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梳楼:上海的抗疫晚会,真的被骂停了!

0
燕梳楼 老声长谈 2022-04-13 22:24

Image

来源: 燕梳楼   作者 | 燕梳楼

以前不知道为什么叫魔都,现在知道了。
确切地说,即使从3月初爆发疫情,我们一直对上海都是有信心的。
毕竟这是一个被捧上天的精准防控优等生,是个善于瓷器店里抓老鼠的阿拉神,况且还有张文宏在呢,说上海失守估计会挨骂的。
但当老鼠从德尔塔变成奥密克戎的时候,上海突然发现那个端着红酒杯排队核酸的优雅大叔也开始抢菜了,2500万人的瓷器店里已经到处都是老鼠。
到了4月份,封城后暴露出的各种问题越来越魔幻。有人没米下锅,有人没锅下米,有人阳性收不到报告,也有人收到报告却没人管收治。
吹过南京吹过的风,路过西安路过的路,该尴的尬该慌的乱一样都没少。
不能不说,对上海有点小失望。
但有个声音告诉我这个时候上海更需要鼓励,需要理解。既然骂不得,那骂骂那些不知道低调为何物的精己主义者可以吧,于是乎,大量陈年老口水纷纷往郎教授和作家66脸上飞去。
当然,还有名气小一点的沈老师和韦老板。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太有讽刺意味了。
先说郎教授,是个很有名的经济学家。但在专业方面他有多有名我还真不知道,可能对很多人来说,他的名主要来自于一段白嫖空姐的故事。
多年前,他在六婚存续期间出轨一名空姐,还给空姐买了房,郎情妾意中,房本就写了空姐的名。后来两人闹掰了,但他又想要回房子,于是起诉到了法院。
空姐也不是吃素的,拿出了当初的赠予录音,法院一审判郎败诉。郎教授当时抛出一句狠话:我会让你知道得罪经济学家的后果!
然后联合自己的前妻,以婚内财产为由在二审中成功追回了两套房产,还以公司借款为名让空姐背上了900的债。
这招不仅绝,更损啊!
这事儿,一般男人真的做不出来。
一个真正高贵的人,不是处处显露自己的体面,而是常常遮掩别人的不堪。
不仅如此,他还为臭名昭著的郭美美站过台,为P2P平台代过言,人品可见一斑。
按说这样的风评应该低调点,但人出名了是忍受不了被世人冷落的痛苦的,需要时不时出来秀一把存在感。4月4日的时候,他发了条微博:
“今日上海,2500万人全员核酸,各地驰援,全国一盘棋,这就是中国力量。”
按说,这条微博本身没啥毛病,挺正能量的。但一个品行有污的人发出来,就挺违和的。
果然仅仅一周之后,他又发了条微博,大体意思是自己98岁的老母亲因为4小时没拿到核酸报告,没有及时得到治疗而死在医院门口。
对此,他深感振惊!
他接到消息后想赶到医院探望,但因为打不到滴滴,也没能看到母亲最后一面。
对此,他“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本身他发出这样的微博是想得到大家的同情,没想到网上一片嘲讽,“郎教授,你不是经济学家吗,怎么没有算到今天?”“你不是说全国一盘棋吗?
报应到你自家妈妈身上了,这针扎得很疼吧?”
同样遭遇的还有作家66。
本来以为都新加坡人了,肯定一家人在国外过着天堂般的日子。
谁能想到她把自己的父母丢在上海呢。上海疫情爆发后,她的父母都挂阳了,社区天天督促他们去方舱隔离,老人不愿意去,最后她母亲被吓出心脏病发作了。
于是,她发了一条微博,满屏文字都流露出对上海抗疫政策的不满。作为一个女儿对父母的担心很正常,但把方舱差点说成了“集中营”就有点过份了。
感染者不是犯人,方舱也不是集中营,医护人员更不是纳粹,用“吓唬”“骚扰”“抓去”这些极具煽动性的词汇,想表达什么?
你的父母是老人,别人家的父母就不是老人?人家都能去方舱隔离,就你的父母可以搞特殊,高人一等?知名作家就有这种权利?
同郎教授一样,她发出这样的哭诉无非也是想引发公众共鸣,但她忘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自己曾经造的孽会一样不少地回到自己身上。
网友翻出她两年前初到武汉时,看到武汉所遭遇的苦难,不但没有泪流满面,还满心欢喜地把发文说:“幸亏我来了,再不来素材就没了。”
想不到吧,现在自己也成了素材。
然后自己成了素材后,心情马上就不一样了,就愤怒了,就不可接受了,就可以调转枪口开始批判了,这与当初在武汉时完全不一样啊。
列夫·托尔斯泰曾说:如果你感受到痛苦,那么你还活着。如果你感受到他人的痛苦,那么,你才是人。
显然,在武汉时这位作家并没有切身感受到武汉人民所遭受到的痛苦。现在轮到自己,很多网友大骂“活该“,也有人揶揄说这就是“现世报”。
首先我要说,无论对于郎教授的母亲,还是作家父母的遭遇,我都表示同情。父母是父母,儿女是儿女,我反对这种幸灾乐祸式的调侃,更反对株连式的诅咒。
但我们能怪这种戾气吗?作为社会名流,既然你们习惯于把别人的苦难当成“素材”,那么当你轮到受苦受难的时候,人们也只会背过身去。
你们只不过是时代的幸运儿,侥幸得到了名和利,但这并代表在疫情面前,你们就可以享受特权,就可以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人的苦难。
别忘了,你我皆是苍生,人生海海不过尔尔。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特别喜欢打造自己“正能量”的人设,以此来收割更多的韭菜。当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他们头上,他们瞬间就感到各种不适,各种抗拒。
不求诸己反求诸人。这种精致的利己心态,在互联网时代很容易被反噬。
一位世界重量级拳王曾说,每个人在脸上挨一拳以前,都很自信。
他们发微博的初衷可能是我堂堂**也有今天?而网友的反应却是哈哈你也有今天。
但我觉得,如果我们仅仅把情绪发泄到几位名人身上,多少有点狭隘了。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也只是这时代下的一粒灰而已,与我们并无本质区别。
面对统一严格的疫情防控,他们的父母也只是普通的老人,遭遇着普通人都可能遭遇的遭遇,这和她是哪个经济学家的妈,哪个作家的妈没关系。
疫情面前人人平等。她们只是500万上海老人中的一个缩影。
个人认为,老年群体的供保和求医问题才是上海目前最突出的问题。
昨天网上流传一个截图,是关于华师大二村的呼救。这个建于50年代的老小区,80%以上都是老人,其中不乏像《大学语文》主编徐中玉这样的中国文学界泰斗。
他们很多都独居在这个小区里,从4月1日开始封控足不出户,由于他们不会用智能手机,不会网购,在其它小区可以依靠“团长”的情况下,他们就没法团购物资,濒临绝境。只能靠国外的子女发朋友圈呼救,解决吃饭问题。
好在这个问题政府已经关注到,昨天下午已经有物资进入小区。
唉。原本以为上海资源丰富医疗发达,又有张文宏在那里,再复杂的疫情也能游刃有余。这轮疫情告诉我们,病毒面前任何城市任何人都不能侥幸,更不能傲慢。
指望某个医生,某个专家保护你?关键时候还是要靠有组织的人民战争!
据最新数据显示,昨天上海的无症状感染者又增加25141例,总数已经逼近25万。这基本上算是百中有其一了,虽然只有1例重症,0人死亡,但这并不值得歌颂。
因为像郎妈那样没有感染病毒,却因病毒而死的有多少?
遗憾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谁出的主意,东方卫视今晚20:30分将播出抗疫晚会,听说胡歌、张杰、邓超、黄晓明、关晓彤等一线明星云集。看到网传的四大篇章节目单,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愤怒。

