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春秋:蒋夫人走入历史 遗爱人间

0
 曾慧燕 曾慧燕 2022-03-25 07:30

文字|曾慧燕       

2022 3.25         

在历史舞台上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一代夫人蒋宋美龄,走完她缤纷灿烂一生。她在名利、权力交织的历史漩涡中,伴随中国走过动盪岁月,最后从绚烂归于宁静。尽管“无限风光成往事”,但她曾经绽放的光芒,播下爱的种子,将与历史同在。

Image

50岁的蔣夫人宋美龄,雍容华贵中流露堅毅風範。

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上,蒋宋美龄不仅走过满清覆灭、民国启建、军阀混战和日军侵华,经历两次世界大战,而且见证了冷战时代的降临与消失,以及两岸敌对关系的解冻,成为罕见的生在19世纪、走过20世纪、步入21世纪、高寿106岁的人瑞。她的一生与中国密不可分,代表近代中国的缩影和一页历史传奇。

无论在她生前身后,她在政治外交舞台上的出色表现,均为世人津津乐道。她在2003年10月23日逝世后,全球媒体一致推崇她在政治外交领域的杰出贡献,缅怀她的丰功伟业。本文刊发多幅珍贵“历史存照”纪念蒋宋美龄,图文并茂,从故旧、亲人、记者和旧属的“另类角度”,呈现一个真实生活中的蒋夫人。

生命跨越三个世纪的伟大女性蒋宋美龄,10月 23日在纽约曼哈顿寓所,以106岁高龄安详走入历史。她的逝世,等于一个时代的结束,也见证三个时代的风云变幻。如果说她是中国最后一部“活历史”,现在这本书翻到最后一页。

她曾在历史风云际会中光芒四射,身后盖棺定论,世人一般都关注她在政治外交方面的辉煌成就,看到她的多是“母仪天下”的风范,而不大了解真实生活中的“蒋妈妈”同样光彩照人,对她造福妇孺和残障儿童、积极奉献的人生旅程,更知者不多。

蒋宋美龄当年在台湾薪传爱的种子,一手创办振兴复健医学中心,为无数小儿麻痺患者及其家人带来福音,帮助他们远离束手无策的困境,以个人大爱分担不少母亲苦难。如今这段历史虽已随著小儿麻痺疾病的绝迹而消逝,蒋夫人也繁华落尽,乘鹤归去,但她遗爱人间的事蹟将为后世传颂,30多年前蒙受恩泽及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对蒋夫人的博爱与善心,至今记忆仍是如此的鲜活与深刻。

历史存照呈现  “蒋妈妈”风采

1970年代自台湾移居纽约的王非非,毕业于台北师专,主修特殊儿童教育。1966年至1969年,曾在振兴复健医学中心任教,因此得以“近距离”接触蒋宋美龄,保存多幅她在“振兴时代”的历史存照提供我发表。这一组“会说话的照片”,生动呈现“蒋妈妈”在“振兴大家庭”极尽人性的形象,也充分展示她是一位“有爱心的慈善家”。

Image

蔣夫人宋美齡的風采。

王非非在接受《世界周刊》曾慧燕专访时指出,自蒋夫人去世后,一般媒体刊登的照片,均是显现蒋夫人卓越的政治外交成就,却鲜见她关怀儿童教育的照片。近日她翻出30多年的相册,看着一张张记录蒋夫人在振兴足迹的黑白照片,回忆她本人在振兴任教期间蒋夫人言传身教的点点滴滴,更加缅怀蒋夫人对残障儿童的无尽关爱。

她希望世人在称道蒋夫人在政治外交方面是“一朵刚毅的花朵”的同时,也了解她富于人道主义、关怀妇孺的另一面,以及“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而蒋夫人在台湾40多年前流行小儿麻痺症时对患童无私付出、帮助他们迈向健康快乐人生的事蹟,鲜为世人所知。

蒋夫人走后,普天同悲,一向视她为“大家长”的台北振兴医院,全院上下都瀰漫在哀戚中。许多长久承受其恩泽、重生羽翼的人,尤其视她为“心目中的蒋妈妈”的“华兴”与“振兴”的“孩子们”,感恩故事说不完,感恩心情道不尽。现居纽约的王非非,当年曾为振兴一员,对蒋夫人与振兴的渊源,知之甚详。

