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援助协会组织参加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幸存者讲述中国共产党暴行”活动

0

4月15日,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博士受邀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幸存者讲述中国共产党暴行”活动上发表演讲。

(加州-2022 年 4 月 22 日)基督教的受难日(本月15日),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博士受邀参加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幸存者讲述中国共产党暴行”活动上发表演讲。与会者还有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中国维权人士张海涛的妻子李爱杰,六四天安门屠杀幸存者方政等。

本次活动旨在提高公众对中国发生的骇人听闻的迫害的认识,主办方希望通过这项活动揭露中共统治下每天发生的宗教迫害、对言论自由的迫害、无情的集中营和反人类罪行。

这场主旨为“幸存者讲述中国共产党暴行”活动上,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博士表示,中共所谓的宗教”中国化”意味着,任何宗教与任何信仰凡是被发现,不符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就必须被摧毁。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儿童、基督徒儿童,被迫在公众面前,签署共产党准备的表格放弃信仰。所谓宗教中国化实际是毁灭不符合共产主义的所有信仰。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说:“每天早晨醒来,我都期待奇迹能发生。在中国,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受迫害还有很多,我希望大家关注高智晟,关注中国的人权命运。”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发言

她讲述高智晟先生是一位律师,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曾三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这一次被强迫失踪已超过 1700 天。夫妻已经 13 年没见面。耿和:“我先生并没有违反中国共产党(制订)的法律 ,他用自己职业技能为受迫害的信仰团体,基督徒,法轮功及强制拆迁受害人代理等案件时,他只是格守自己职业道德和良心,是共产党违反了自己(制定)的刑法、刑事诉讼法、宪法,我先生是出于人类的善意正义。”

因为中国政府的暴政导致一家人被迫分离在地球的两端,他们家只有唯一一张儿子两岁时的全家福。家庭的幸福和温馨对她来说是一种无奈,对孩子们更是一种奢望。

维权人士张海涛的妻子李爱杰讲述,丈夫拍摄新疆街头照片上网、接受访问,遭中共判刑 19 年。张海涛目前被关押在距离乌鲁木齐约 1100 公里的塔卡拉马干沙漠腹地的沙雅监狱。迄今只被允许三次家属会见。遭中共判刑 19 年维权人士张海涛的妻子李爱杰发言

李爱杰表示,张海涛是无罪的,他应该得到自由和释放,他的言论抨击了中国的独裁政权,批评了中国共产党及政府当局。最重要的是他触碰到了中国政府的敏感地带—新疆。

六四天安门屠杀幸存者方政则呼吁: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我们最起码应该反对和抵制。希望有更多这样的校园活动,揭露中共的暴政,让更多的美国年轻一代看清它们的真面目。

在会议前夕,发生主办方的宣传海报被撕毁事件,但并不影响这次的活动,傅希秋博士就此表示,这种试图压制言论自由的撕毁海报举动并不能掩盖中共的恶行。主办方统计,现场和在线上平台参加会议的人数约 3 万 5 千 700 人。

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共和党学生协会主席 David Chan:“我要让你们(中共支持者)知道,你们想阻止今天这活动但失败了,你们图谋噤声、阻挠自由言论,将会继续总是失败。”

耿和的演讲稿全文

感谢主办单位举办这个活动,感谢朋友们的鼓励,给我机会来这里和大家交流。感恩在坐的朋友们来听我这个家庭主妇的故事。

其实,家庭主妇的我参加任何形式的活动我都蛮紧张的,我有太多的不安全感,我对一切都心有余悸……

我先生高智晟是一位律师,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曾三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他用自己职业技能为受迫害的信仰团体,基督徒,法轮功及强制拆迁受害人代理等案件时,屡遭北京律师协会及司法机关警告,阻止他代理这些案件。但他格守自己职业道德和良心,顶住压力,尽最大可能、为受迫害者提供法律援助。最终在2005年,北京司法局关闭了他的北京晟智律师所。并在2006年8月被拘捕,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判三年缓刑五年。

因为先生,我们的生活不断受到当地政府骚扰,2008年中共阻止孩子上学,用这种方法报复并试图迫使我先生屈服,2009年我只得携带一双儿女,踏上逃亡之路。经云南缅甸偷渡到泰国九死一生辗转到美国。至今已过了13年,至今,我再也没有见过我丈夫,孩子再也没有见过爸爸 ,没电话,没视频,不知道在哪里?是死是活?

你们相信吗?我在美国避难居住,我丈夫在中国不是在坐牢、软禁、就是被强迫失踪,一家人分离在地球的两端,尽管在科技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家却只有唯一张儿子两岁时的全家福。我相信在坐的每一位都有智能手机,每一个人都存有无数所爱之人的照片,不管您身在哪里?在家里、在办公室、在路上,您随时就可以翻看父母、孩子、家人及爱人的照片视频….而这种幸福和温馨,对我是一种无奈,对孩子们更是一种奢望…

我只能每天早晨醒来,都希望奇迹发生。我会习惯性刷一刷手机,看是否有我先生新的消息….我常常被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淹没,好像肺炸开后无数大小泡泡在体内往上涌,直至肩膀…数着他失踪的日子,1703、1704、1705、今天,今天是第1706天……调整自己的呼吸慢慢能平静些,思念的煎熬一点点吞噬我生命的活力。

和我同样珠链煎熬的,还有高智晟的至亲们。他的姐姐,因无法忍受当地公安长期的逼迫和骚扰,及担心弟弟安危而忧郁成疾,于2020年5月跳河自杀。在生命的尽头,都没有能见到日夜牵挂的弟弟一面。

