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一再指责美国打造“印太版北约”?印太国家如何想?

0

3月3日,美国总统拜登与“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成员国领导人就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举行视频会议。

华盛顿 —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已经进入到第三个月。自乌克兰战争以来,中国就不止一次地借乌克兰局势批评美国的“印太战略”,称美国企图打造“印太版北约”,以维护“美国为主导的霸权体系”。中国的说法令人不禁联想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主要借口–北约东扩,也令人担心中国是否会在印太地区采取相似的行动。中国为什么要强调美国在打造印太地区的北约? 中国的担忧有多少合理的成分?美国真的在打造“印太版北约”吗?乌克兰战事又是如何影响着印太国家的选择?

乌克兰战事让中国担忧自己所处安全环境

2022年4月14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同越南外长裴青山通电话时再次指责美国试图通过强推“印太战略”,“制造地区紧张,挑动对抗对立,将严重损害本地区得来不易的和平发展局面。 严重侵蚀以东盟为中心的地区合作架构。” 他还告诫说:“我们不能让冷战思维在本地区回潮,不能让乌克兰悲剧在身边重演。”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这不是中国第一次指责美国的“印太战略”。3月7日,王毅在中国两会记者会上指责美国的印太战略的真正目的是企图搞“印太版的北约”,“维护的是以美国为主导的霸权体系,冲击的是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架构,损害的是地区国家的整体和长远利益。”

王毅的副手,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3月19日也说:“乌克兰危机给我们看待亚太形势提供了一面镜子,促使我们思考。”他说,美国的印太战略“与欧洲的北约东扩一样危险,如任其推行,后果不堪设想,最终会把亚太推进火坑。”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力量项目主任林洋(Bonny Li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之所以这么说,源自中国对美国的不信任以及乌克兰战事以来中国对其所处安全环境的担忧。

她说:“第一是中国对美国的不信任,认为美国的活动,特别是军事活动,都是针对中国的,旨在对抗中国。……中国关注印太北约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以及美、日、印、澳组成的四方安全机制(QUAD)的发展和进一步加强。AUKUS本质上已经是个安全框架,中国担心 QUAD 将来也可能加入更多的安全内容。第三个原因是,中国看着乌克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局势,以及北约和欧洲在俄罗斯问题上展示的团结时,中国禁不住会想,如果他们在印太地区采取类似行动时,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会做出何种反应?”

她说,中国将印太地区的形势与乌克兰正在发生战事进行比较,担心美国进一步深化其在印太地区的关系,从而让中国在印太地区面临类似北约的环境。她认为,中国还希望借助对北约的讨论来传达其关切并试图降低美国盟友和伙伴与美国合作的意愿。

她说:“中国知道印太大多数国家都对明确站队中国或美国持谨慎态度。大多数国家都与中国有着重要的经济利益,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也确实希望美国能提供安全保障。大多数国家不希望,尤其是在东南亚国家,被视为明确地与一方站在一起反对另外一方。因此,中国声称美国正试图在亚太地区建立北约,从他们的角度来说,是在传递一种讯息,试图阻止其他国家进一步深化与美国的军事关系。”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外交政策与防御项目的研究助理托马斯·科尔本(Thomas Corben)认为,乌克兰战事为中国提供了一个“便利的说辞”来表达自己对目前亚太安全局势的首要担忧。

他说:“当中国官员提到亚洲北约的概念时,他们真正表达的是他们的担忧。他们担心区域国家,主要以美国为首的,包括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家,会联合在一起形成某种集体的制衡力量,来阻止中国获得被视为其在该地区的合法利益和合法活动。”

他认为,王毅的说法并非在告诉世界,美国的亚太战略会迫使中国马上攻打台湾,而是要告诉区域国家,中国将视“区域国家与美国站在一起”是“挑衅性”和“扰乱稳定的”行为。

去年9月15日,澳大利亚与美国和英国宣布签署历史性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 分享先进的防御技术及情报,此举被认为旨在对抗中国。同年9月24日,“四方安全对话”举行了首次面对面高峰会议。

不过,科尔本认为,因为印太地区的战略环境,即便是“‘四方安全机制’变成北约那样的军事联盟的可能性也非常小”,而且,美国也很清楚这一点。

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提出了美国的“五四三二”阵势,包括“五眼联盟”、“四边机制”以及“三边安全伙伴关系”都不包含军事义务。美国与日本、韩国、菲律宾以及澳大利亚的双边军事同盟也与北约的共同防御原则不同。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西方曾经在东南亚成立“东南亚条约组织(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SEATO)”旨在牵制亚洲的共产主义势力,但是这个组织在1977年解散。

QUAD合作不会因印度拒绝谴责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径受挫

虽然如此,“四方安全对话”在中国问题上的合作还是会在继续。在乌克兰战事发生后不久,3月初,“四方安全机制”领导人在举行视频会议后一致认为,不应允许乌克兰发生的事情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发生。会后的联合声明说,领导人会晤“重申他们对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承诺,其中包括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各国不受军事、经济和政治胁迫”。

在乌战爆发之后不到一周的时间,日本修改了军事出口管制规定,向乌克兰运送了防弹背心、头盔等非致命军事装备。这是二战之后日本首次向其他国家运送军事物资。另外,日本和澳大利亚还迅速加入美国领导的对俄罗斯进行的制裁。

由于印度没有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更没有追随其他成员加入对俄罗斯的制裁,一些人担心,这将会让“四方安全对话”的合作受挫。在一些中国人的眼里,四方关系更是出现了“裂痕”。

但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林洋认为,印度对俄罗斯的态度不会影响到印度作为“四方安全对话”中的一员的可靠性。

