿拉伯的维吾尔人之外,另一名维吾尔人权活动家艾山(Yidiresi Aishan)目前也面临同样的命运。他于去年7月在摩洛哥被捕,当地检方以艾山在国际刑警组织红通名单上为由,要求将其引渡回中国。尽管国际刑警组织已将艾山的名字撤下,但去年12月15日,,摩洛哥最高上诉法院仍然支持了检方的引渡要求。国际人权组织其后要求联合国发起紧急呼吁,采取措施阻止引渡决定。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毕子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