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跨国抓捕”(上): 在麦加”消失”的穆斯林

0

一名在麦加被捕的穆斯林妇女 美联社图片

最近,一对维吾尔母女在沙特阿拉伯求救的视频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使得中国式的“跨国抓捕”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在中国政府长臂管辖,到别的国家抓捕中国公民的案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维吾尔人。最新的案例显示,与中国加深贸易及政治联系的中亚国家,正在成为中共拘捕海外维吾尔人的帮凶。被穆斯林视为安全圣地的沙特,如今更变成维吾尔人可能”被消失”的危险国度。本台记者唐家婕采写了特别节目《中国式“跨国抓捕”》,以下请听上集:   在麦加“消失”的穆斯林。

救救我们,他们要送我们去中国”

“这是我女儿,我们在警车里,救救我们……。”这段4月9日被公布的视频,是外界最后一次看到与听到维吾尔女性维阿布拉·布赫里切姆(Abula Buheliqiemu)及女儿的身影。

视频显示,在阴暗又晃动的车厢中,阿布拉·布赫里切姆声音颤抖,她描述自己跟女儿正在被沙特警察送往首都利雅德的路上,将被遣送回中国。她反复恳求着: “救救我们!”

维吾尔女性阿布拉·布赫里切姆(Abula Buheliqiemu)(右)及她十三岁的岁女儿今年四月于麦加遭沙特政府拘捕 (图片来源:维吾尔人权计划)

维吾尔女性阿布拉·布赫里切姆(Abula Buheliqiemu)(右)及她十三岁的岁女儿今年四月于麦加遭沙特政府拘捕 (图片来源:维吾尔人权计划)

旅居挪威的维吾尔学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告诉本台,阿布拉最后一次留话给他也是在4月9日那天。“当时,她已经到了利雅德的关押中心,她说正在等待中国使馆的人员,她说被告知再过三小时就要被遣返(回中国),她一直在哭……。”

至截稿,驻沙特中国大使馆及沙特官方并没有回复本台的置评请求,本台无法单方核实消息的真实性。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发布的消息,阿布拉与她十三岁的女儿3月31日于沙特阿拉伯麦加(Mecca)附近被拘留、护照被没收。沙特警方告知,她们即将与两名已被关押的维吾尔男子一起被遣返回中国。这两名男子分别是阿布拉的前夫努尔梅提・鲁泽(Nuermeiti Ruze)以及宗教学者埃米杜拉・瓦利(Aimidoula Waili)。

努尔梅提与埃米杜拉在2020年11月于麦加遭警方逮捕后,被关押至今。

“就我了解的情况,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明确的指控,官方也没有说明他们为什么被逮捕、没有给任何文件就任意拘捕,这非常奇怪。” 熟知相关情况的阿不都外力告诉本台,不仅没有官方渠道了解情况,他四处帮忙询问后也发现,没有当地的律师愿意代理这个国际关注的案件。 “我在沙特政府工作的朋友私下告诉我,维吾尔人别到沙特来。”

维吾尔男子努尔梅提・鲁泽(Nuermeiti Ruze)(左)及宗教学者埃米杜拉・瓦利(Aimidoula Waili)2020年11月于麦加遭沙特政府拘捕 (图片来源: 保护卫士)

维吾尔男子努尔梅提・鲁泽(Nuermeiti Ruze)(左)及宗教学者埃米杜拉・瓦利(Aimidoula Waili)2020年11月于麦加遭沙特政府拘捕 (图片来源: 保护卫士)

包括保护卫士、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等在内的多个人权组织公开呼吁,沙特当局必须立即停止所有遣返这四名维吾尔人的计划。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在中国的新疆地区,有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在集中营里接受洗脑教育,这些人的人权不能得到保障。中国政府否认这一指控,但是却在世界各地试图将逃离中国的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抓回中国。

国际特赦组织中东与北非区域副秘书长马洛夫(Lynn Maalouf)说: “强行遣返这四名维吾尔人不但不合情理,更违反沙特阿拉伯的国际法义务。沙特阿拉伯当局绝对不能将他们送回中国,连考虑这件事情都万万不可。在中国,他们将遭受恣意拘留、迫害,甚至可能遭受酷刑。”

阿不都外力4月28日表示,在事件被媒体曝光、国际高度关注后,据他了解,目前四人仍在关押中心,尚未被遣送回中国。

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2022年4月2日斋月首日在麦加大清真寺祈祷(法新社)

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2022年4月2日斋月首日在麦加大清真寺祈祷(法新社)

“你要赶快离开沙特”

这四名维吾尔人都是在宗教圣地麦加被逮捕的。

根据“保护卫士”的纪录,2020年11月,努尔梅提与埃米杜拉是在沙特警察以及疑似中国使馆成员的协助下,在麦加的住所里遭逮捕。

在被逮捕之前,埃米杜拉曾向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表示,中国驻沙特领事馆要求沙特当局将他遣返中国,他担心自己会有生命危险。埃米杜拉曾告诉记者,他从土耳其赴麦加朝圣,然后向当地的维吾尔社群发表演讲,“我认为中国政府人员听说了我的演说,并对此感到十分生气。沙特当地一位维吾尔人告诉我,沙特警方正在找我,因为中国使馆要他们把我遣返回中国。”