当地公安为了阻饶家人去寻找他,不仅没收了国内家人的身份证件,不可以随意离开居住地,还需要月月到当地公安签字,甚至在姐夫身患重病需要就诊取药时都刁难不返还的证件,因此造成救治困难,于2016年5月因病重姐夫跳楼自尽…… 给我们这个破碎的家庭又一记重击。

尽管我们来到了美国,有了人生安全的保障和行动自由,但孩子们的心灵上却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在缺失的父爱成长中的孩子,没有人能引领他们度过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时刻。在学校,无论小学,中学还是高中大学没有父亲分享他们的喜悦。毕业典礼上,孩子们感受到的是父亲的空缺。孩子们的焦虑忧郁让我心力交瘁……

现在,儿子又到了他人生重要转折点的时刻,感恩能站在这所世界著名伯克利大学府与你们这些天之娇子,社会的佼佼者交流哈,期待有你们的引领及影响、使我的孩子能避免一些弯路…..

高智晟的苦难,我们家的苦难,目前我还看不到尽头。在中国,像我们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我希望大家关注高智晟,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谢谢各位!

耿和

2022年4月15日

李爱杰的讲演全文

大家好!非常荣幸能在世界著名的大学分享我家庭的故事,感谢主办方给我们这个机会和平台,感谢在座各位听我的故事!

说起我的家庭故事,我的内心是悲愤的!我的先生张海涛一个在中国普普通通的小生意人,仅仅因为在网上发表69条微信、205条推文,拍摄新疆乌鲁木齐街头13张照片发到境外博讯网站上,以及接受一些外媒采访等,就被中国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19年。

他的这些言论抨击了中国的独裁政权,批评了中国共产党及政府当局。最重要的是他触碰到了中国政府的敏感地带—新疆,他长期生活在新疆,亲眼目睹了发生在新疆的人权危机,揭露中国政府在当地施行的民族压迫政策,他为维吾尔等受迫害民族的人权发声。

他长期为权利运动和中国的独立候选做义工。参与废除《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的签名活动,因纪念六四和举牌声援良心犯而遭拘禁讯问,无数次协助访民把他们遭遇中国政府的不公发布到网上等等。基于以上长期的言行,引起中国当局强烈的不满和仇视。加上他被抓捕后,拒不认罪,中国当局以重判一个说真话的普通人,以达到威吓新疆人乃至整个中国人的目的。

他在看守所被戴沉重脚镣,用手铐反吊着打,连续20天日夜不让睡觉不准闭眼,如困了就用打火机的火在其头前后左右点着烧。长时间不给饭吃,经常不让吃饱等。二审开庭前夕,律师给他捎去二审法官的话,如果认罪,就可减去一半的刑期,他断然拒绝。张海涛平静地说:“共产党的话你能信吗?”二审刘律师说,凭他二十多年的执业生涯、及阅人无数的经验判断,此君必定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便问其有无信仰?其告:是一个基督徒,信仰上帝。

张海涛目前被关押在距离乌鲁木齐约1100公里的塔卡拉马干沙漠腹地的沙雅监狱。迄今只被允许三次家属会见,2018年4月26日最后一次得以会见,还缘于傅希秋牧师带领我和儿子到美国华府寻求国际救助,海涛姐姐才有机会见到她的弟弟,海涛姐姐说:“我问弟弟几个人一个监室,他说就他一个人;问他能出来活动吗?他说原来有一个门,后来门被封了。”这也再次证实我前两次探视他时,他所遭受酷刑及虐待:他被单独关押、不让放风。

因为我把监狱的黑暗曝光出来,为我的丈夫维权发声,我遭到了我的哥哥姐姐们一顿暴打,他们逼迫我和我的丈夫离婚,禁止我在网上发表言论。他们把我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淤青,我的一个哥哥掐住我的脖子让我几乎窒息,我挣扎着喊:上帝阿爸父神救我!”,哥哥才终于罢手。当天派出所的警车不断光顾哥哥的家。他们以哥哥们的工作为要挟,我深知平时爱我的哥哥姐姐如果不这样做,就无法向政府交差。

仅差11天,就整整4年了,1449天,中国当局一直不允许家属会见张海涛,我们在去年1月收到过他一封信,1年3个多月了音讯全无。无数次的思念和担忧,化作一个个噩梦,张海涛被酷刑,那鲜血淋漓的场景令我从梦中哭醒。多少次夜深人静,孩子睡着,忍不住失声痛哭。最近家人和狱方联系,说因为疫情不允许家属会见,我们要求和张海涛有一个通话,得到的答复是张海涛本人不愿意给家人写信和通电话。我的心在滴血地痛:张海涛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我们的儿子目田,名字是自由的意思;小名小曼德拉,寓意争取人权的意思,都是他爸爸给起的名字,这个孩子已经6岁了,从出生到现在从未见过他的爸爸。他画了一个爸爸抱着他的图画,他是多么渴望得到爸爸的拥抱啊,可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居然成了一个奢望。

张海涛是无罪的,他应该得到自由和释放,而不是等到他63岁白发苍苍刑满出狱。不敢想象…..

长夜漫漫,天总会亮,随时会亮。这是张海涛信中的一句话,也是他的祈盼!如果每个人对这种践踏人权的行径保持沉默,我们每个人都将陷入这黑夜、绝望之中,被黑暗所吞噬。让我们一起对这种践踏人权的行径说“不”吧!

感谢上帝的恩典!感谢所有帮助我们,把我们从黑暗泥潭中拔出,放在自由光明之地的组织和个人。如果没有您们,我也没有机会站在这里。

我也在此恳请各位关注张海涛,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帮助这对父子能够在有生之年相聚、拥抱,让我们一家人早日团聚!也让更多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早日团聚!

再次感谢大家

李爱杰

2022年4月15日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