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在《台湾关系法》框架下,继续助台拓展国际空间

0

Washington et Taïpei tentent de se rapprocher depuis plusieurs années, ce que Pékin veut éviter à tout prix. Ici, les drapeaux américain et taïwanais à Taipei, le 27 mars 2018 © REUTERS/Tyrone Siu

4月10日,是《台湾关系法》43周年纪念日。《台湾关系法》于1979年台美断交后,由美国国会讨论通过,时任总统卡特于同一年的4月10日签署,法律效力则回溯至当年1月1日。随后,美国成立在台协会(AIT),负责推动台美实质关系。过去43年来,此一法案主导了美国的对台政策,也成为美国“一中政策”的基础之一。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又一个周年纪念日之际,恰逢乌克兰战火延烧 ,引发世人对台海局势的格外关切。《台湾关系法》在美台关系中究竟起着怎样的作用?它对台湾意味着什么?对此;我们与欧洲之声理事会副会长潘永忠先生一起展开探讨。

法广:《台湾关系法》刚刚送走第43个年头。过去43年来,此一立法在美中台关系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潘永忠:我不是研究国际关系的,但对于国与国的关系、区域之间的关系,与平常人一样,也有礼仪、利益、理解、尊重、平等、友好等认知与思维。我就从这一思路和角度谈谈我的看法。

为什么会有《台湾关系法》?客观来说,在1971年之前,1949年退居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一直代表着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在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外交关系中也代表着中国。在1979年前,美国与中华民国外交关系,从1913至1979年,有66年。美国与中华民国大使级的关系,自1935至1979年,也有44年。

1979年,美国与中华民国断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台湾关系法》,就是美国处理与中华民国政府各种合作关系的一个承上启下的历史衔接文件(规定)。1979年1月1日,美国国会制定此法并由美国总统卡特签署生效,规范了美国与台湾的关系。其中提到:「……授权美国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人民与在台湾人民间之商业、文化及其他关系,以促进美国外交政策,与外国、外国政府或是类似实体所进行或实施的各项方案或交往关系,同样适用于台湾人民。」

43年以来,这个法案的起到的作用是什么?我借用美国前国防部事务主任的博斯科(Joseph Bosco)的说法回答,但我强调最重要的两个方面:一方面强调了美中建交的前提。博斯科是这么表述的:事实上《台湾关系法》使用这样的语言: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前提是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这是前提。《台湾关系法》第二条第二款「美国的政策」中第三项说:「表明美国決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之举,是基于台湾的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这一期望。」此法案从一开始就理性而明确的否定了「武统」解决台湾问题。

另一方面该法案是美国继续维护台湾安全的法律依据。博斯科是这么表述的:《台湾关系法》是美国保卫与维护台湾安全的法律依据,要「让中国知道,我们明白你没有遵守美国在《台湾关系法》中关于台湾问题将得到和平解决的期望。在你同意这一原则之前,我们将继续深化与台湾的关系,我们将越来越接近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实体。」

简而言之,《台湾关系法》展示与体现了美国信誉和政策的一贯制、完整性,强调解决台湾问题只能是和平方法,是维护与保卫台湾安全的法律依据。

法广:根据《台湾关系法》,美国政府可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美国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不断对台军售。本月初(4月5日),五角大楼宣布:将向台湾出售9500万美元的设备和培训服务,这已是拜登政府任内第三度对台军售。您如何解读此种做法?

潘永忠:我的理解是:第一、这是美台关系的法案规定。您的问题中已经表述了:「根据《台湾关系法》,美国政府可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这就是美国政府维护台湾安全其中的一个措施:武装与装备台湾,否则台湾的安全就是一句空话。

第二、从中共一方来看。1949年以来,中共始终没有放弃「武统」台湾的目标,我们这代人自小在「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中长大。有言道:和平时期务须做好作战准备。中共政府一天不放弃「武统」,台湾上下只能团结一心,时刻准备着,坚决抗战,保卫台湾自由民主的家园。

第三、从台湾一方来看。与中国相比,台万人口少土地小国力自然不足,它不会去威胁中国大陆。但台湾必须为了保卫自身安全,具备足够的自卫能力。在我看来,畏惧战争比战争本身更糟糕。

法广: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本应于4月10日《台湾关系法》43周年纪念日到访台湾、出席相关的纪念活动。不过由于感染新冠病毒,佩洛西被迫推迟访台行程,北京对佩洛西到访台湾反应强烈,说明了什么?

潘永忠: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我想美台方面有考虑两方面原因,一是美国通过的法案有了新规定。二是美台关系历史上有此先例。

2018年3月16日,美国川普总统签署了参众两院通过的《与台湾交往法》,内容规定:美国在政策上应该允许所有层级的美国官员前往台湾政府,并与对应的台湾政府官员会面;允许台湾政府官员进入美国,并以适当的尊重条件与美国官员——包括国务院、国防部以及其他内阁机构官员会面;鼓励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及任何台湾政府在美国成立的机构在美国进行正式活动,并使美国国会成员、联邦及各州政府官员、台湾政府高层官员参与其中,而不再受到限制。

这个法案明确授权美国政府所有层级官员等,可前往台湾与对应的人员会面。佩洛西女士作为议员、议长,应该也包含在内吧?

