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印度贸易激增:政治紧张和德里“自力更生”并未影响双边贸易

0
5

图像来源,REUTERS   印中关系紧张导致大批印度人倡议抵制中国商品

尽管印中政治关系紧张,但是来自中国海关总署的贸易数据显示,双边贸易在2021-22财年同比增长44%,达到近1300亿美元。最让德里担忧的是,印度方面的贸易逆差猛增到770亿美元,远高于上一财年的450亿美元。

自从两年前印中军队在拉达克附近发生冲突以来,面对全国高昂的反华情绪,印度政府致力于大幅削减从中国的进口。印度宣布禁止数十款中国应用程序,推动自力更生。很多普通印度人还砸烂“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并曾发誓永不购买中国产品。

印度的“自力更生”运动

早些时候,印度试飞第一架国产轻型飞机,这是政府推动自力更生的一个实际例子。第一架印度国产17座飞机将阿鲁纳恰尔邦(中国称藏南)的五个偏远城市与阿萨姆邦连接起来。

在过去两年中,尽管印度在印中关系恶化大背景下推动被很多印度学者称为“游戏规则改变者”的自力更生政策,但最新双边贸易数据显示,这方面的努力似乎进展不顺利。相反,印度对中国的贸易依赖猛增。例如,作为世界第一大仿制药品生产国的印度曾承诺会逐步停止从中国进口活性药物成分(API),也就是生产仿制药的原材料,而如今进口量已上升93%。

羟基氯奎因(Hydroxychloroquine)

图像来源,REUTERS  羟基氯奎因(Hydroxychloroquine)

中国方面发布的数据称,印度在2021年4月至2022年3月期间从中国进口了价值1034.7亿美元的商品,此前一年数字接近660亿美元。印度对中国的出口也从2020-21年的175.1亿美元增加到2021-22年的264.6亿美元。

最令印度政府担心的是,对华贸易逆差已从2020-21年的440.2亿美元飙升至770亿美元。有印方专家直言,减少对中国进口依赖的努力失败了。

BBC记者为此访问了印度和中国的专家,请他们谈对上述最新数据的看法。

中国专家的看法

中国四川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国南亚研究中心协调员黄云松教授认为,尽管中国和印度仍然受到边境紧张局势的影响,但双边贸易仍按预期增长的现象,至少说明了三点问题。

  • 一、中印贸易关系遵循经济逻辑而不是地缘政治逻辑;只要双边经贸合作符合各自国家利益,无论“糖衣谎言”如何欺骗,任何内外势力都不能轻易阻挡其发展和增长。
  • 二、边界问题只是中印关系中的一小部分;当边界局势通过共同努力得到控制时,双边关系大体不会全面恶化。
  • 三、中国和印度在经济和贸易领域是相辅相成的,这证明了贸易关系的相互依存性和弹性。简而言之,双方都应该对最新贸易数据感到鼓舞和高兴,并将其视为信心的来源而不是焦虑的来源。

黄教授还表示,近来越来越多的人对乌克兰战争对全球供应链安全所构成的严重威胁表示关注,并认为这场战争特别是对能源、化肥和食品等国际商品而言,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影响将是持久的、重大的和极具破坏性的。他说,美国、北约和欧盟对乌克兰战争的态度“无助于和平解决”,并可能进一步加深全球供应链危机,不符合中印两国的国家利益。

他认为,鉴于俄罗斯是主要大宗商品供应国之一,与俄罗斯建立更紧密的贸易关系,绝对是中国和印度的正确选择。尽管西方提出了毫无根据的指责和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但中国和印度没有理由为西方在颠覆欧洲安全框架方面的战略错误付出代价。

他还表示,中印都是正在崛起的发展中国家,终极目标是在确保良好的战略环境,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实现民族复兴。 如果中国和印度相互对抗,上述目标就将是“白日梦”。因此,没有理由停止双边贸易的增长。 对于中国印度等庞大的发展中国家来说,1300亿美元的贸易额不是太高,而是太低。

工厂车间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印度政府大力推动“自力更生”

印度专家的看法

印度德里FORE管理学院中国事务专家费萨尔·艾哈迈德博士表示,印中双边贸易“注定要增加”。他也总结了三个原因:

  • 一,与地区任何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运营规模、技术和全球价值链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
  • 二,Atmanirbharta(自力更生)政策不是单单针对中国的,而是一项以国内发展为中心的政策,旨在提高印度自己的国产能力;减少自己的“供给侧限制”。因此,自力更生不是相互依存的终点,而是在继续增加印度印度国内产出的同时,经济相互依赖性也会提升。
  • 三,如果印度打算成为一个主要的出口国,也必须成为一个主要的进口国。对印度来说,中国是最重要的进口来源,因为具有成本效益,并且已经为大多数商品建立了功能性的供应链。

他说,减少与中国贸易不平衡的一种方法是关注供应链弹性倡议(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和中国+1,尽管这两者都没有为印度带来预期的结果。

亚洲国家领导人2018年参加在印尼雅加达举行的RCEP会谈

双边自贸协定和RCEP

艾哈迈德认为,减少与中国贸易不平衡的一个好方法是谈判一项印中贸易和投资协定(印中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其中不仅应包括货物贸易和投资流动,还应包括加强服务贸易的市场准入。这样的协议将有助于明确两国可以给予对方多少关税优惠,从而为逐步增加这些让步铺平道路。

他指出,这是印度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一个主要障碍,因为如果加入RCEP,印度工业担心中国商品会涌入印度市场——RCEP呼吁逐步取消集团内超过90%的商品交易关税。

RCEP集团现在包括15个国家,此前印度于2019年11月选择退出谈判。

艾哈迈德博士说,如果谈判达成印中协议,印度就可以很好地谈判自己的经济利益,从而寻求改善印度在中国出口的市场准入,减少贸易不平衡。此外,应鼓励来自中国的“合法”外国直接投资流入,以抵消和减少双边贸易不平衡的影响。

他还建议印中协定应包括服务贸易,以便印度在中国的服务业获得更好的市场准入。尽管印度寻求的这项服务协议在RCEP谈判中效果不佳,但有可能在与中国的双边层面上产生更好的结果。

专家指出,印中贸易和投资协议将是一件大事,涉及多个层面的谈判,也将非常耗时,但将有可能为印度中国双边贸易不平衡的合理化做出巨大贡献。并还将为印度在未来加入RCEP提供可能,从而为印度和中国创造双赢的局面。

印度专家指出,最近印度与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也可能为印中贸易和投资协议开创了“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