Image

攝於1968 年聖誕節的「振興大家庭」的「全家福」,圖中摟抱小孩者正是「大家長」蔣夫人。

蒋宋美龄是一位虔诚基督徒,具有爱人如己的宗教情怀,热心社会福利和公益事业。早在抗日战争期间,她就成立“战时儿童保育会”,在各地设置保育院收容战争孤儿,并创建国民革命军遗族学校。及至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迁台后,她于 1955年创建华兴育幼院,收容大陈烈士遗孤;1967年再在台北石牌创建旨在帮助小儿麻痺患童复健的振兴医院,在在展现她“人溺己溺”的慈悲心与大爱精神。

1964年,蒋宋美龄到台湾各地及眷村巡视,目睹不少罹患小儿麻痺症而不良于行的儿童,于是派有关单位进行调查,发现全台4至14岁的患童即多达4万8000多人。在这些患童中,军眷患者占3200人,且多半来自低收入家庭,不仅父母无力为其医治,还有因残障而导致失学者。

有感这些小儿麻痺病童缺乏医疗及复健,影响全家人的正常生活,她决心筹设振兴复健医学中心,帮助这些儿童“把健康找回来”,并重新建立自尊自信。

经过三年筹备,克服许多困难,振兴于1967年9月完工并正式开业,为小儿麻痺患者建构了一个完整的复健环境。振兴医院声名远播,早在1960年代,就已成为东南亚首屈一指的复健医院,蒋夫人居功厥伟。

她除了对筹委会作出各项宏观的医疗理念指示外,为取得外国友邦的重视与协助,她藉在国外度假或访问的机会,向外国友人宣传成立振兴医院的目的,并透过她在国际上的崇高声望与人际关系,争取国外经费与技术协助,国外媒体曾大量报导振兴的兴建。

Image

蒋夫人陪同外国友人参观振兴患童上课的照片。(胡崇贤摄影)

蒋夫人还派专机迎接世界伤残重建基金会专家赴台湾协助建院工作,而且不放过外国元首政要赴台访问的机会,经常陪同他们参观医院设施,

装扮素雅仍难掩绝代风华。

在王非非提供的照片中,其中一张是1969年5 月31日,蒋夫人陪同前南越总统阮文绍夫人参观振兴复健医学中心患童们正在上课的照片。令人惊艳的是,时年已72岁的蒋夫人,虽然装扮素雅,仍是那样的风姿绰约,难掩其绝代风华。

Image

1969 年 5 月 31 日,蒋夫人 陪同前南越总统阮文绍夫人(左二)参观振兴患童接受国语教学,时任教育组主任的王非非(左一 )亦陪同在侧。时年 72 岁的蒋夫人,虽然装扮素雅,仍风华绝代。

此外,蒋宋美龄对医院的硬体设备、治疗方式及患童教育关怀备至。由于振兴是秉持蒋宋美龄“爱的理念”建院,因此医院以免费就医、就学、就养的方式收治患者,让来自贫困家庭的患童不致无力求医。

考虑到复健治疗非短期可成,加以接受治疗者多数年幼,为使他们的心灵获得寄託,振兴甫成立便“家庭化”,务求医院中的每个成员都融入大家庭中,使每个患童均成为家庭一份子,感到安全和快乐,藉此纾缓患童因矫治复健所产生的痛苦或不安。同时,为让患童切实感受到家的气氛,振兴提供患童多元化服务,除了复健、授课,还安排休闲活动及职业指导,改善他们的身心健康和发掘其潜能,同时也教导他们为人处世的道理,对他们日后走向社会开拓人生新天地颇有助益。患童在这里不但得到免费而完善的治疗,家长本身也从中学习到如何帮助残障孩童成长。因此,无论是医护人员、行政人员或是患童及其家人,均感受到蒋夫人的爱心善行。

振兴成立宗旨是:先以收容14岁以下残缺儿童为主,提供适当治疗,恢复体能,并施以学科教育及职业技能训练,俾能自立谋生,残而不废。其后振兴再逐年扩大收治年龄较大的患者,直到后来小儿麻痺病毒获得有效控制,患者日渐减少,才转型为一所全民健保的综合医院。而蒋夫人的爱心并没有减少,过去曾在振兴医院复健的病人仍持续回诊,目前在该院仍不时见到这些残障病友的身影。过去的物理治疗部及水疗室,今天发展成全台最权威的复健医学部,满是中老年病患、车祸受伤者、中风病人在接受治疗。

振兴命名反映蒋夫人心思缜密

王非非在台北师专毕业后,在台中任教两年。1966年,她前往台北华兴育幼院应徵教职,当时的院长江学珠了解到她在台北师专攻读的是特殊儿童教育,转介她到正在筹建中的振兴任职,由此种下她亲近蒋夫人的缘份。

