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慧燕:三一八惨案倖存者 鲁潼平为历史作证

0
 曾慧燕 曾慧燕 2022-04-16 07:00

文字|曾慧燕

2022  4.16      

2006年是“三一八惨案”80周年纪念,现居纽约、101岁的鲁潼平,被纽约华文界称为“中国近百年历史巍然犹存的见证人”,他相信自己很可能是目前“硕果仅存”的“三一八惨案”活见证(已故)。当年他与死神擦身而过,一直将这段血淋淋的历史尘封在记忆深处。80年后的今天,作为倖存者,他为历史作见证。
 

Image

魯潼平99岁生日,画家虞曾富美(右一)等朋友为他庆生。(曾慧燕攝)
“以史为鑑,可知兴替;以书为梯,可冶情操。”1926年的3月18日,在北京铁狮子胡同(今张自忠路)北洋军阀段祺瑞政府国务院大门前,段祺瑞政府下令军警用棍棒、刀枪杀害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爱国学生民众,造成47死、近两百人受伤的惨剧。这一震惊中外的流血事件,史称“三一八惨案”。
 

Image

魯迅稱「三一八」慘案这天,是“民国以来最黑暗一天”。
鲁潼平1905年生于四川潼川,去年在纽约度过一百岁生日。虽然他自称“老骨董”,但头脑灵活,思路清晰,说话有条不紊,对80年前的往事,至今记忆犹新。
 
  • 与死神擦身而过
 
他说,1926年他就读北京清华学校(后叫清华大学),3月17日晚,他接到清华学生会通知,要他第二天参加请愿活动。18日上午10时,北京各界五千多人在天安门举行“反对八国通牒国民示威大会”。会后,两千多人组成请愿团,赴国务院请愿,要求驳回“最后通牒”,驱逐八国公使。
 
鲁潼平回忆说,请愿队伍从天安门出发,经东长安街、东单牌楼、米市大街、东西牌楼,大约下午一 点半,到达铁狮子胡同段祺瑞政府国务院大门前(今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这里已布满全副武装的卫队,戒备森严,杀气腾腾。鲁潼平等请愿人士“初生之犊不怕虎”,“我们排着队,手挽手,高呼‘打倒帝国主义’、‘驱逐八国公使’等口号,并高唱《国际歌》”,现场气氛慷慨激昂,鲁潼平为之热血沸腾。
 

Image

1926年3月18日,在北京铁狮子胡同段祺瑞执政府门前,军警向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开枪射击,用大刀砍杀,当场打死47人。图为民众悼念死难者。

突然,卫队警官拉响警笛,笛声未完,段祺瑞的卫兵已举起枪来瞄准人群。有人大喊:“清华同学趴下来!”话音刚落,劈劈啪啪的枪声响了。游行队伍赶忙四散躲避,很多人中弹倒地。
 
鲁潼平说:“当时我还年轻,胆小怕死,哪见过这种场合!听到枪声大作,我吓得魂飞魄散,拚命往人多的地方钻,然后抱著头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等到枪声停止后,鲁潼平从地上爬起来一看,请愿群众已鸟兽散,现场一片死伤枕藉,血溅满地,不远处有女子中弹仰卧。他赶紧逃离现场,沿着铁狮子胡同往东长安街直奔。他强调,当时真的是吓破了胆,慌不择路,但鬼使神差似的,他没有跟着其他清华的同学往西长安街走,而是背道而驰。他在清华的同班同学丁绪淮(后来成为著名化学工程学家和教育家)由于往西边走,被士兵从背后开枪,三颗子弹穿入胃部,经抢救虽捡回一命,但三颗子弹从此留在体内跟随他一生,直至1990年去世。
 
当鲁潼平跌跌撞撞逃回家中时,母亲看见他大惊失色,“哎哟!不好了,你受伤了!”鲁潼平闻言低头一看,才发觉身上穿著的长袍血迹斑斑,他奇怪自己身体为何毫无疼痛感觉。母子俩细细检视,发现他毫髮未损。惊魂甫定,他才想起自己身上的血渍应是来自清华同学韦杰三,“因当时韦杰三中弹倒地时,我距他只有一步之遥”。
 
鲁潼平回忆,韦杰三中弹倒地,身旁两位同学冒死扑上去将他救出来,但因他腹部连中四弹,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三天后(3月21日)去世,年仅23岁。他记得韦杰三是广西蒙山县新圩镇人,大他两岁。对韦杰三的英年早逝,他毕生难以忘怀。
 
惨案发生后,清华大学将韦杰三的遗骨安葬在清华校园河南侧山坡上,还特意从圆明园废墟上,移来一根大理石断柱作为墓碑。1929年,北京各界纪念“三一八”烈士殉难三周年,在圆明园旧址内设立了“三一八烈士公墓”,于3月18日举行公葬大会,韦杰三的遗骨也移至“圆明园烈士公墓”安葬,不过清华校园依然保留他的死难纪念碑。当时在清华大学任教的朱自清,为韦杰三等年轻学子之死悲愤填膺,写下沉痛的悼文《哀韦杰三君》。
 
  • 人生观自此改变
 
大难不死。鲁潼平说,“三一八惨案”是他此生最大的劫数和危险。他本来就对政治缺乏热情,事后他才知事件背后“有共产党介入”,如中共党员李大钊、赵世炎、陈乔年等人。这次与死神擦身而过,他更加视政治为洪水猛兽。此事改变了他的人生观,他立志用文学报国,以笔杆子对抗枪杆子。
 

