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仁卓嘎:坚持真理——记境内两代藏族媒体人的选择

0
西藏被中共占领后,当局成立了各种各样的“涉藏官方媒体”,以“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传播党和政府的声音,驳斥达赖集团的歪理邪说”。
供职于民族区域新闻事业的藏人知识分子,即便受各种宣传方针的限制,不能报道真实的西藏情况。但是,两代媒体人却秉持着真理,以流亡或退出工作单位的方式,表达着对社会现实的抗议,为西藏民族捍卫真理,秉持公义。
稍微熟悉一点西藏问题的朋友,一定知道“挪威西藏之声”电台,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该台创办时期,一位早已去世,却在西藏境内外均担任过记者,为电台成立做出贡献的流亡藏人媒体人贡桑白觉的身世。
贡桑白觉,是中共“和平解放”西藏后培养的第一代藏人记者。毕业于中央民大的他,被分配至自治区最权威的机关报《西藏日报》担任记者。文革开始,西藏宗教文化和语言遭到彻底劫难之时,贡桑白觉啦毅然经不丹流亡印度。旅居印度期间,他写下了藏文回忆《烧不死的西藏》一书,向流亡藏人介绍文革时西藏遭到惨痛蹂躏的情况。这本书,可谓第一本在海外出版的与西藏文革有关的藏文著作。与白玛本《曲颈六星》(西藏时报社出版发行),图登堪尊《中国统治下的拉萨回忆录》(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杀劫》等著作出版时间还早。1990年代,当面向西藏境内播出的挪威西藏之声成立时,他成为电台的第一批创业者。人们经常看到他在达兰萨拉的各种会议跑来跑去,奔波采访,把各方意见传达给全世界藏人。虽然是中国培养的传统型媒体记者,但他很快学会了计算机写稿等新技术传播手段,并关心提携着在电台工作的记者后辈,他在流亡社区实现了从党媒喉舌到为藏民族发声做贡献的人生价值,只是为了抵御谎言,说真话。
1978年后,青海藏语广播电台又入职了一些新一辈主持人,颇受境内藏人喜爱的主持人卓玛,却突然辞职离开了电台。
虽然中国成立了民族语言的广播电视频道,不过,本来里面的新闻节目虚假不已,加上新闻工作遭受严重审查,重大消息不能第一时间直播播送,真实性与及时性是0,境内藏人对其丝毫没有信任。中共想让藏人看官方新闻,但境内藏人把仅有的藏语广播电视频道当成娱乐消遣的工具,也从该台发布的藏语广告中购买生活用品。
但是,民族区域早已成为了中国一些低端商品的倾销地,低端产品在东部找不到销路,就只好出口购买力低的开发中国家,以及消费者维权艰难的民族区域。与低端商品伴随而来的,就是虚假商业广告对藏语媒体的各种侵蚀。使得藏区群众对官方媒体平台更加嫌恶。事实上,曾经被捕的西藏前政治犯,安多藏人网络博客作家雪合江先生,就在博文里写过这一社会现实。
卓玛从青海广播电台辞职之前,就接到电台要求录制一则广告藏语版的任务,但是,卓玛非常了解这是一则虚假的广告,不愿意为了一些钱而不负责任地录制广告,使得农牧区听众误买低劣商品而受害。于是,卓玛选择从青海广播电台辞职。以丢官媒“铁饭碗”工作为代价,为的是自己在听众中的声誉。
从贡桑白觉到卓玛,两代藏人为了真理和正义,在不同时代做出了相同的良心抉择。
中国人很难理解体制内“喝着牛奶”的藏人(藏人云:在体制内就犹如家里有了一头奶牛)坚持真理而与不公不义做出的不妥协的斗争和牺牲,才旺罗布先生的突然离去,使得西藏自由事业的斗争之路上又点亮了一盏真理的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