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彭永和被警察带走 曾连发公开信责清零以人命为代价

0

上海人权律师彭永和近日连续两次就上海封城致信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市长龚正,要求更正错误措施,开放医院等。 人权律师庄道鹤提供

上海封城致次生人道灾难频发,人权律师彭永和连发两封致上海领导的公开信,却在周四(21日)突然失联,疑因此遭当局报复被警察带走。官方目前继续全方位封杀民众质疑和抗议清零的声音。

周四,中国人权律师彭永和的手机先是被警察强行拿走,其后彭永和与外界失联。

china-lawyer2.jpg

上海市严格执行「动态清零」政策,封控手段不断升级,周三(20日)浦东新区等地开始封路。(上海居民季孝龙提供)

彭永和近日两次发表致上海市委书记周强、上海市市长龚正公开信,要求他们解封上海。一些中国人权律师认为,彭永和的失联与这两封公开信有关。

本台致电彭永和所属辖区的上海浦东新区航头派出所,当执工作人员承认彭永和被带到该所,但该部门警察以不得透露隐私为由拒绝告知是否已对彭永和采取强制措施、及其理由等,让记者向该所治安部门了解详情。

上海航头派出所值班人员说:彭永和他被我们带到这里了,他是甚么情况我也不清楚。

航头派出所治安部门警察说:我们这边是治安窗口,我们这边,问公民的个人隐私以及他的行踪,需要家里人来航头派出所查询。

中国法律学者、浙江人权律师庄道鹤向本台表示,彭永和作为一名懂法的律师和公民,一次次的去验证中国法律,却一次次碰壁,只能显示中国法治环境的黑暗。他认为这次当局是要将抓人当作吓唬手段,估计彭永和应该很快就会被释放。

庄道鹤说:彭永和作为律师,他首先是个公民,他发表公开信,是在行使言论自由和公民依据宪法对政府谏言、举报、控告的权利,彭律师作为一个法律人有这样的遭遇,还是说明中国现实当中的法律权利还是得不到保障的。由于这个本身就是公民的权利,我还是相信彭永和被抓事件结果不会严重到哪里去,不过是对他进行压制和警告吧。

但湖南人权律师文东海却对彭永和的处境表示担忧,认为当局为了继续推行「动态清零」政策,可能会对挑战红线者杀一儆佰。

文东海说:彭永和必竟是直接针对李强,它们要想继续清零政策的话,那么这些人它必须要打压一批,特别是那些表现突出的,它才能够压得下去。

上周三(13日),彭永和发表了一封题为《扇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六个耳光公开信》,质问上海封城造成诸多人间悲剧,却为何不能令李强清醒,他决定为死于疫情、得不到救治、忍饥挨饿的市民,以及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打出六记耳光,以责官方失职。彭永和还在这封公开信末提出寻找中国失踪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上周五(15日),彭永和再发表题为《督促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上海市长龚正解封尽职》公开信。再次谴责上海当政者缺失担当在中央的「动态要求」下放弃上海原有的「精准防控」政策,因而造成人道灾难,但却不知道及时止错,犹如一场当代文革,明知封城政策需承受巨大代价仍选择继续前行。他在信中质问两名上海高官「你们的大局到底是把人作为政治政策的目的还是工具?」他要求上海当局坚决放弃不适合在上海继续实施的清零防疫政策,并率先开放医疗系统,恢复所有的公立医院门诊。

英国华人学者、「张展关注组」创办人王剑虹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在中国政治高压下能够为民众发声的人总是要付出高昂的代价。王剑虹呼吁外界为他们发声。

王剑虹说:看到彭永和又被抓的消息,他在这次上海疫情封城之后频繁为民请愿,他写了公开信,其中他说:你们凭甚么让一个无辜的生命,为你们的政治政策买单?在一个极权国家,大多数人在高压下畏惧、沉默。要捍卫人的基本权利与尊严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总有人要挺身站出来,彭永和、张展、唐吉田就是这样的勇士,关注他们、声援他们,就是保护反抗暴政、争取自由的火种。

原籍为江西省鹰潭市的彭永和,自2010年获得律师执证后多次代理敏感案件,及就公共事件发声,709大抓捕后,2017年他公开退出上海律师协会,这些招致他遭当局持续的打压和报复;2018年1月他以「跳黄浦江」、2020年5月,他再以上街挂牌乞讨的行为艺术方式,抗议当局阻止其正常执业。

2021年1月,因声援在武汉疫情爆发后前往调查真相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张展等,遭上海司法局注销律师执照。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毕子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