王非非的父亲王瑞松曾任阳明山警察所所长,后升任台湾省警务处直属警察大队队长,负责国家正副元首和总统府的护卫工作,经常出入官邸,所以王非非在任教振兴之前,已见过蒋夫人,只是她当时还是一个孩子,对蒋夫人“高山仰止”,敬畏有加,只是远观,未敢亲近。

在王非非展示的一张照片中,可看到振兴原名“振兴伤残儿童重建院”,她说蒋夫人认为“伤残”两字太“刺耳”,可能会伤及儿童自尊,所以正名为“振兴复健医学中心”。由此可看出蒋夫人为人设身处地着想的缜密心思。

振兴内设教育组,也是夫人考虑周到的产物,她对患童教育关怀备至,事必躬亲,考虑到这些孩子大都是学龄儿童,而复健治疗工作并非短期即可完成,较长的治疗时间需一至二年,较短也需半年,患童入院期间必会影响学业。

针对这个问题,蒋宋美龄在医院收治首批患童时便有周延安排,即是调派华兴育幼院的教师,成立振兴分班,设有幼稚园及国小一至六年级各班,採行半天治疗与半天教育的方式,让患童学业不致中辍,并能安心就医。她还考虑到患童行动不方便,商请国防部每日派遣交通车,接送住在台北的通勤患童到院治疗,车上安装有当时最先进的人体工学设计的椅子及升降机,让小病患高高兴兴上学就医,轻轻松松回家。在王非非提供的照片中,有一张呈现的正是蒋夫人与来访的外国友人,站在大门前目送孩子们上车回家的镜头。

Image

蒋夫人考虑到患童行动不方便,每日派遣交通车接送住在台北的通勤患童到院治疗。这张照片呈现的正是蒋夫人与来访的外国友人站在大门前,目送孩子们高高兴兴上车回家的镜头。

“圆中心”成为爱的大家庭

蒋夫人还顾及到患童在院内的安全问题,举凡走廊的宽窄、把手的高低、水疗池的深浅、换水设施、患童活动中心的摺叠坐椅等设施,均一一指示周详规划。

在她的指示下,医院精心设计一座患童活动中心,作为患童每日用餐嬉戏场所。这是一幢建在视野广阔的绿地上的美丽建筑物,衬托假山、流水、树木和草地,整个建筑呈圆形,外型看来宏伟气派,宛如一座博物馆,患童称之为“圆中心”。在这里,他们除了享受治疗和读书之外的快乐,同时还享受大家庭的温馨和“蒋妈妈”的喜悦关怀。

Image

这张由王非非完好保存至今的圣诞新年贺卡,以振兴活动中心做卡面,这是一座呈圆形的美丽建筑物,外型看来宏伟气派,患童称之为“圆中心”,并视此为“爱的大家庭”。

一张由王非非完好保存至今的圣诞新年贺卡,以“圆中心”宏伟的外观为卡面,内页左面是医护人员在物理治疗部指导患童学走路复健的照片,右面是患童正在教室上课,为当时的振兴风貌留下珍贵历史存照。

身为这个家庭的大家长,蒋宋美龄除了偶尔陪同外宾参观医院外,还会不定时的前来探视患童,了解他们的医疗、教育或生活状况。每年圣诞节,她必定在“圆中心”与患童欢度节庆,观赏患童表演,给孩子们分派圣诞礼物,让爱与欢乐洋溢在“圆中心”每个角落。这些镜头都在王非非珍藏照片中一一呈现。

Image

身为大家长,蒋宋美龄每年圣诞节都会在“圆中心”与患童欢度佳节,给孩子们分派圣诞礼物,让爱与欢乐洋溢在“圆中心”的每个角落。

王非非在振兴任教虽然只有三年,但对人生的领悟终身受用不尽。那时她还非常年轻,加上家世好,对民间疾苦了解不多。由于当时家在台中,王非非平日住在宿舍裡,周末才回家,所以除了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晚上还指导在校住宿的孩子自习做功课,与一群身体有各种缺陷的孩子们朝夕相处,令她觉得一个健康正常的人是多麽幸福。

她回忆刚到振兴时,“看到孩子们的可怜情况,头三个月吃不下饭。”后来才慢慢习惯适应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并培养知足惜福和悲天悯人情怀。

她说,振兴收治的患童全都是重障和残疾病患,有的孩子不良于行,整天在地上爬来爬去,“有的孩子没有腿,裤管下边空盪盪的,走路就像鱼尾巴一样飘来飘去”。有的患童仅能蹲着走,但经过一年治疗,就能穿著支架站着出院。期间他们接受了矫正手术和复健治疗训练,每天由医院的治疗员训练走路、上下楼梯,跌倒了再爬起来。患童身体稍有不适,院方还安排荣总医院的各种专科医师来医治,病情严重者就直接送往荣总找专门医师就诊。

