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国会欲进一步加深瑞典与台湾的外交关系

0

资料照:瑞典国会大厦外景

瑞典乌普萨拉 —

上周四(4月28日)瑞典国会通过了一项决议,提议瑞典政府将瑞典驻台北代表处的名称变更为“瑞典之家”(House of Sweden)。

“瑞典之家”此前一直是瑞典驻美国大使馆的别名。它是瑞典如何看待与台湾关系的一个微妙信号。该提议若得到瑞典外交部的响应,将会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瑞典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会更进一步。

“瑞典之家”是瑞典公共外交的旗舰

“瑞典之家”(House of Sweden)一直是用来称呼一栋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乔治敦的建筑物,该建筑物的使用者包括瑞典驻美大使馆、冰岛大使馆、列支敦士登驻美外交使团以及瑞典商业代表处。自2006年启用至今,“瑞典之家”一直是瑞典在全球最具象徵性的外交建筑之一。

“瑞典之家 “的官网是这样表述自己的,“(瑞典之家)是瑞典价值观的物质体现,比如公开、透明和民主,瑞典之家是瑞典在美国的公共外交的旗舰”。

正因如此,瑞典部分党派和议员在最近几年里,一直致力于在台北也建立一所相同的设施,以彰显瑞典的价值观。

瑞典国会最终在4月28号以205票同意、80票反对,64票缺席的结果通过了该提案。提案的主要推动人之一,瑞典国会副议长、中间党(Centerpartiet)外交政策发言人谢斯丁·伦徳格雷(Kerstin Lundgren)在中间党的官网上表示,“这是一个明确的呼吁,要求政府将该提案变成现实,从而继续发展与台湾的关系。台湾的‘瑞典之家’将会扩大双方在包括民主发展、文化、研究、网络安全、性别平等、法治、可持续的气候解决方案和反腐等领域的合作”。

伦徳格雷同时表示:“与其他民主国家的合作,……, 也有利于我们的安全。俄罗斯在乌克兰的侵略战争以及中国的全球权力野心的彰显,让民主国家之间的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我们必须共同反对独裁政权。”

温和党(Moderaterna)是该提案最初的倡议者。该党的外交政策发言人汉斯·罗滕贝里(Hans Rothenber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两三年前他们就开始提出该议案,并很快得到来自中间党和瑞典民主党的积极回应。

罗滕贝里说:“台湾和瑞典在民主的认知上有相似的观点。我们彼此都是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更名为瑞典之家)是关注两国关系的非常好的一种方式。……. 瑞典之家不仅是一个贸易办公室,华盛顿的瑞典之家就是一个好例子。我们希望有一些东西可以让我们产生连接,或者说让彼此之间的关系更紧密”。

瑞典民主党(Sverigedemokraterna)的外交政策发言人马库斯·维切尔(Markus Wiechel)则对美国之音表示:“我认为有力地对抗专制政权,比如中国大陆或共产主义中国,是非常重要的。我还认为,我们可以促进民主和自由贸易,通过加强这些联系,在世界不同地区实现繁荣发展。因为台湾几乎在社会的每一个领域都是很好的例子,特别是在涉及到民主、人权、法治等方面话题的时候。”

维切尔还表示:“我们需要在自由世界中站到一起。中国当然是个大国,非常大的国家,他们可能会影响到整个欧洲的经济。但是,我们在自由世界内部仍然可以有一个非常强力的合作。”

“瑞典之家”的落地 还有待时日

维切尔及他所在的瑞典民主党是该提案的积极倡导者,在维切尔的积极游说下,非反对党的中间党、绿党和左翼党也加入到提案政党的队列里。只有执政的社民党仍然对该提案持保留态度。

但社民党的保留态度已无办阻止该提案获得议会的通过。因为在2018年的大选中,社民党虽然成为了第一大党,但仅获得了议会中的100个席位(共349个席位)。现在的社民党内阁,是少数派政府。

瑞典国际问题研究所(Utrikespolitiska institutet)中国中心负责人叶必扬(Björn Jerdé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如果该议案成为政府政策,我认为它将增加影响与中国的关系的可能性。但就目前而言,这还不是政府的政策。”

叶必扬认为:“瑞典的所有政党,包括现在执政党的立场,都是认为瑞典在与中国的外交关系中应该保持其价值观。在这一点上是有一个普遍的共识的。但我认为在以下方面存在一些分歧:在多大程度上强调关系中的价值观差异,以及如何平衡价值观与中国关系中的其他利益。我认为这次的事件也许也反映了在这些方面的不同观点”。

对于中国政府对“瑞典之家”可能采取的反应,瑞典的中国问题独立评论员克里斯蒂娜·桑德克莱夫(Kristina Sandklef)表示这不太好预测。她说:“这取决于‘瑞典之家’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国会议员们希望台北的‘瑞典之家’成为一个专注于东南亚民主的中心。如果这是为了促进瑞典和台湾的贸易的话,我认为中国大陆可能不会那么生气,但如果是为了促进中国大陆的民主,那他们会很不高兴吧”。

