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集团被以6.861亿元人民币低价拍卖 外界指中共全盘操作斩草除根

0

大午集团航拍图   微信@李寻的酒吧

4月15日, 河北民营企业大午农牧集团被高碑店法院以6.861亿元人民币低价拍卖。获得竞标的是一家注册成立才三天的新公司。外界质疑,该公司只是官方的白手套。

大午集团被以”废品价”拍卖  竞拍公司成立仅三

据维权网及消息人士透露, 河北民营企业大午农牧集团4月15日下午被高碑店法院以6.861亿元人民币的低价拍卖给了一家刚成立三天的新公司。孙大午次子孙福硕发朋友圈证实了公司已被拍卖的消息。

孙大午次子孙硕发朋友圈证实大午公司被拍卖(维权网提供)

孙大午次子孙硕发朋友圈证实大午公司被拍卖(维权网提供)

据悉,这场拍卖活动原本定于4月14日上午进行,但法院临时以防疫为名取消。15日下午,法院又突然口头通知,继续进行拍卖。入围竞拍人共三名,最后005号竞拍人在实际上没有竞争的情况下“竞拍”成功,成交价6.861亿元。该拍卖价格就是法院的评估价。

据悉,竞拍获得大午集团的是河北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网上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仅三天,为独资公司,注册人赵安东,资本七亿元(认缴不是实缴),公司批准经营行业为 “农林牧渔技术推广服务”,似乎正是针对大午集团资产竞拍而成立的。

河北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网络截图)

河北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网络截图)

旅美民营企业家王安娜质疑这家公司就是中共的白手套。“我相信这个公司,一定是不同背景的公司,甚至可能是中共政府它绑的个托儿,背后还是中共全盘在操作。”

在集团被拍卖前,创办人孙大午的家属和两万名股东曾公开发声提出抗议和质疑。其中孙大午的次子孙福硕在一封给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公开信中质问,“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为何被夸大、异化为一个高度敏感的政治案件”,指这种敏感化、政治化、妖魔化的背后,是否隐藏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们还披露,该案二审判决生效后,孙大午的家属完全被排除在公司管理之外,而由政府工作组控制。虽然集团完全有能力支付退赔、追缴资金及罚金,家属也可筹措资金,但官方却不允许他们参与竞拍或将公司回购。

低价拍卖走过场  夏明:政治打压  斩草除根

“它的主要做法当然是政治性非常强。”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本台记者表示,中共绝对不允许把这些资产留给孙大午家人或创业者,而由国家来清盘,这不仅是中共政权对民营企业的一个收割, 也是对所有敢言的民营企业家的警告。“我认为它有一种斩草除根的效应,就是绝不会把资源留给你们这些对政权来说是有威胁性的人。”

据之前大午集团自我评估,有形和无形资产总值共有上百亿,其中有形资产51亿,但法院评估只有6.86亿。拍卖前,孙家人就已质疑,法院拍卖只是走过场,并得到消息,当局已协调北京新发地公司低价接手,相当于变相“侵吞”大午集团。

旅美民营企业家王安娜告诉本台,中共对大午集团的拍卖,恰好证明中共无法找到该公司有任何问题,而无法采取以涉黑、漏税等惯用的没收侵占手段。 “它最后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司法拍卖。然后它就操弄司法拍卖,通过这种方式,掠夺财产。就是掠夺!”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美联社图片)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美联社图片)

从大午案到上海疫情   “民主可以当饭吃”

旅美人权律师滕彪对本台记者表示,在大午集团案中,无论是这次拍卖,还是之前的司法程序,都说明了中共拥有一切政治手段和经济手段来打击民营企业。

学者夏明则指出,没有基本的民主和法制保障,无论多少个人财富都可能被一夜归零。“所有这些公司集团,如果在市场上的话,是有很大的财富效应的,但是这个国家可以一句话,一个行政命令,法庭的一个裁决,就可以把这些财富一下归零。” 夏明说,“这种对财富的一笔勾销,我觉得对生产力是更大的破坏,对中国经济发展来说当然有长远的影响。”

长期以来,中共和很多亲共学者一直在强调,所谓“生存权是最基本的人权”,而政治权利与民主都是在生存权、发展权之外的,甚至提出“民主不能当饭吃”。

夏明教授曾撰写一本书名叫《政治维纳斯》,其中一章就叫《民主可以当饭吃》。他在书中指出,民主不仅仅有其管理社会的本体价值,“它还可以带来许多工具性价值,其中很重要的在于,它可以保护私有财产,保护市场经济的运作。”

当前,上海疫情之下,严厉封控措施已导致民众面临食物短缺、缺医少药的危险处境,”政治性抗疫“造成的灾难比比皆是。旅美人权律师滕彪表示,无论是孙大午案还是上海疫情,都让人看到,如果没有最基本的民主,很多人真的可能连饭都吃不上。

滕彪说:“之前从来没有人想像过在上海,中国最大的最发达的城市会有人挨饿,但现在却是一个事实,有大量的人在挨饿或者是面临挨饿的威胁。归根到底,还是中国没有基本的民主,这样最基本的人权和自由,包括生存权都会受到威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凯迪   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