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亭:“普京在乌克兰深陷自己设下的陷阱,习近平则深陷反新冠战争”

0
14
位于巴黎郊区的塞尔吉-巴黎大学(Cergy Paris Université)中国问题研究教授张伦周一在法国《世界报》的论坛专栏中写道,普京在乌克兰深陷自己设下的陷阱,同时,习近平则深陷反新冠战争。张伦表示,在世界趋势是“集体和个人主观化”的情况下,俄罗斯和中国领导人试图强加新极权主义从而控制社会和个人的企图只能是以失败告终。

张伦在其文章中表示,随着乌克兰战争,全世界尤其是欧洲人,陷入了上世纪的冷战和热战。古老的政治理论再次得到证实:权力不受约束的统治者总是和平的威胁。他根据自己的逻辑做出的决定,对许多人来说是不理性的,只会导致人类灾难的发生。

张伦写道,普京目前遭遇挫折的原因,甚至普京极有可能最终失败的原因,是在于他试图将他的极权主义愿景强加给正在建设中的乌克兰。多年来,他一直在俄罗斯实施极权主义政策,现在则要将其用于乌克兰人的身上。

普京式的极权主义愿景在于,除了接受成为21世纪新沙皇的顺民,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之间,没有任何身份上的差异。所以,当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对立起来的时候,解决的办法就是进行一次“特殊的行动”,让他们回到预先建好的盒子里,就像外科手术一样。和前苏联对不听话的卫星国采取的类似强制行动不同的是,它不再以未来人间天堂的名义而进行,而是以过去帝国的名义来进行。

张伦表示,虽然普京的极权主义企图在俄罗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斯大林式和黑手党的方法以及虚假的民族主义宣传,却遭到了乌克兰人的强烈抵制,乌克兰人想要捍卫自己的文化以及他们的个人和集体自由。20世纪的极权主义的象征-坦克被摧毁的图片,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当普京陷入自己设下的陷阱时,他的盟友和朋友习近平则陷入了抗击新冠的战争中。两者是同样的逻辑。

张伦指出,两年来,习近平领导的中国不惜一切代价落实新冠清零策略。而在法国,法国政府的“不惜一切代价”则是挽救工作岗位和人的生命,保护人民免受疫情造成的损害,可这些却不是中国新冠清零政策考虑的内容。例如,患其他疾病的人因新冠优先而死亡。尽管中国对信息进行了极端的控制,但仍有许多的悲剧泄露,这也显示了情况的严重性。

对于习近平来说,权力是神奇的、无所不能的。他要通过准军事化的组织和对感染者极端严厉的隔离,来消灭病毒,让社会没有新冠、“健康”和“纯净”。

面对奥密克戎,虽然一些中国流行病学家对这种方法持保留态度,但中国继续保持清零的策略。因为这不再是公共卫生问题了,在习近平看来,它成了中国模式的象征,甚至成为了当今世界“东兴西衰”的证据。

中国的宣传机器则继续对这种模式给与称赞,并将中国模式与过去两年西方的情况尤其是美国的情况进行比较。中国的宣传机器坚持认为,主席本人像战争首领一样在“亲自指挥”并将走向胜利。就像在当今的俄罗斯,普京就是国家、国家就是普京一样,在中国,习近平就是中国共产党,习近平就是新冠清零模式。多年来习近平一直在实践“批评清零”、“持不同政见者清零”,现在的新冠清零和这些都是同一个逻辑。

中共二十大将在年底召开,这是中国政治上非常敏感的时刻,因为习近平要争取第三个五年任期,他不能容忍有任何的批评。他利用根除新冠来战胜他的潜在对手,以证明他连任的正当性。

张伦表示,即使中国的新冠清零策略取得了一些暂时的成功,但在新变种蔓延、经济压力和日益严重的社会动荡面前,它不可能是一个永久可以使用的药方,它最终只能是以失败告终。 在中国的很多地方,都有人们冲破禁令,以各种形式表达他们的不耐烦和不理解。

张伦说,多元化和对自由的渴望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生活的体现。极权主义的愿景总是偏离生活,偏离现实的。尽管有逆流,但我们这个时代的全球大趋势是集体和个人的主观化。

张伦强调,普京和习近平试图强加新极权主义以控制社会和个人的企图,尽管可能会取得暂时的成功,但最终只能是以失败而告终。20世纪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21世纪的历史也将会证明这一点。普京在乌克兰、习近平在中国陷入泥潭只是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