Image

不否认,这场上海战疫是悲壮的,一定有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问题是,仗还在打着呐,老百姓的买菜难、看病难还没解决呐!
这个时候,演给谁看,唱给谁听?谁又能看得下去,听得进去?
数十万白衣战士和工作人员还在浴血奋战啊,他们有这闲功夫去看这样的恢宏叙事吗,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这个时候讴歌灾难,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
真要心疼他们,就多调配些力量投入战疫共克时艰,然后让大白们早点回家,让上海早日醒来吧。等疫情过后,给功臣们家里孩子高考加点分,没孩子加点钱,比什么都实惠。
否则,让那些身价几千万几个亿的明星艺人给英雄们表演的再好,他们看了心里也不是滋味,因为那惨烈的一仗, 是他们这些年薪只有几万十几万的人在打,这样看来是不是有点讽刺?
我们的媒体,我们的电视,如果真想给抗疫做点什么,我倒是建议24小时连线直播,把抗疫前线最真实的战斗场景报道给全国人民,这才是真正的歌颂,比什么歌舞都更能激励人心。
面对网络的一片口水,听说东方卫视紧急叫停了这场不合时宜的特别晚会,确切来说,是被骂停的。
此前有人说,上海有两个区控制的最好,一个评论区一个是转发区。我觉得也不完全是这样,你看这次人家不是就听进去了吗?
这轮上海疫情,给我一个最大感受就是,无论你是什么家什么总裁,也无论你是媒体还是明星,平时少唱些高调,多一些务实,才不会被时代所唾弃。
孟子说,“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
 
我们的社会需要抱朴守真,需要静下来慢下来,等等落后的灵魂。
面对他人的苦难,唱高调谁都会,弯下腰才是真良善。
一些人正在痛苦死去,希望更多的人可以不断醒来。
如果唱高调的人多了,那才是整个社会的灾难。
狭路相逢宜回身,往来都是暂时人。
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