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镇安:评已故余英时教授对香港前景的展望

0

图片作者提供

2021年8月1日,明显反共,认为台湾是中国唯一自由的地方,表示自己只有「人类梦」没有「中国梦」的余英时教授,与世长辞!

作为国际历史学家,余英时教授对中国历史的见解,自然高信度高效度,对中共的批评,当然也自然更铿锵有力!

余英时教授,你认为中共将很快垮台,我同意,但可惜到你死的一天,中共尚未垮台,遗憾!

余英时教授,你认为中国大陆从1949年到现在没有历史,有的「历史」都是假历史,是为了政治宣传而造出来的伪历史。要揭穿伪历史,只有将来学术完全自由以后,资料开放,根据原始资料说话才可以,我更加同意!因此,中国大陆的学术自由至为重要,香港的学术自由更加重要!

2020年7月初,余英时教授当时仍然在生,有香港传媒传真八条问题,希望余教授能够接受访问和回答所有问题,余教授应约书面作答,2020年9月18日完稿,并在稿中表明:「我是因为香港是我的一个故乡,才为此全心全力完成此文」。可惜后来中共严重滥用自己新颁布的《香港国安法》,大搜捕,大检控,香港多间新闻机构遭殃,该香港传媒也给吓怕了,不敢刊登余英时教授的最新真知灼见,直至余教授妻子最近从遗物中发现丈夫的回覆手稿,才揭发此事。

有人估计该香港传媒是《明报月刊》,也有人估计是《信报月刊》,笔者认为应该是《明报月刊》居多!

虽然余英时教授的真知灼见未能在香港面世,但也已经被收录于《余英时评政治现实》一书中,该书计划于2022年5月面世!

2022年4月24日,台湾《自由时报》率先刊登当中的四条问题和余英时教授的回覆,四条问题如下:
1)你认为《香港国安法》将对香港的学术自由构成什么影响?

2)香港各大专院校(包括十间大学)及其校长,都被批评支援学生不足,又表态赞成颁布《香港国安法》,你认为大学及校长这种处理方法是否恰当?

3)2020年「中学文凭试」有一道试题引述资料,问学生是否同意「1900-19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引来教育局官员批评,指试题答案只有弊无利,没有讨论空间,结果相关题目在考试结束后,史无前例地被取消。从历史老师角度,这条题目是否真的没有讨论空间?学生可以有什么回答方向?

4)承上题,现在香港左派老师经常引用钱穆先生于《国史大纲》中「一国之民对国家的历史与文化,要有温情及敬意」这一句话来支持教育局的决定。我们应该如何理解钱穆先生这句说话?学历史应否与民族、爱国主义连结起来?

就余英时教授的回应,笔者也率先评一评,如下:

余教授,你认为中共已经背弃了「五十年不变」和「一国两制」等承诺,并计划把香港转化成一个内地城市!其实,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不争之事实,要提出异议,也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余教授,无奈之中,你对香港的前景,似乎也不是绝对悲观,你认为:「最近两、三年香港各大专学校的学生们,为了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独立所进行的巨大努力,已获得西方许多国家的敬佩和重视。自由世界的共同认识是:无论实际效果如何,这样的努力都是值得坚持下去的。」但是,你认为,对香港前景最重要的,不是大学和大学生,而是创建一种文化氛围,让以天下是非为己任的现代知识人能够不断出现。

不是绝对悲观,但也不是乐观,在中共和特区政府持续滥用《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大环境底下,相信你所谓的「文化氛围」,很难会形成,更遑论学术自由、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以天下是非为己任的现代知识人,就算香港会再出现,应该也会不多,而且一定会被清算,或被逼流亡!

余教授,你说:「所以香港所面临的危机是全面性的,局部的得失尚在其次。」我不同意,我认为局部的得失并非其次,局部的得失同样重要;因为公民社会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环环紧扣的,既然知道面临的危机是全面性的,就更加要把每一个环节都做好,以免中共可以乘虚而入,所以,香港人应该继续坚守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学术自由,继续以行动和金钱来支持剩余下来的独立媒体和自由新闻工作者!

此外,感谢余教授你也提醒了大家很多已经一早忘怀的历史和事实,如下:

一、1972年,日本田中角荣首相去北京会见毛泽东时,首先为日本侵略深表歉意。当时毛泽东说:「我们也感谢日本『皇军』侵华,使得中国的革命得以完成。」(否则,共产党今天就不能够统治中国!)
二、孟子说:「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三、古老观念「多难兴邦」,是在中国流传得最广的观念之一。

四、1940年《国史大纲》出版,很受知识界推重,只有中共提出最严厉的批评。

五、中共作家胡绳写了一篇极长的书评,集中火力,攻击《国史大纲》中「温情与敬意」之说。

六、中共根据历史唯物论,认为秦汉以下两千多年中国都在「封建」体制的宰制之下,只应该受到谴责,不应该有「温情与敬意」。

七、中共对《国史大纲》的敌视一直未变,1959年还在官方的刊物上大加批判,传布海内外。

总括来说,余英时教授对香港前景的担心和忧虑,是确实存在的,而且笔者较余教授更为悲观,单看国际社会无法要俄罗斯停止侵略乌克兰,已经知道,今时今日,像「俄罗斯」和「中共」等威权政治和强权实体,随时可以任意妄为,有恃无恐,台湾的自由可以继续维持多久也难料,更何况是香港!所谓「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相信短期内,也只能够停留在大家的精神世界内!谢谢!

【余英时教授简历】
一、解放前,余英时已经入读 北平「燕京大学」历史系;解放后,辗转到达香港后继续学业。余英时1950年起入读香港「新亚书院」及「新亚研究所」,师从国学大师钱穆,1951年开始在报刊发表文章,1952年毕业,是香港「新亚书院」第一届毕业生,毕业后在香港小学教书两年;后来留学美国「哈佛大学」,师从当代汉学泰斗杨联升教授,受西方学术训练,并取得历史学哲学博士学位。 1980年代,余英时经常在台湾发表许多政论文章,为党外运动发声,颇获当局重视。
二、余英时曾任美国「密西根大学」副教授、「哈佛大学」教授、香港「新亚书院」校长兼「香港中文大学」副校长、「新亚中学」校董会成员、美国「耶鲁大学」历史讲座教授,及「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并曾于1991年至1992年间,任美国「康乃尔大学」第一任胡适讲座访问教授。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侯镇安
2022.4.30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