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C
Los Angeles
星期一, 11月 28, 2022

浮蚁|王五四:圣人连岳

0
9

04/30/2022

四川封面新闻记者在深圳报道孟晚舟归来,电脑竟然被人群中窃贼偷走。我的朋友宋石男评论说,这小偷的行为是一个寓言:当你为晚舟归来而热血沸腾的时候,你可能正在失去某些重要的东西。

一些人失去,一些人必然得到。比如连岳,就得到了“圣人”封号。这封号来自他的粉丝。他的粉丝是粉红色的,他这个圣人也是粉红色的。

image
image

粉丝们太客气,只叫连岳圣人,没叫他民族英雄。他们太没出息了。孟晚舟是不是民族英雄我不知道,但连岳一定是民族英雄。他的感想很敢想,说美国是霸权主义、强盗主义,说他们的文化基因是强盗,说他们的政治体制只有一个目标“奴役和掠夺全世界”,希望连英雄的这番话能让美国政府悬崖勒马,能让美国人民奋起抵抗邪恶政权,同时也希望广大连英雄的粉丝踊跃购买他的商品,让他早日财务自由移民美国,同时建议连岳老师改个名字,镰刀挥得更自如,割起韭菜更直接更快乐——镰乐。

image

image

很多人说连岳变了,其实他根本没变,早年他一直在谈自由,不是你们自作多情想的那个自由,而是财务自由,眼瞅着做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无法财务自由,那就做卖国货的电商民族英雄呗。只不过“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无脑者的钱好赚,但也要见好就收,否则被反噬的命运谁也逃不掉。再者,领导人都说了,“有一千条理由搞好中美关系”、“宽广的太平洋足够容纳中美两大国”,你为了卖点货一个劲地制造对立和撕裂,有点像赵本山老师说的“老鼠给猫当三陪挣钱不要命”。你以前说过“一谈到给予其他国民像你一样的自由,你就把头埋进沙堆,水米不进,除了说你特别蠢、特别坏以外,可能也找不到什么别的形容词了。”我把它简化成“蠢逼坏逼”,除了这个,我的确也是找不到别的词形容你了。

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孙耀庭说,“看到皇帝大婚,我高兴的一夜没睡。那个婚宴场面啊,盛大的不得了,打心眼里为我大清的繁荣昌盛感到无比自豪,感觉大清国会一直这样强大稳定下去,再执政一二百年都没问题。”这话看着合情合理,但一琢磨味儿就不对,作为一个不完整的男人,看别的完整男人娶媳妇,心里难道只有高兴吗?但太监的高兴又确实是由衷的。大清的繁荣稳定跟别人的关系或许不大,跟太监的关系可太大了,太监依附于那套体制,身家性命财务自由全靠它了。这样的选择我也能理解,怕就怕是你刚净了身,大清亡了。孙耀庭说这话时,大清已经亡了十年,说完这话两年后溥仪被赶出紫禁城。当然,这语录完全可能是假的,不过没关系,孙耀庭可以向连岳学习,翻手为自由覆手为财务自由,只不过把根留住这件事,是心中永远无法释怀的痛了。

可是连岳才不会管什么根的问题,他早已彻底虚无,一个彻底虚无的人是不会要什么根的,他只要他的生意,他不会管那些自由派怎么看,他认为自己比他们有钱,而有钱就是成功。如今五毛也内卷得厉害,要守住自己的生意,就必须更大幅度地撅起屁股,高点,再高点,没事,再试,总能卖下去。粉丝说他是圣人,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不过他不配称大盗,他更像个小偷,偷他的过去,塞进他的未来中,他不需要自由,只想背着他的梦,一步步向前走,他给的永远不重,永远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