洒向人间都是爱

王非非对蒋夫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对每一个孩子视如己出,每次到振兴视察,看到那些残障儿童,从不嫌弃他们身体上的缺陷或不受控制四溢的口水,经常亲切地将孩子们搂在怀里,口口声声叫“我的孩子”,让身边的人看了十分感动。例如在一张黑白照片中,生动呈现蒋夫人充满慈爱地将两个小女孩一左一右搂在怀里的一幕,而幸运儿手里还紧紧抓着蒋夫人送的圣诞礼物。

Image

蒋夫人将两个小女孩一左一右搂在怀里,幸运儿手里还紧紧抓着蒋夫人送的圣诞礼物。

王非非强调,蒋夫人对孩子们是发自内心的好,多年如一日,这绝非是“做秀”给别人看,就像她保存的多幅珍贵照片,都是没有媒体在场,摄影师或工作人员在她不在意的情况下拍下来的,所以显得非常自然,没有丝毫做作。

有些患童要接受开刀治疗,蒋夫人只要抽得出空,还亲自到病房探视,为患童打气。中心内一天供应三餐,蒋夫人有时会到厨房“尝尝给孩子们吃的东西味道好不好”?这个难得镜头也被相机捕捉下来。今天重看这些照片,好一个“洒向人间都是爱”的“蒋妈妈”,活脱脱跃然而出。

Image

“唔,让我先尝尝味道好不好?”振兴为患童们提供三餐,蒋夫人有时会到厨房尝尝给孩子们吃的食物味道如何。这个难得的镜头被相机捕捉下来,“蒋妈妈”活脱脱跃然图片中。

“找不到孩子,我就不吃饭”

岁月如流,许多往事都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从记忆消失,但王非非永远忘不了,有次院里收治一个五岁患童,她还记得那男孩“长得又黑又矮,腿有点歪,走路一拐一拐的,脾气暴躁”。当时振兴医院没有建围牆,那淘气男童不知何时从院溜出去了,最初院方怕蒋夫人担心,不敢让她知道,发动全院人手四处寻找,一直找到太阳下山仍不知男童所踪。负责人慌了,只好向蒋夫人报告,“那是我在振兴三年多,第一次看到蒋夫人如此震怒,她大发脾气,说为何把‘我的孩子’丢了,她拉了一把椅子,一直坐在门口等着找回孩子,我们劝她先去吃晚饭,她说不把孩子找回来,她就不吃饭。那次真把我们吓得半死。”

几经折腾,经向警方求助,王非非也动用了曾任阳明山警察所所长父亲的“私人关系”,发动警力在附近村庄挨家逐户搜寻,直到晚上7时终于在郊区一户农家寻获男童。原来小孩出走后,一口气走了40分钟,走累了,被一好心农家发现收留。那个年代台湾农村还没有电话,农家无法报警调查。而蒋夫人饿着肚子一直等到那闯祸的男童归来,不但毫无责备之意,还喜形于色,将那孩子一把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就好像是自己孩子失而复得一样,这一幕令人肃然起敬。

王非非说,蒋夫人自律甚严,对院内卫生清洁也高度重视,有次她突击检查员工宿舍。当时王非非刚来不久,蒋夫人对她还没有什麽印象,结果那次临检宿舍后,她对王非非床舖的整洁和室内布置称讚不已,一直问这是哪个女生的睡床?“只有她才最合格。”蒋夫人认为,“如果连自己都不注重清洁,那有可能把我的孩子弄不乾淨。”

王非非指出,由这些小事,见微知著,反映出蒋夫人的博爱精神和人情味一面。

Image

当年任教振兴的王非非,精心保存多幅蒋夫人在“振兴时代”的历史存照,这一组“会说话的照片”,生动呈现了“蒋妈妈”在“振兴大家庭”极尽人性和人情味的形象。(曾慧燕摄)

她认为,振兴医院主要贡献是结合医疗复健与人文关怀。令人感动的是,蒋夫人对自己的种种善行并不求彰显,振兴医院创设的宗旨与贡献也就鲜为人知,惟有曾参与其事与接受过治疗的患者,始有这段历史记忆。

尽管如此,振兴医院在台湾医疗史上的重要性不容忽视,蒋夫人多方面的爱,目前仍在许多机构运转,爱的种子已根植大地,爱心扩大得更广更远,“振兴”这块金字招牌将不断在人们的嘴里、心里和脑中出现。

(本文照片均为王非非提供)

原载北美世界日报《世界周刊 》2003/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