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希秋牧师(Bob Fu):营救上百中国维权者赴美 上帝双面谍的秘密

0

傅希秋牧师(Bob Fu)是中国受迫害信仰群体在世界上的最主要声援者之一。 傅在中国大陆出生长大,曾是1989年中国天安门广场自由民主运动中的一位学生领袖。

傅先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1993 – 1996年在北京行政学院和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党校教授共产党官员学习英语。 傅先生同时是北京一个家庭教会的领袖,1996年他和他的妻子海蒂因涉嫌“非法传福音”被中共当局监禁了两个月。1997年他和妻子以宗教难民的身份逃往美国,随后在2002年成立了ChinaAid (对华援助协会),致力于引导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侵犯人权,促进中国宗教自由和法治。

傅先生作为对华援助协会主席,曾经分别在国会Tom Lantos人权委员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国会中国执行委员会、外国新闻协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联盟议会就中国的宗教自由和法治状况作证。 傅先生还定期向国务院和国会众议员,包括国际宗教自由核心小组成员介绍中国的宗教自由和法治状况。 2008年,傅先生应邀到白宫向布什总统介绍中国的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 2011年傅先生获诺贝尔奖委员会特别邀请出席了中国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颁奖仪式。

傅先生毕业于费城威斯敏斯特神学院,获中西大学全球基督教领袖荣誉博士学位,并且担任中西大学宗教与公共政策教授,现在是英国达勒姆大学博士学位候选人。 傅先生担任的其它学术职务还有:关注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的杂志“中国法律与宗教观察”总编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报“中国法律与政府”客座编辑等。

傅希秋牧师,曾白天教共产党干部英文,晚上则化身地下教会的牧师,《华尔街日报》曾形容他是「上帝的双面谍」。他是傅希秋,曾参与八九民运,后因传教遭中共围捕,1990年代逃往香港,97年香港主权移交前,他被美国政府接走,从此开始营救在中国的维权人士,其中最有名的人物,就是陈光诚。

「1996年,中共以非法传教的罪名,把我跟我太太抓到北京的一个监狱,在监狱里待了2个月,因为国际社会的呼吁,我们被释放,然后被监视居住」。说起这段往事,他放慢了速度、压低了嗓子。

他是傅希秋,1968年出生于中国山东省的潍坊高密,他说,那里称作胶东地区,离青岛很近。回忆起家里,他的母亲是位乞讨者,他从小接受的就是共产党无神论的教育。 1989年爆发天安门民主运动时,他正在大学读英文,当然也赶上这股渴望民主的社会运动。

「当时我的女朋友,后来成为我太太,她在屠杀的前三天离开了广场」,傅希秋回忆,「她就是因为在广场上喝了不干净的水,得了疾病,送到急诊室」。他咽了口水,接着说,「否则就一直待在广场了,可能也成了坦克下的其中一个」,说起话来仍余悸犹存。

随着解放军入京镇压屠杀,空气弥漫着血腥的杀戮味,参加学潮的傅希秋很快受到中共的审查,政治迫害随之而来。期间,他被朋友出卖,被迫写悔改书,霎时间对人性绝望跌至谷底,在这过程当中,他成了基督徒。 「促使我成为基督徒的最主要原因,也是使我对这个所谓的人民政府,人民这个词,共产党的政府里边,所有它的机构,前面都挂着个『人民』」,他笑说,什么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解放军,但是中共所有的暴力机器,都是打着人民的名义迫害人民,「你看北韩也都是号称是人民,我当时就觉得,为什么人民政府会命令人民的军队来屠杀人民呢?」

当时的傅希秋,已经是中国共产党的预备党员,准备入党,改变颜色,但一场屠杀,让他对中共体制彻底的绝望。傅说,这样的绝望,也包括对自己的绝望,「因为我自己感觉到,我可以用我善良的心,去改变别人,加入到这个民主化的行列」。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软禁的过程中,傅希秋的太太怀孕了。当时的中国正施行计画生育,控制人口增长,牢牢掌握每个单位每年的准孕症、准生证数量。在那个年代,所有的女性自中学开始,都被计生办(计画生育办公室)记录下所有数据,在女性结婚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每个月去报到,要看是否「非法怀孕」。据悉,当时至少有100万的全职计生干部,他们的主要任务即每天监视妇女,因此坐拥至高无上的权力,甚至可以任意拆除民众房屋、任意囚监毒打民众。有傅希秋回忆,在当时公务员的系统里面,若未达到指标,不管怀孕多少个月,都将被强行带走「打毒针」堕胎,相当残忍,而他的太太当时并未获得准孕症,成为了当时中共眼中的「非法怀孕者」。

当时,傅希秋已与太太结婚三年,不敢去医院检查胎儿的状况下,只好找了个基督徒的医生,傅说,「结果那医生就几乎哭着说,『你们赶紧跑吧』,」,如果他给看的话,工作难保。后来,傅希秋一家人跑到了乡下躲藏,中共随后展开搜捕,最终迫使他们出逃香港。随着97主权移交,不少港人因对中共政权不信任,纷纷出逃。在移交前三天,美方派员将傅希秋一家人带出了香港,飞往美国,从此挥别家乡。傅希秋回忆,那时他的小孩才2个月大。

来到美国后,傅希秋建立的对华援助协会,除了推动中国境内的宗教自由及法治,至今更营救上百名维权人士逃出中国,其中包括揭发河南李长春爱滋病蔓延而整肃的医生高耀洁、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等。傅希秋也提到,在小布希(George W. Bush)在任美国总统期间,因为其对宗教自由的关注,多次邀请他会谈,因此在对华尤其宗教自由的政策上,算是顾问的角色。

今年六四屠杀的30周年当晚,由美国国会通过美国国务院进行的年度拨款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将其中一座2019民主奖颁给了傅希秋。来自德州共和党籍的联邦众议员麦克考(Michael McCaul)在颁奖时特别提到,「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兼主席傅希秋,我必须说他也是一位德州人,他代表着德州精神,他不愿放弃追逐自由中国的梦想,且追求让所有宗教可在中国自由地被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