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丨医疗资源丰沛的上海,为何陷入就医配药的难题?

0
100
 陈季冰 风声OPINION 2022-04-15 17:00
Image
  凤凰网原创  确保危急重病患能够第一时间进入就医“绿色通道”,仍是摆在决策者面前的十万火急的课题。

作者|陈季冰

知名媒体人,创办冰川思想库

4月13日,一则电话录音在网上流传。录音里老人向社区求助,称自己已经没药吃了,体温在上升。社区工作人员的回应颇为无奈,称自己已经多次上报,但也无能为力。
而前几天一段传播很广的视频,一个妈妈在深夜敲响邻居家房门,为高烧的孩子寻求退烧药,也让人心痛不已。越来越多的案例表明,随着上海持续封控管理,群众的用药难、看病难日益变得突出。
全域封控已经快半月了,有些居民小区甚至已经禁足超过一个月,之前备着的那点牙膏、肥皂、洗发露、手纸都会成问题。
然而,就个人的切身体会和近距离观察来看,堪称“危急”的还是各种急重病患的就医问题。人不吃一顿饭、少洗一个澡,是能够扛下来的,但大出血、心肌梗塞、脑溢血、生孩子等,只要耽搁五分钟,很可能就失去一条鲜活的生命。
偏偏上海还不像深圳,它是中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这意味着,依靠各种特效药物和医疗设备维持生命的病人,也必然是中国人均比例最高的。这才是当下最令许多上海人寝食难安的。 
我猜想,造成外部更关注买菜难而不是医药供给之困的主要原因在于,上海以外的人都是通过微信、微博这类社交媒体来获得关于封城中的上海的各种信息,而社交媒体上的作者和传播者大多是年轻人,专属于“老人”的看病和用药难问题,很大程度上被遮蔽了。
实际上,早在本轮疫情刚开始的3月中旬,“就医难”的问题就已浮现出来。当时的症结在,于发现阳性病例的医院本身,处于封控停诊状态。据上海市卫健委通报,到3月24日,上海共有39家医疗机构紧急停诊,中山医院、瑞金医院、华山医院、仁济医院、肿瘤医院、红房子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等全国闻名的医疗机构几乎一网打尽。这使得许多已经在安排中的手术无法正常进行,癌症术后化疗、孕妇孕产检等均面临瘫痪。 
随着全域静态封控的开始,透析难、配药难、高龄老人和婴幼儿新冠患者脱离子女和父母隔离等,又成为引发人们强烈担忧的普遍问题。众所周知,尿毒症、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支架等常见的老年病患者,一刻也离不开基本药物和医疗设备。而癌症术后、精神类疾病患者等所需的治疗药物通常,不但是处方药,有些甚至还属于管制药品,断药或拖延即便不会立刻致命,也必定会对他们的未来健康构成严重损害。
3月下旬迄今,已有不止一位哮喘、透析患者因封控限制无法得到第一时间及时抢救而殒命:或因进不了医院,或因叫不到救护车。3月24日晚,一则关于上海东方医院一名周姓护士因哮喘急性发作遭自己医院(封控中)拒收而不治身亡的消息传遍互联网,令无数人唏嘘。这些悲剧,本来都不该发生。
至于那些诸如骨折、烫伤、眼耳五官等其他外科损伤性急症,无非是因为大多不致命而得不到足够关注罢了。但它们得不到及时救治,无疑也会给患者此身留下永久的后遗症。这些本来更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4月9日,上海长征医院原业务副院长、拥有40多年行医经验的中国感染病医学权威缪晓辉先生,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表文章,以两年多前武汉爆发疫情头3个月里死于糖尿病、自杀者激增所导致的疫情“额外死亡”问题,提出了对上海当前抗疫的忧思,大声呼吁全社会千万不能忽视这一“次生灾难”。 
应该说,封城以来这方面的政策几经调整,如今医院已不再停诊,加上外地医疗志愿队的陆续抵沪,就医难问题总体上有所缓解。不过,以我观察到的情况看,只能说改善得有限。
这两天,很多外地朋友在跟我谈及目前上海市民面临的困境时,大多热情踊跃地表达了他们希望出一份力的心意。作为一个上海市民,我为此深受感动。然而,我也坦率地告诉他们,无论是“吃饭难”还是“就医难”,上海所有困境的根源,或至少主要原因,并不在于资源匮乏,而在于渠道不畅。 
上海是中国医疗资源最丰沛的省市之一。在全国排名前50名的医院中,有11家在上海,仅次于北京的12家;而在过去的2021年,上海医院经手治疗的病患人数量高居全国第7,四个直辖市之首。 
目前的现状,主要不是缺少医护、缺少设备、缺少药物,而是病人出不了门、到不了医院,医护疲于奔命、频临崩溃(在以文明进步著称的上海,3月13日居然还发生了第六人民医院医生与护士肢体冲突的闹剧)。社区也束手无策,两头不讨好。 
本文开头的“录音事件”,很有代表性。平常群众吃药,只需要走出家门就可以购买,或者到医院进一步开药,现在只能“上报”需求。社区接报后,没有权力放行老人就医,也只能把需求进一步上报,所以他说“多次上报”——考虑到各社区同时上报的信息很多,上一级决策部门要处理,也需要一定时间。
Image
由于人们对“封城”时间估计不足,很多老年人常备药物储备不够,在封控半个月后(有的区域更久),用药难问题变得更加突出。现在的方案,是社区统一收集信息上报,统一配药后再分发,这不但让等待时间延长,也很难满足老人的“具体需求”,因为会有更多的突发疾病和症状出现。 
因此,在全城禁足的硬约束下,如何打通居民就医配药的信息和物流渠道,特别是确保危急重病患能够第一时间进入就医“绿色通道”,就是摆在决策者面前的十万火急的课题。既然作出了“清零”与“封控”的决策,就要为这种政策选择的后果做好底线准备。 
15日上午,上海召开疫情防控发布会,专门要求“医疗机构不得以等待检测核酸结果为理由,拒绝、推诿、延误治疗”,要求公立医院的急诊、发热门诊保持开放,严格落实首诊负责制等——这种强调是有益的,它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让医疗机构恢复正常运转。
相信只要医疗机构能够动起来,就医和用药难问题,就能够自然得到缓解。毕竟抗疫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治病救人。 
本文系凤凰网评论部特约原创稿件,仅代表作者立场。

主编|张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