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难改变 专家促美采取新手段

0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周四(4月14日)举办听证会,就如何更好应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听取专家意见。 视频截图

正当美国拜登政府积极推动其“印太经济架构”之际,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周四(4月14日)举办听证会,就如何更好应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听取专家意见。

专家:只要共产党在  中国非市场行为就无法改变

(原声:“当然,我们没有改变中国的非市场行为。”)

周四(4月14日),在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听证会上,出席作证的专家们纷纷表示,过去30年来,美国采用了各种方式,但都无法让中国非市场化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发生改变。

其中,特朗普时期的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管理局 (ITA) 工业与分析助理部长娜莎克·妮可塔(Nazak Nikakhtar)说,“答案当然是我们无法改变中国。中国太大,也太强了。他们把我们所有有钱的欧美公司都诱惑了,基本上成了中共的喉舌。”

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创始人兼总裁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更直言:“只要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虽然他们可能采取不同手段,但其根本方式和理念不会改变。”

周四的听证会主题为“挑战中国的贸易行为:促进美国工人、农民、生产者和创新者的利益”,邀请专家就如何应对中国非市场经济做法、创新和技术相关的产业政策、知识产权保护和窃取 、印太区域经贸参与,以及世贸组织 (WTO) 解决中国贸易扭曲做法的能力等进行了分析,并提出美国应采取的战略。

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创始人兼总裁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更直言:“只要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虽然他们可能采取不同手段,但其根本方式和理念不会改变。”(视频截图)

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创始人兼总裁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更直言:“只要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虽然他们可能采取不同手段,但其根本方式和理念不会改变。”(视频截图)

中国对美经济挑战 远超俄罗斯危机

目前,拜登政府正在努力推进其印太经济框架 (IPEF),寻求加深与该地区在数字贸易、供应链管理等方面的合作,遏制中共不断扩大的影响力。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日前出访新加坡时表示,美国不寻求与中国贸易分离,而是计划重新调整与中国的商业关系。

日前,戴琪还对美国《名利场》杂志说,从长期来看,中国对美国经济产生的影响,远超今天美国面临的俄罗斯问题。

3月底,戴琪曾对美国众议院表示,美国与中国贸易谈判的善意努力,可能已达极限。特朗普总统时期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未能产生结果。中国只遵守符合其自身利益的义务,华府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下一阶段的对华贸易政策,将专注于美国的经济独立而非施压。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曾对美国众议院表示,美国与中国贸易谈判的善意努力可能已达极限。(美联社图片)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曾对美国众议院表示,美国与中国贸易谈判的善意努力可能已达极限。(美联社图片)

哪些是美中贸易的首要问题?

周四听证会上,面对专家的诸多建议,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委员薛瑞福提出,哪些是当前美中贸易面临的首要问题,以及应立即采取的应对措施。

与会专家妮可塔(Nazak Nikakhtar)的回答是出口管制。“我认为现在我们必须先要止血。我们必须要加强出口管制。我们向中国输出了太多的技术。”

普雷斯托维茨认为,美国需要有类似中国的产业计划,以应对挑战。

“我们需要与《中国制造2025》《中国标准2035》相类似的计划。我说相类似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向那些领域注资,并需要促进私人资金向那些领域注资,我们需要开发技术来阻止中国的推进。 我们需要鼓励的不仅是研究领域。”

在会上作证的比利时Bruegel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艾丽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ía-Herrero)则建议,美国应协助自己的企业找到新市场,以取代对中国的依赖,比如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

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委员史剑道也指出,美国政府的一些现行政策表面上是给美国企业提供帮助,而实际上却是在资助中国。比如商务部一边要求给美国芯片业提供补贴,而同时却又允许这些企业继续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的竞争对手。

“这几乎是一个骗局,要求纳税人向公司提供资金,以便他们可以在美国制造,而这些公司则协助中国扭曲市场,让他们能够回到美国并说我们需要钱。”

专家:美中贸易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

听证中,经济战略研究所创始人兼总裁普雷斯托维茨指出,美中贸易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因为这不仅涉及到贸易,也涉及到产业策略和投资等问题。中国的目标就是取代美国在经济和高科技领域的主导地位,为此他们有一套完整战略。

前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分析助理部长妮可塔也谈到,中国目前已占据了很多高新技术领域市场。其中很多是因为美国跨国企业对中国的持续投资,导致技术转移。

对于美国是否应该取消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及退出世贸组织,普雷斯托维茨认为这不太可能,但美国贸易部长可以单方面发起反倾销调查。同时美国可以联合自由市场国家,建立新的贸易联盟。

“如果我们要建立经济民主圈,那么我可以想见,将所有民主国家,如韩国、日本、菲律宾,都联合起来,达成一项自由贸易协定。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情。”

妮可塔建议,目前应确定哪些是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关键项目,并提高关税,以确保这些行业发展不会被廉价的中国进口产品取代。

在特朗普总统时期,美国已认识到在产业供应链上对中国的过度依赖,并鼓励产业回流。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更加凸显了美国在供应链上面临的危机。

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周二(12日)也表示,世界各国正在努力使其供应链多样化,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他说,这样做”可能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凯迪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