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君朔:处于困境中的独裁者最危险

0

赵君朔 / 思想坦克 2022 年 5 月 2 日

2022注定是多灾多难,充满动荡的一年。不光是因为看不到尽头的俄乌战争让困扰全世界的通膨难题雪上加霜,中共的政经走势也正如顶尖政经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去年12月出版的《2022首要风险报告》,和知名金融大鳄索罗斯1月底在史丹佛胡佛大学的演讲中所言,正陷入盲目坚守「动态清零」政策的泥沼中,除了引发上海强烈民怨和各种不良副作用却仍一意孤行,还面临难以迅速清零、全国其他大城市都处在随时被封城的不安状态中。

封城清零已付出可怕的经济代价

如此灾难性的强力封城政策不只无法凸显习近平引以为豪却光环不再的中共抗疫模式,根据几位中国籍经济学家的统计分析预测,还会付出严重的经济代价:如果北上广深四大城市都全面封城一个月的话,这四地各自损失61%的实质GDP,中共整体的实质GDP会下滑12%。在一月受到Omicron疫情冲击前,中共的经济已因为房地产部门陷入严重信心危机、成长注定大幅放缓,现在又面临各大城市随时要被封城、经济活动暂停的新重大风险,为解决此空前困境,习近平却只能提出老药方-加大投资支出,特别是在基础建设领域,以求今年度经济成长率要超过美国。

但连这个以往屡次拉动中共经济的灵丹现在都不太管用了,根据《金融时报》的报导,以河南的省会郑州为例,即使该市官员已经调降了购买抵押贷款的利率、将头期款的比例由60%降到30%并提供首次购房者补助,但这些还是无法让一位当地曾是明星房屋仲介的业绩起死回生,他指出郑州针对疫情规定外来者要先隔离三天(之前来郑州购房的人超过一半是来自外地)还有家户收入的降低都让官方的振兴措施无法拉动销量。

然而房市萧条郑州绝非个案,三月中共最大的30个城市的房屋销售量和去年相比全部都是下降,而且有将近三分之一下降的幅度超过了50%。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也显示2022第一季的新建案开工数量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0%,这还是在至少其他60个城市都推出和郑州类似的刺激买气措施之下。

房市陷入左右为难危机

除了推出措施想拉动购屋需求,身兼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的副总理刘鹤还想要放松对建商手上资金的管制。目前为了确保已经收取买家预售款的建案能顺利完成、交屋而不是陷入恒大资金链断裂,无法按时付款给建商造成项目停工的覆辙,许多开发商收取的预售款资金都被限制只能用在该建案上。

为了让这些房地产开发商有较大的资金运用灵活度,除了许多银行和债券投资人已经宽限了开发商的还款期限外,刘鹤现在想允许他们能用受到地方政府监管的资金先偿还尚未和上下游关联客户清偿的旧债。毕竟在恒大出现严重的资金问题后,其无法偿债的连锁效应持续往产业的上游发酵,也让地方政府对其他财务状况类似恒大的地产开发商进行严格监控,以免危机扩散到整个行业。如果债务能透过这种方式加速清偿,那么房地产这个中共经济成长最重要的部门因为资金流动性不足导致供给面持续紧缩的难题也许有望得到缓解。

但这个方案竟然遭到有常委身分的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韩正和另一位副总理胡春华的反对,他们认为必须要紧盯这些负债情况严重的开发商不能放松。而且即使真的有开发商因为不能用手头上的预售款还款引发连锁效应,让某些银行倒闭,两位副总理认为到时候再靠体质较好的银行予以纾困救援就好。

这场中共高层的政策路线论争其实真正反映的是中共经济问题的严重:之前经济状况尚可时不进行痛苦的改革去戳破泡沫,结果就是房地产部门持续累积高额的债务。现在经济全面下滑了想再靠房地产提振经济,却根本不敢再冒一次让债务迅速膨胀的风险,也就是陷入怎么做都不对的窘境中。

情况恶化不敢随意降息

除此之外,另一个现在让金融界感到意外的现象便是在中共三月出现股市连续大跌后,虽然刘鹤也很快出来安抚市场,但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宽松政策就是人民银行宣布将银行的存款准备率降低0.25个百分点,而没有任何过去市场习以为常的降息。

当然这次身为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小组副主任的人行总裁易纲不愿意考虑用宽松货币政策救市的原因也很简单:面对为了打击不断升高的通膨考虑连续在今年多次大幅加息的联准会,人行如果轻易降息有引发资金外逃、人民币大贬的风险。