Image

“三一八惨案”点燃了中国民众的怒火。

就在那年夏天,经清华校长推荐,他到上海《申报》实习三个月。翌年(1927)他以优异成绩获公费留学美国。先在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攻读新闻,隔年转往芝加哥大学,改修文史和国际关系,获哲学学士学位。
 
1930年3月,鲁潼平回国服务,历经八年艰苦抗战。曾任国民政府外交部编辑室副主任、国立浙江大学西洋文化史教授和英文《自由西报》主笔等。1949年政权易手,一年多后,一个偶然的机缘,他前往香港,任《纽约时报》驻香港助理记者五年。1955年应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聘请再度来美,研究编撰《民国时代中国名人传记辞典》。
 
鲁潼平说,在“三一八惨案”的47名死难者中,七个是中学生,最小的年仅12岁,最为世人所知的是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女学生刘和珍、杨德群及燕京大学女生魏士毅等。刘和珍死得甚惨,子弹从背部入,斜穿心肺,是致命伤。同去的张静淑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在场的杨德群也想去扶她,同样被击,子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立刻倒地,但她还能坐起来,没想到一个卫兵再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当场死亡。
 
  • 历史惊人相似
 
1926年3月25日,文学家鲁迅为“三一八惨案”写了沉痛的悼文《记念刘和珍君》。当时北师大为遇害的刘和珍和杨德群举行追悼会,鲁迅应北师大学生要求而写此悼文,因为“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鲁迅)的文章”。
 

Image

“三一八”惨案发生后,悲愤交加的鲁迅,写了《記念刘和珍君》。

鲁迅称3月18日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英国《泰晤士报》称这次事件是“兽性”的惊人惨案。
 
鲁迅在《记念刘和珍君》一文中写道:“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澹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著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这句鲁迅名言,成为千古名句为世人传诵。
 
  • 段祺瑞吃素悔过
 
段祺瑞孙女后来撰写回忆录,为段祺瑞在“三一八惨案”中扮演的角色辩护,指段祺瑞对开枪事前不知情, 当他知道卫队打死徒手请愿的学生后,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之后并处罚凶手,从此终生吃素,以示忏悔。
 

Image

“三一八”惨案发生后,临时执政段祺瑞女儿段式巽说,父亲为此长斋礼佛,以示忏悔”。 
鲁潼平2006年101岁,1926年“三一八惨案”时年21岁,他当年的同班同学都已作古。回首前尘往事,他颇有“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之感。
 
他说,2006年“三一八”纪念,倏忽已是80年,现在他所能记忆的人,已寥若晨星,但作为“三一八惨案”倖存者,往事历历在目,他永远忘不了那些死去的同学。他相信自己是硕果仅存的历史见证人。
 
80年过去了,历史在行走。47名死难者的名字或许无人记起,但却深刻烙在鲁潼平的脑海中。“要知道在碑文名字的后面,都有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而不仅是一个冷冰冰的数字。我们记住他们,也是记住自己。我们无法知道明天将怎样,但我们不能忘记先烈们曾为了我们的明天而流的鲜血”。
 
三一八惨案”小档案

“三一八惨案”发生在1926年3月18日,据称“这是国共两党最早联合进行的一次反帝国、反军阀斗争”。
 
“三一八惨案”的历史背景是,1926年3月12日,冯玉祥国民军与奉军作战期间,两艘日本军舰护卫奉系军舰进入大沽口,并砲击国民军,守军死伤十余名。国民军开砲自卫还击,将日舰逐出大沽口。事后,日本认为国民军破坏了《辛丑协议》,与美、英、日、法、义、荷、比、西八国公使,在16日向段祺瑞政府发出最后通牒,提出拆除大沽口国防设施要求,限令48小时答复。同时八国派军舰云集大沽口,用武力威胁北洋政府。
 
事发当天,北京学生联合会已决定在3月16日示威游行。当八国最后通牒提出后,更加激起京津及全国人民的愤怒。3月16日请愿游行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求政府严拒“八国联军”的最后通牒。
 
16日上午9时,各校学生按预定计画,手持“反对帝国主义干涉中国内政”、“支援大沽守军”、“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废除辛丑合约”等标语的小纸旗,列队向天安门出发。游行队伍在各校门前即遭到武装警察截击,师范大学、女师大、清华等校的同学,受重伤者40余人,双方对峙到黄昏。警察撤走后,才将受伤同学送医院救治。
 
3月16日、17日,在北京的国共两党开会,由国民党执行委员会代表徐谦及李大钊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北方区委及北京学生联合会,在翠花胡同八号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3月18日上午,再次组织各校学生和群众团体在天安门集会,第二次示威游行。
 
18日清晨,中共北方区委在李大钊主持下又召开紧急会议,检查游行准备情况,赵世炎、陈乔年、共青团北方区委书记萧子璋、中共北京地委书记刘伯庄,分别报告了群众的组织和发动情况,拟定了标语和口号,以及游行的路线等。大会议决:通电全国一致反对八国通牒,驱逐八国公使,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撤退外国军舰;电告国民军为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而战。
 
当天上午10时,在天安门举行了“反对八国最后通牒国民大会”,与会的有北京总工会、北京学生联合会、北京反帝大联盟及广州代表团等60多个团体,以及80余所学校,共约五千多人,群情激愤抗议日本军舰侵入大沽口、砲击国民军,以及八国无理通牒中国的罪行,同时声讨段祺瑞政府17日镇压请愿群众的暴行。
 
会后,群众结队前往段祺瑞政府请愿,要求政府立即驳斥八国通牒。当队伍来到铁狮子胡同段祺瑞政府门前时,卫队开枪射击,打死47人,伤两百多人,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三一八惨案”。
 
(原载北美世界日报《世界周刊 》 2006/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