但即便是少数派政府,只要政府部门还在社民党控制下,那么政府可以对议会的决议不予以响应,该提案仍将无法影响瑞典在外交层面的政策走向。

不过,这里需要加上一个时间限定,到今年的9月第二个星期日为止,因为这一天瑞典会举行全国大选。如果社民党无法在四个月后的选举中,继续坐稳第一大党的位置,那么无论是现在的第二大党温和党,还是第三大党的瑞典民主党,都是对华外交政策的强硬派。

议案通过的背后,是瑞典对华态度的巨大转变

作为第一个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1950年5月9日),瑞典在最近十年中,却一直站在西方世界与中国外交冲突的前沿地带。

瑞典与中国的外交自2015年的桂敏海事件发生开始,就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2018年初,桂敏海的再次被捕加深了双方关系中的裂痕,并一直没有得到愈合。2020年4月,瑞典成为彻底关闭境内所有孔子学院的第一个欧洲国家。同年10月,又以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为由,禁用了华为和中兴通讯的5G设备。

瑞典在和中国的外交中,一直在努力维护其原则和价值观。要在台北建立“瑞典之家”似乎成为了一个最新的例证。

瑞典哥德堡邮报主编阿达姆·可维曼(Adam Cwejman)上周三在该报一篇题为《台湾将成为下一个乌克兰》的文章中,这样写道:“在周三的国会讨论上,社民党的外交政策发言人贾马尔·艾尔哈(Jamal El-Haj)反对改名,他说瑞典与台湾的合作一直运转良好,…… 瑞典不应该以任何方式偏离欧盟的路线。换句话说,瑞典不应推行会以任何方式破坏与中国关系的外交政策”。

“我们可以把这种外交政策称为默克尔主义,这意味着永远不要以真正挑战或刺激暴君的方式行事。只要能让专制者满意,那就完全没问题。德国前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欧洲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普京的最爱,因为她从不闹事或提出任何尴尬的要求。但不可避免的是,有一天暴君会做一些不能再被认为是中立的事情,比如入侵邻国。然后你站在那里,与独裁者保持良好的关系,那将看起来有点愚蠢”,可维曼接着写道。

除去执政党社民党外的七个政党在台湾问题上联合发声,试图修正瑞典对华外交政策的既有路线,也是有民意基础作为支撑的。

2020年10月美国独立智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公布的一份全球33国民众对美国和中国所持态度的调查报告中就显示,在33个国家中,瑞典是对中国持负面评价最高的国家之一(最高的是日本的86%,其次就是瑞典的85%)。要知道,在2002年,只有40%的瑞典受访者对中国有负面评价。

因此,现在瑞典大多数政党所采取的亲台湾的外交立场,是有理可寻的。即便外交政策在选举中对于选民的投票抉择的影响力很有限,但在选前表明外交立场还是有提升印象分的可能性。

叶必扬表示,瑞典国内对中国负面印象的增加,与最近几年里,和中国相关的话题在瑞典国内得到了广泛关注有关。他表示:“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在公众讨论中更加核心的话题。更多地谈论,更多的报道。我认为这是一个变化,与这种变化相伴的,是对中国的看法变得更加消极。我想说的是,我不认为这里的“中国”是指这个国家或中国人,我说的是中国政府。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些变化,是中国在过去几年中被如何讨论的结果”。

桑德克莱夫则表示:“我们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与中国的关系非常糟糕了。新的驻瑞大使与前任相比,似乎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中国也许想与瑞典有更好的关系,因为毕竟他们在瑞典有大量的投资。例如在汽车行业。…… 我认为他们意识到,在过去几年发生在瑞典与中国之间的事情,对以前友好的瑞中关系而言,是一种很大的伤害。中国其实需要在欧洲有朋友”。

桑德克莱夫在上周五参加了瑞典国家广播电台(SR)的一个关于中国企业在瑞典投资的经济评论节目。

据瑞典《每日工业报》(Daggens Industri)的报道,中国国有企业中铁集团下属的中铁隧道(CTRG)赢得了一份价值6.18亿瑞典克朗(约合6230万美元)的合同,这是中铁隧道近年来在斯德哥尔摩地铁项目中赢得的第三份合同,目前的合同总价值已超过18亿瑞典克朗。

桑德克莱夫在该节目中表示:“我相信CRTG公司在爆破隧道方面有着超强的能力,而且斯德哥尔摩市政府已经调查了该项目是否有安全保护法所涵盖的内容。这很好。但是他们会不会同样随意地把相同的合同交给一家名为RRTG(俄罗斯铁路隧道集团)的公司呢?”

江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