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乌克兰阶段性“双赢”,俄再发世界大战威胁

0
10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4-26 22:31

随着俄乌战争进入第二阶段,在第一阶段遭遇失败的俄罗斯对乌克兰接受西方愈来愈团结、协调和全面的支持,同时自身受到愈来愈强、愈来愈深的制裁、限制和孤立,感到焦虑。

俄罗斯总统普京指责西方试图分裂和摧毁俄罗斯;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新近再次强调,(在俄乌战争中),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风险仍“真实”存在。

他在参与一个媒体节目时说,西方国家在对待泽连斯基及其团队的“不断挑衅”以及北约派军乌克兰的问题上,应考虑不希望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原则。

他同时指出,北约组织向乌克兰运送武器,“实质上就是与俄罗斯交战”,莫斯科将把这些武器视为合法攻击目标。

在这场战争的初期和整个第一阶段,西方对乌克兰的支持事实上是矛盾、充满内部分歧、有限、不确定和不全面的,但即便如此,抗战意志顽强的基辅仍然击败俄罗斯,迫使其战略收缩和退却,修订对乌战略,将主要目标转向乌东和乌南。

以美国、欧盟和欧洲国家领导人接连亲赴基辅访问为标志,乌克兰在俄罗斯发动的全面战争中,不仅赢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而且赢得了整个西方的认同和支持。

因此,泽连斯基当局是真正的双赢:依靠其强大的领导力和乌克兰政权内部的团结、朝野同心、战士效命赢得了战略主动权和世界的尊重。

在战争进入第三个月之际,西方空前地围绕一场战争团结起来,并决心给予民主伙伴乌克兰持续、牢固和可靠的支持,满足泽连斯基对重型武器的需求,以便乌方在战争的第二阶段——俄罗斯对乌东部和南部的进攻——中获得新的胜利。

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吸取第一阶段失败教训,经过短暂重组和整训后,将俄军绝大部分部署到乌东和乌南地区所带来的某种战力和数量上的优势,可能因乌克兰获得西方更坚定、丰沛、强固和持续的援助而抵消,甚至超越,从而重蹈第一阶段的覆辙,导致其在乌克兰及欧洲地缘政治上的最终的战略性失败。

战争改变了俄乌双方从领导层到战斗部队的心态和意愿,缩小了基辅与莫斯科在军力上的差距,并可能使莫斯科对乌克兰从最初的全面目标到转变战略后的目标永不可能实现。

泽连斯基在战争与谈判之间的立场上经过了一个复杂的变化过程:

战争之前,基辅几乎是乞求莫斯科谈判解决问题,但受到漠然置之。

第一阶段闪电战的失败,震撼了克里姆林宫的权力中枢,谈判开始变成其现实选项,而泽连斯基当局对此亦寄望甚高。

在第一阶段俄方全面攻势的过程中,双方的心态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特别是泽连斯基当局提高了要价,减少了妥协的空间,而莫斯科方面迫切希望通过谈判达成一份最好的或者“最不坏”的结果,在总体达到其开战目标基础上,体面退场,双方在土耳其的斡旋下形成了“伊斯坦布尔共识”。

在第一阶段的全面攻势彻底失败,莫斯科被迫战略收缩和退却的背景下,双方谈判的意愿和急迫程度进一步生变,随着莫斯科在战场上的牺牲和损失加大,对谈判的需求亦水涨船高,急于达成一份“最不坏”的协议,而基辅方面则不太急,在条件方面扩大了声索,在布恰屠杀事件曝光后,趁机暂停了谈判,到这一时期,莫斯科变成了抱怨的一方。

这种抱怨延续到第二阶段之初,拉夫罗夫批评曾是演员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假装”谈判。

在战场上遭遇重挫后,普京一度把希望转向和平谈判,通过中间人与基辅建立了谈判的通道。但在战争期间,战斗与谈判之间的关系很清晰——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得不到,这一铁律同样在俄乌之间产生作用。

知情人透露,克里姆林宫已对谈判绝望,普京对参与谈判的人员说,他看不到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的前景,而俄罗斯军队在前线惨淡的牺牲特别是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遇袭沉没事件羞辱了普京,至少在目前,他放弃了以外交方式结束战争的选项,同时亦放弃了战争早期在目标上的“宏大叙事”,变成对乌克兰领土的直接欲望——希望通过第二阶段的战争攻占乌克兰整个东部和南部领土,并控制其所有海岸线。

基于此,俄乌双方都很清楚,决定性的结果取决于战场上的表现,而且为了自身所坚持的目标,双方都没有退路,唯有竭力死战。

单靠基辅当然无法匹敌莫斯科,但俄乌战争坚定了美国、北约和西方的意志,要以此次战争为契机,达到“双目标”:帮助乌克兰打赢,击退俄军;趁机削弱俄罗斯,使其丧失继续发起挑战、发动战争的能力,并在可见的未来无法恢复。

从克里姆林宫角度来说,它显然不希望西方特别是超级大国更大程度地介入战争,影响其“关起门打孩子”,破坏其残余的战争意图。

威胁一直如影随形地在意欲并实际发动对乌战争的莫斯科的对外策略的菜单上,与俄罗斯直接交战、世界性战争、核大战及对美国本土核袭击是克里姆林宫对外威胁的“四大法宝”,交替使用,比如这次俄方再次炒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冷饭。

莫斯科的策略在早期十分有效,西方高度忌惮克里姆林宫的威胁,但在俄军频频遇挫、展现其战力低能(美国务卿布林肯语)后,莫斯科表现出“纸老虎”一面,其效力正愈来愈弱,美国和欧洲国家及北约领导人纷纷亲访火线,重要国家在不同层面打破禁忌决意为基辅“输血”、提供军援,都是具体反映。

战争进行两个月后,国际整体格局也已了然,尽管莫斯科口口声声世界大战,但其真的触发世界大战的关键“按钮”,将面对的绝对不可能是前两次世界大战阵营式的对抗,几乎没有任何国家——即便有也是像白俄这样极个别、不够体量的,会情愿绑上莫斯科的战车,最终结果将是西方群殴模式的战争,从而加速莫斯科的失败。

尽管真正的世界性大战打不起来,但在俄乌之间,战争突破底线的可能性——比如对乌领土使用战术核武器,在双方除了战斗别无选择并必须得到一个结果的情况下,将加大。

不过另一方面,面临对乌战争彻底失败潜在前景的克里姆林宫心态是十分矛盾的,对乌启用核武器风险增加同时,一些迹象表明,它同样试图控制战争的后果——比如其刚刚宣布单方面在马里乌波尔市终止进攻,开辟人道主义走廊,从中可见其不希望战争彻底破局,堵死和谈通道,或者为西方直接军事介入创造机会。

Modified on 2022-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