她告诉美国之音说:“目前,‘四方安全对话’主要关注的还是影响印太地区的问题。‘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不是一个军事组织。就该地区面临的所有共同担忧和共同威胁而言,印度还是与我们一致的。在我看来,我们现在与印度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印度对俄罗斯武器系统的依赖,并且与俄罗斯有着长期的密切关系。就印度对中国的看法而言,我认为我们不用担心它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会意味着印度会对与中国的关系产生任何幻想。”

由于在俄罗斯问题上印度的立场与中国类似,中国似乎看到了恢复中印关系的窗口。3月25日,王毅出访印度。这是自2020年6月中国和印度军队发生边界冲突以来的首次访问。不过,由于中方在边界问题上并没有任何的承诺和让步,王毅的出访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

林洋说, 中国不应该认为只是因为印度不愿意公开谴责俄罗斯,中印两国的争议就可以烟消云散。她说,中印之间的问题是中国的咄咄逼人,“是两码事”。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科尔本告诉美国之音,他得到的可靠消息说,印度在私底下已经向俄罗斯表达过了自己的不满。他强调说,“四方安全对话”的建立起因不是制衡俄罗斯,而是在亚太地区制衡中国,因此,他说:“从根本上来说,印度不谴责俄罗斯不会影响四方安全机制,除非美国或是其他成员把维护国际准则和理念当作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建立的指导原则和首要任务。”

另一方面,为了不影响“四方安全对话”的合作,日本和澳大利亚以及美国都对印度不能马上切割与俄罗斯的关系表达了一定程度的理解。

不过,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还是给一些印太国家如何看待自己的安全环境带来了变化。日本的反应尤其强烈,一系列迹象显示,日本正重新考虑其总体国防战略,进一步大幅强化防卫力量和提高军费开支。前首相安倍晋三甚至暗示在日本领土上部署核武器设施的前景。

乌克兰战事并没有转移美国对印太地区的关注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度太平洋事务协调员柯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4月5日出席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举办的研讨会时,重申了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关注。

他坦承,美国多次表达对印太和亚太的重视,但最后都因其他更迫切的挑战而转移焦点。但是,美国不会再这样了。他说:“我们坚决不再偏离这条路。我们目前须同时与欧洲和印-太深入交流……但我们清楚意识到我们绝不能转移对印度太平洋的注意力,这个不论在科技、贸易、安全、政治或外交都至关重要的地区。”

5月12日和13日,美国总统拜登将在首都华盛顿接待东盟国家领导人,举行美国-东盟特别峰会。有报道称,美国有意借强化与东盟的关系来对抗中国。5月24日,拜登将前往日本,参加在那里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之后,他还将出席美韩峰会。预计,在这三个峰会上,拜登会与各国讨论美国的“印太经济框架”计划。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林洋认为,即便是美国对乌克兰进行了大量的援助,但这些并没有影响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投入。她说:“我不认为我们目前对北约盟友的支持会严重阻碍美国阻止中国侵略的能力,或在必要时,动用军队来对抗中国的军事冒险或军事行动的能力。”

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活动并没有因为乌克兰战事而减少。3月28日,美国启动了与菲律宾的最大规模的联合军事演习。将近9000名菲律宾和美国士兵将参加这场为期12天的军事演习。8月,印度尼西亚和美国也将举行双边军演。来自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加拿大等国的部队也将参加这场名为“哥鲁达盾2022”的演习。

除此之外,即使是在乌克兰战争后,美国军舰继续通过台湾海峡。俄乌开战后,美国派出前任国安高官代表团到台湾的动作,就是一个强烈讯号,象征美国对台湾及其民主的高度承诺。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大举入侵让欧洲国家觉醒起来,他们决定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增加军费开支,包括一直以来不愿投资军事力量的德国。有分析人士指出,当欧洲能够担负起欧洲大部分的防御责任的时候,美国也许能腾出更多的力量转移到印太地区,更好地应对中国这个被视为更大威胁的国家。

东南亚国家还不希望明确站队中美

澳大利亚的科尔本说,如果美国真的能更多投入亚太,亚太地区的美国盟友 澳大利亚和日本一定会很欢迎。不过,他认为除了美国的坚定盟友之外,其他亚太国家并没有因为中国支持俄罗斯而影响对中国的看法。

他说: “它(中国)在该地区的整体声誉还没有受到那么严重的损害,我认为部分原因是,至少我的理解是,中国可能在外交部的言论上以及安理会的投票中支持俄罗斯,但是,我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中国到处宣传俄罗斯的战略,试图影响东南亚关键摇摆国家立场的消息。因此,虽然中国在最高级别的对话以及公共对话中支持俄罗斯,我认为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中国实际上是在试图操控印度太平洋或印度太平洋附近的国家支持俄罗斯的行动或是理由。 ”

他认为,亚太地区国家,特别是东盟国家, 并没有像欧洲或是美国那样,把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看成“民主与专制”的较量。

东盟国家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也有不同的看法。东盟呼吁停火,但不点名俄罗斯或使用“入侵”一词。 东盟的新加坡加入了对俄罗斯制裁,但是其他国家拒绝制裁俄罗斯,选择“中立”。3月2日在联合国大会的投票中,东盟8个成员国投票赞成一项谴责俄罗斯入侵的决议,然而越南和老挝则投了弃权票。

在越来越多国家呼吁禁止俄罗斯参加今年 11 月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G20峰会,作为今年轮值主席国的印尼还在坚持计划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参加。另外,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和越南近日将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林洋指出,中国其实应该为亚太地区国家如何对待自己承担责任。 她说:“我们不能排除将来会更多国家转向美国并要求我们发挥更积极作用来应对中国的强势(行为)和侵略(行径)的可能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印太地区发生的事情在更大程度上是受到中国行为的影响。”

斯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