前年中共因为率先控制住疫情,最早复工带动经济和金融市场回复成长而成为美欧资金的避风港,但先是去年习近平在滴滴打车不顾中共反对执意火速赴纽约上市后坚决打击科技巨头后已经引发一波外资对中共股票的抛售。今年俄乌战争爆发后,外资因为担心中共暗助俄罗斯也步上遭美欧制裁,以及担心更多地缘政治风险爆发,又开始大举抛售持有的中共股票和债券,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中共在三月便流失了175亿美元的外资,其中包括112亿美元的债券和63亿美元的股票被抛售。

如果人行现在轻易为了救市降息,那么美中两地持续扩大的利差会让外资出走潮雪上加霜,再加上连美中两地十年期国债殖利率都出现自2010年来的首次倒挂─美国殖利率一路走高超过了中共的殖利率,那么到底降息市是能救市还是反而引发人民币汇率急贬和外汇市场动荡便很难说了。

投资部门怯步,消费与出口都因封城雪上加霜

所以想靠宽松的各种货币手段来身为经济成长率重要来源的投资部门已遇到困境,另外两个支撑经济成长的源头─消费和出口其实更不乐观。消费是从前年疫情爆发后始终没有明显回升,现在因为封城限制大小城市居民的活动和就业只会让情况雪上加霜。出口则是在世界其他各国都纷纷找出和病毒共存的路径,工厂都大体恢复正常运作后对中共制造品的依赖会从高峰往下降。

更糟的是到现在上海封城让许多工厂即使封闭式运作也常因为得不到零件的即时送达一样陷入停工、在封闭运作的工厂做好的货品却没有卡车司机可以送到港口以及即使成功送达港口也要先花比之前更长的时间塞在港口船只的上下货。但另一方面,俄乌战争导致的能源和大宗物资上涨会让中共进口需要支持的总额上升,因此中共今年的净出口总额是一定会下降,同样影响到经济成长。

从上面很浅显的分析便可看出,在习近平铁了心要贯彻清零的抗疫政策下却还痴心想同时保有高速的经济成长,维系「东升西降」的神话其实已经注定不可能。在经济一路下滑,民怨也因为上海的粗暴无限期封城而首次明显高涨下,习若是想在年底的二十大打破惯例,风光地成为终身制领导人的话,他势必要要有一些成绩才能提供他称帝的合法性。

独裁者的封闭特性让普丁、习近平同时受累

而习原本的盘算应该是在冬奥开幕前和普丁联合发表对现有美国领导世界秩序发出强烈挑战讯号的宣言,之后暗助普丁火速攻陷乌克兰,扶植傀儡政权后回头对台湾施压,甚至祭出武力威胁来为自己加冕铺路。但现在习却和全世界一样,不但很讶异地看到普丁军队各种不堪作战的问题,解放军的战力和中共经济是否能挡住美欧可能的严厉经济制裁还受到了更仔细的检视,这对一个习惯被吹捧、美言包围的独裁者来说,其实是很难堪的体验。

但中共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对台湾的野心,这也就是为何美中防长进行了拜登上台后的首度会谈后便被媒体揭露,中共还是想和美国用不支持俄罗斯的侵略交易在台湾问题上的让步,而美国直接拒绝了中共的要求。

美国守住底线不接受中共的勒索对台湾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但从上面对近期中共所面对的不利政经情势的分析便能看出,未来印太局势的发展依然让人难以乐观。毕竟对于牢牢控制住人民和其思考,又想建立自己独一无二功业,身边被谄媚小人包围的独裁者来说,它们根本毫无诱因在遇到困难时理性、谨慎地去解决问题,反而会加码编造更多背离事实的理由进行更多冒险期望用赌博的方式让自己脱离困境,普丁这六十多天的各种奇异言行便是最好的例子,只是很不幸的长期都和普丁处于类似情境的习近平也会往同样的路线移动。

小心习近平狗急跳墙

这也就是为什么上一期的《经济学人》会推出一篇名为〈战争在此〉(The War is here)的专题报导谈台海两岸分别从观察俄乌战争得到了什么教训。更早一些《外交政策》月刊刊出了美国知名战略学者Hal Brand探讨这个十年中共可能行为模式的长文,标题叫做「中共衰落的危险」(The Danger of China’s Decline)。因此看着对岸还有俄乌战争传来各种对两大独裁者的坏消息其实短期内台湾还绝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不论是比对历史上的各种前例,还有一路观察中俄两大封闭、自傲独裁者的决策模式,最危险的时刻正一步步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