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迫在眉睫,上海出现”留阳转阴”

0

上海平望居民区多个小区将转移核酸阴性者至杭州隔离酒店。 民众提供

封城下的上海,新冠病毒感染者未见减少。黄浦区平望居委会向居民发通知,立即对核酸、抗原检测阴性者集中转到杭州隔离酒店。当地居民说,政府将阴性居民转移到杭州隔离,留下阳性感染者,这让很多人感到诧异。

位于上海市中心黄浦区核心的南京东路街道平望街居委,周二(19日)向辖区居民发出通知:为了更有效地阻断新冠病毒的蔓延传播,把平望区,包括浙江中路、福州路、湖北路及广东路环形区域,按照区疾控中心的要求,当天下午分批对核酸、抗原检测阴性者集中转到杭州隔离酒店。还称,名单统计上报区疾控中心审核后,立即开展转运。

上海平望居民区多个小区将转移核酸阴性者至杭州隔离酒店。(视频截图)

上海平望居民区多个小区将转移核酸阴性者至杭州隔离酒店。(视频截图)

对于黄浦区疾控中心只转移阴性,而留下阳性感染者在小区内,上海徐汇区居民徐佩玲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因为检测结果显示该区域阳性感染者多于阴性,所以要转移阴性留下阳性,许多人开始以为听错了:

“阴性的人要转移出去,因为他们小区阳性的人太多。现在反过来,今天把检测阴性的人拉到杭州去,他们那个小区阴性很少,只有两辆公交车拉他们。”

阴性居民转移至杭州7+7隔离

平望居委会的通知还称,转运对象必须是核酸和抗原阴性人员,居民在杭州实施+7隔离,即在杭州隔离7天,然后接回上海再居家隔离7天;到隔离酒店后,不得出房,做七次核酸检测。第7天做双采双检阴性,方可接回上海居家隔离,转移途中不能去厕所。

中国卫健委周三公布,过去一天,新增超过19000宗新冠病毒本土个案,包括2753宗确诊和17066宗无症状感染。上海新增2494宗本土新冠确诊,以及16407宗无症状感染。上海市卫健委官员吴乾渝当天在发布会上说,全市疫情近几天呈下降趋势,单日新增报告100例以上的街镇已经连续三天降低,社区扩散得到有效抑制。

上海此次严厉的防疫措施让不少民众怨声载道。有人为了吃饱饭,想进方舱医院,但有在方舱医院隔离的人因难忍脏乱差的环境,产生了轻生的念头。网民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女子站在由工厂车间改造的方舱医院铁架上试图跳楼,围观者在劝阻和拍摄:

视频拍摄者:“她要跳楼,方舱里有人要跳楼,就这么糟糕的环境,终于有人承受不住了,性格像我这样泼悍的就跟他们闹;性格懦弱承受不了现实的就选择这种方法。把人忽悠(欺骗)进来(方舱)什么都不给人家。女性没卫生巾、没内裤换,男的没厕纸用……。”

左图:上海某方舱医院(工厂车间)内,一女子不堪精神压力,爬上高处威胁跳下。 右图:高速公路两侧围上铁丝网,防止有人跳车逃避防疫措施。(视频截图)

左图:上海某方舱医院(工厂车间)内,一女子不堪精神压力,爬上高处威胁跳下。 右图:高速公路两侧围上铁丝网,防止有人跳车逃避防疫措施。(视频截图)

这位拍摄者说,有人希望这位女子下来,但她说担心下来被抓,于是僵持着。未被送入方舱医院隔离的居民日子也不好过。一位食物短缺的妇女面对警察,大声质问抗疫物资究竟去了何处:

“抗疫物资在市民中心烂掉,没人来发。我们的抗疫物资去哪里了?

居民想进方舱为吃饱 逃离方舱皆因环境差

另一位拍摄者位在蔬菜集散地,他说:“全国人民支援上海的物资,你们看到没有,支援上海的物资,他们却在打包运走。”上周传出多次居委会将抗疫物资标签撕毁,重新标价出售的视频。但未见官方下文警告这些借疫情发国难财之徒。也未见官方像以往般宣传所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场景。有人披露,一个12岁少年解除隔离后,单身徒步五十多公里回家,引来网民感叹。

左图:上海一愤怒居民在楼下大声指责援助物资被居委会瓜分出售。 中图:网民拍摄到外省民众援助上海的物资,被人打包,图谋出售牟利。 右图:一12岁少年从解除隔离隔,带着行李箱独自步行近五十公里回家。(视频截图)

左图:上海一愤怒居民在楼下大声指责援助物资被居委会瓜分出售。 中图:网民拍摄到外省民众援助上海的物资,被人打包,图谋出售牟利。 右图:一12岁少年从解除隔离隔,带着行李箱独自步行近五十公里回家。(视频截图)

网民 “夏日眠”周二晚在微信朋友圈内爆料,称楼内邻居家的12岁小孩为密接,被解除隔离之后无人安排送回住处,只能一个人拖着行李箱从临港的冰雪明城隔离酒店步行走回54.9公里之外的家中。爆料的网民说“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这次疫情之后都好好培养生存技能吧”。

12岁少年隔离结束被“抛弃”徒步50公里

关注妇女儿童权益的邹惠对本台说:“一个12岁的孩子步行近九个小时才回到自己的家。居委会、志愿者、120救护车或警车怎么不送这个孩子回家?他能回到家算是幸运的。在农村或偏远地区的孩子,每天上学都要走几个小时。”

据悉,不止这名小孩存在解除隔离后面对无人接送的问题,此前中国媒体也采访过其他在临港隔离,然后自行回家的上海民众,讲述一路上的过程。

记者:乔龙 责编:许书婷 温晓平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