实际上,25年前美国众议院议长有访问台湾。1997年,美国共和党时任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曾率领国会议员访问团访问台湾,访问期间,双方就两岸关系、经济发展与交流、核废料处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此外,北京对佩洛西访台反应非常强烈,说明了什么?自1949年以来,国共双方从未签署停战、和平协议。理论上讲,大陆与台湾仍然处于战争状态。北京的目的,是不予承认台湾的独立主权地位。

自从川普签署了《与台湾交往法案》,突破了美台各种「受限」高层级官员「互访」。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这意味着美台关系,几乎等同于国与国的关系。按照北京的说法,美国在向「台独」发出错误信号。北京自然是气急败坏。

法广:43年来,世界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一直没有放弃武力攻台的承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引发了对中国武统台湾的担忧。《台湾关系法》对中国有没有一定的约束力?

潘永忠:首先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来看,一方面整个世界的愤怒、反对、谴责声一片,反对战争是世界主流,我想中国人民也是反战的。当今世界,人民不接受丛林法则的侵略战争与野蛮屠戮,俄罗斯招致全球共讨之,世界共诛之是必然的。但另一方面,中国也有极小部分激进分子叫嚣与渲染攻打台湾,就是配合俄罗斯,唯恐天下乱得不够。

《台湾关系法》是美国政府的法案,是美国政府的责任、信誉与尊严,我对美国政府的法规、承诺与诚信,是坚信不疑的,美国应该会落实与执行法案的规定:保卫与维护台湾的安全。倘若美国放弃台湾,不仅是台湾的沦陷,也是印太联盟的失败,世界民主联盟的失败。2020年德国也制定「印太行为准则」,唯一的目标「维护台海维持现状」当然最大的失败还是美国,失去了台湾,美国势力将在亚太、印太一路沦陷与丢失,这就是多米诺骨牌效应,到那时,美国的世界霸主与领导地位岂不是一风吹了……

关于中国政府是否会武装攻击台湾?我个人的观点与判断:在中国反对「武统」,会逐渐成为主流认知,尽管一些媒体还在炒作「台海局势益发紧绷,战争一触即发」。台海70余年来,不时出现危机情势,但始终未发生战事,所以我仍坚持「台海无战事」的观点。

先从大陆民情说起。从中国百姓的角度来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是几代人的心愿,尽管向来有「台湾人」之说。台湾人民不愿意服从专制独裁政府,完全合情合理,中国海内外的民主人士、民运人士,都不甘于中共独裁统治,特别是逃亡海外的民运人,绝大部分已入籍他国,严格的说都不是中国人了。我们这批人与台湾人民有多大的区别呢?再则处在现代文明世界,动辄武力相加已不被世人接受,中国人确实应该思考一下,武统台湾,无论是向谁开炮开枪,这与镇压学生、镇压市民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第二,从中共高层的长期政策来看。毛泽东时代一直有「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说法,但在改革开放年代,港台资本大量进入大陆,中国经济腾飞,百姓终于醒悟了「谁」解放「谁」是荒唐言行。前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洪光的〈「六战一体」武统台湾〉文章,是退役数年后2018年的作品,应该算是「武统台湾」的民间计划,估计南京军区存有更完整具体的「武统台湾」计划。

但是近年来,中共高层越来越忌讳提及「武统」一词,道理很简单,近3年来,中印边界摩擦不断,一再碰撞斗殴,但中共高层并未重蹈毛泽东的套路,中印之间都一再避免开战,更何况是面对台湾?一旦开战,生灵涂炭,百姓遭殃,中共无疑会成为历史罪人。我祈望,「武统台湾」是中共永远也不会开启的备案。

另外,国际政治需要台海和平与安全。印太、南海、台海和平安全,是国际政治和平稳定大局所需要的,美欧同盟国、民主联盟国、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都不希望台海有战事,因为战争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尽管各国媒体都有「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一说。中共3月份的两会期间,有趣的是北京现在避谈乌克兰和台湾的关联性。

法广:您如何展望美台未来的关系发展?

潘永忠:说美台关系,总是与美中关系相联系。

面对俄乌战争,面对美中竞争,美国拜登总统强调:当前美国和自由世界面临的挑战是民主与专制的制度之争。21世纪,是民主与专制的较量。也就是说:未来的5-10年的美中关系,就如美国众议院一月公布的《美国竞争法案》所示,美中关系将处于历史低谷。

美国要通过国际民主联盟战胜中共的专制政权,民主台湾也是全球民主联盟中一员。近年来,美国提出了一个个法案,为台湾松绑,为台湾保驾护航。比如:《2019年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也称《台北法》;还有《台湾旅行法》、也称《与台湾关系法》;还有《2020年台湾保证法》,强化美国对台湾的支持等等。

未来的美台关系,美国应该会不断抬升台湾「准独立主权国家」的地位,虚化「一中政策」内容,继续帮助台湾拓展国际空间,这也将成为日本、英国、澳洲和欧洲民主国家共同支持与关注的焦点。事实上,近年来台湾在国际关系上,已经迈出了一大步。

作者: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