努尔梅提与埃米杜拉被捕后,人在土耳其的阿布拉仍能与前夫保持联系。直到今年3月20日,阿布拉接到来自努尔梅提的最后一通电话,他告诉阿布拉两人可能被遣返回中国的消息,他还说自己已向沙特当局表示,“宁愿死在这里也不愿被送回中国”。

阿布拉对前夫的情况感到担心,才带着女儿前往沙特。没料到几天后,阿布拉与女儿也在沙特遭拘捕。

“我告诉她,你要赶快离开沙特,为了你和你女儿的安全。如果你也被逮捕了,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跟记者说、跟国际组织说,所以赶快离开沙特、尽快离开!” 阿不都外力回忆道,“但她对我说,她如果离开沙特,没有人会知道她的前夫到底发生什么事……这是事实,我们通常都在几个月后才知道(维吾尔人被沙特政府)遣返回中国的案件。她还告诉我,一个真正的穆斯林在麦加可以感受到安全、感受被阿拉保护、就像在家一样。”

伊斯兰教圣地麦加(美联社图片)

伊斯兰教圣地麦加(美联社图片)

穆斯林圣地为何不再安全?

是什么原因让穆斯林的圣地变得不再安全?

“2020 年,沙特阿拉伯与其它四十五个国家签署了一项支持中国在新疆进行大规模拘留运动的信函。 这是沙特政策的一个转折点。” 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的研究员布拉德利.贾丁(Bradley Jardine)指出,沙特有一项保护受压迫穆斯林的政策,为他们提供永久居留的资格,因此吸引穆斯林到此定居。不过,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在2019年2月对北京进行国事访问时,发表公开声明,支持中国以“反恐”的名义针对维吾尔人,又进一步支持北京在新疆的大规模拘留行动,在沙特的维族人感到越来越不安。

这些不安的情绪是有依据的。贾丁(Bradley Jardine)在刚出版的研究报告《钢铁长城:中国打压维吾尔人的全球运动》(Great Wall of Steel: China’s Global Campaign to Suppress the Uyghurs)出版中统计,过去四年,至少有6名维吾尔人被从沙特遣送回中国。

其中,中国经常利用海外维吾尔人到麦加朝圣时进行拘捕或诱捕。比如2018年,拥有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合法居留权的维吾尔人奥斯曼·艾哈迈德·土赫提(Osman Ahmat Tohti)在麦加朝觐期间被当地警方拘留,并被强行遣返中国,从此失去音讯。

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的研究员布拉德利.贾丁(Bradley Jardine)撰写的研究报告《钢铁长城:中国打压维吾尔人的全球运动》封面(威尔逊中心官网截图)

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的研究员布拉德利.贾丁(Bradley Jardine)撰写的研究报告《钢铁长城:中国打压维吾尔人的全球运动》封面(威尔逊中心官网截图)

沉默的”帮凶”

不只在沙特,阿拉伯世界的至少六个政府——埃及、摩洛哥、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都有应中国的要求拘留或引渡了维吾尔人的案例。2017年到2019年间,埃及曾大规模抓捕上百名境内的维族学生,把近二十人遣送回中国;另一个受瞩目的案例是摩洛哥在2021年12月将三十四岁的维吾尔青年、电脑工程师艾山(Yidiresi Aishan)引渡回中国。

2021年12月被摩洛哥引渡回中国的34岁维吾尔青年、电脑工程师艾山(Yidiresi Aishan)(Safeguard Defenders/AP)

2021年12月被摩洛哥引渡回中国的34岁维吾尔青年、电脑工程师艾山(Yidiresi Aishan)(Safeguard Defenders/AP)

“现在维族的倡议人士很难再进入中亚,”海外维吾尔人的组织世界维吾尔大会执行委员会主席乌麦尔·卡纳特(Omer Kanat)回忆自己被遣返回土耳其的案例,“我在2010年访问哈萨克斯坦时就被边境官员拦住,我在机场被哈萨克安全人员审问,问我为什么来中亚?访问的目的是什么?我说,我想探望我在哈萨克的很多朋友,还有在哈萨克的亲戚。他们告诉我,上海合作组织的任何成员国都不允许你入境。然后,他们把我遣送回土耳其。”

根据美国非营利机构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及阿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Oxus Society for Central Asian Affairs)合作统计的数据,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 2014 年发起“人民反恐战争”以来,中国对维吾尔侨民的镇压行为显著增加。这8年来,中国政府跨境拘留、遣返、引渡维吾尔人的案例就有超过1300人,且大多数来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

“我一定要强调,真正(被跨国抓捕)的规模一定更大。许多维族人不敢公开发声、或担忧为在新疆的亲人造成麻烦。”贾丁还提到,中国还会利用拒绝更新护照或旅游文件的方式,让维吾尔人在这些国家进退两难,最后遭遣返回中国,关进拘留中心。

贾丁说,外界常对于穆斯林国家成为中国压迫维族人的“帮凶”感到意外,但背后除了有与中国利用地缘政治的力量、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等经济利益的诱因外,这些国家本来就是政治上更加极权、信息更受控制的体制。

阿不都外力感叹,对受到压迫而流亡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来说,中国式的跨国抓捕让他们即使逃离了中国,仍继续活在恐惧之中。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