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之柱:高志活欲将国殇之柱从港运走 惟遭逾12间香港物流公司拒运

0

「国殇之柱」自1997年矗立于香港最高学府香港大学,曾被喻为「香港言论自由试金石」,一直是港人悼念「六四」和争取民主重要标志。本台资料图片 / 石头 摄

矗立香港大学近25年的「国殇之柱」被校方「行刑式」强拆逾4个月,仍未能物归原主。其创作人、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最新向本台称,本来已准备就绪将该雕像运离香港,惟逾12间香港物流公司因忧虑被中国当局「清算」而拒运送,直言既然港府和港大同意将雕像运离香港,「现在竟然无人愿协助运送,真是很奇怪」。他又透露,现未仍了解被一分为二的雕像的实际损毁情况。

高志活:只差由港大嘉道理中心运送至码头的一步

「国殇之柱」创作人、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周二(18日)向本台称,「国殇之柱」自去年12月底被港大校方拆除后,已与丹麦外交部、两间航运公司和律师沟通,并已准备就绪,原本打算两个月内就可运离香港,惟竟只差把「国殇之柱」由香港大学嘉道理中心运送至码头的一步,拖延至今逾4个月仍未能成事,形容当中过程「相当不容易」。

高志活说:我们已找了至少12间香港的物流公司,要求协助运送「国殇之柱」至码头,惟没有人愿意做,他们说担心会违法。我认为他们是害怕被中国当局和港府报复,否则我不认为有其他合理理由去拒绝。而且,港府和港大都同意将「国殇之柱」移离香港,但又拒绝协助运送,我觉得真是很奇怪。整件事现在只是差一间物流公司去帮助我们。

「国殇之柱」创作人高志活(Jens Galschiot)周二(18日)向本台称,逾12间香港物流公司因忧虑被中国当局「清算」而拒运送雕像离港。(高志活提供)

「国殇之柱」创作人高志活(Jens Galschiot)周二(18日)向本台称,逾12间香港物流公司因忧虑被中国当局「清算」而拒运送雕像离港。(高志活提供)

高志活:社会对港府不信任和恐惧

高志活又指出,情况反映社会和港府之间的不信任和恐惧。

高志活说:我认为对香港而言是相当大的问题,因社会害怕当权者,又不信任法律制度。香港本来以法治、营商自由等为生,但现在已都全毁了(all is breakdown)。不是我的雕像的问题,而是整个香港的问题。

团队会竭尽所能带走「国殇之柱」 何时成事「难以确定」

对于「国殇之柱」的损毁,高志活曾声言会考虑控告港大校方并索赔。不过,他透露自从该雕像被港大「一分为二」并藏于一个货柜箱内后,至今仍无法查看实际损毁情况,目前最大心愿是尽快把心血结晶运回手中,「重见天日」向欧洲人民展示。他强调,团队会竭尽所能带走「国殇之柱」,但何时才能成事就「难以确定」(very uncertain)。

高志活早前接受本台专访时曾称「一座『国殇之柱』倒下,无数『国殇之柱』遍地开花」。据其官方内容,其团队正于丹麦制作多个3至4米高的「国殇之柱」铜雕,拟于世界各地知名大学永久摆放,并计划将汽车拖板改装成活动版的「国殇之柱」,方便在不同地方展示。目前美国、德国、匈牙利、丹麦、捷克、挪威、荷兰和台湾等地,亦有不同官方和民间团体,正筹划「国殇之柱」的展览活动,以供各方了解中国和香港民主人权状况。他亦冀透过授权并容许各方销售和3D打印「国殇之柱」的复制品,以支持当地团体的民主活动。

「国殇之柱」自1997年矗立于香港最高学府香港大学,曾被喻为「香港言论自由试金石」,一直是港人悼念「六四」和争取民主重要标志。惟自《港区国安法》实施后,港大去年10月发出拆除令,至12月22日深夜再突击围封「国殇之柱」,并将其一分为二拆走,搬往港大嘉道理中心。

香港「后国安时代」 「六四」印记遭逐一绝迹

在「后国安时代」的香港,「六四」印记遭逐一绝迹。不但「国殇之柱」倒下,被髹上「六四」标语「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歼豺狼民主星火不灭」的港大「太古桥」,今年1月底亦被校方洗刷一空。港大学生会每年「六四」洗刷国殇之柱及重髹太古桥六四标语的传统,伴随港大学生会被迫解散下,从此被消失。

另被控以违反《港区国安法》的支联会,亦遭港警突袭其「六四纪念馆」,并搬走自由女神头像等纪念物品。由陈维明制作的两项著名作品,包括位于香港中文大学的「民主女神像」及香港岭南大学的「天安门大屠杀」浮雕,同样于去年底被清除。

记者:李若如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