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瞳:“蠢货”孙大午:奋斗一生,老无所依!

0

作者:黑瞳

一个检察长说,不能因为你道德高尚就不审判你,不能因为你为人正派就不处罚你,我们是按照法律办事,不是按照道德办事。

法律是道德的底线,罗翔老师曾说,如果一个人只标榜遵纪守法,他很可能是一个人渣。

法律不承认良心,那么良心就不需要承认法律。

<水浒之悲>

4月14号,河北大午集团被拍卖,预示着一个“草莽时代”结束了!孙大午奋斗38年,28家公司净资产高达51亿元,现金3.4亿元,估值高达百亿,而拍卖只得到一个白菜价6.8亿元!

一个成立3天的公司“鲸吞”了大午集团,谁能想到,2022年,均价7千一平的房子仅估值70元,340万就可以买下一栋楼。

2021年7月28号,孙大午和儿女、下属等二十多人因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罪被判刑。

68岁的孙大午被判十八年,出狱,这辈子只能是妄想了。

一切根源都来自于郎五庄村的土地之争,两次冲突为他和家人埋下了祸根,2020年11月11号,异地特警带着冲锋枪,直接破门而入,将孙大午及其家属一锅端了。

这次入狱和17年前不同,毕竟,时代变了。

<大午成牛>

孙大午出生在郎五庄村,这里埋着他家的祖坟,父母捡破烂为生,因为家里穷,上学时父亲用在厕所捡的干净纸张订起来给他当作业本,贫穷不值的感谢,却影响了他一生。

9岁时孙大午就开始做买卖,拿着瓜子和烟卷去小赌场叫卖,十三四岁,他就徒步去北京倒卖自行车,后来当兵入伍,1978年,从部队转业回乡后,孙大午曾入职银行担任人事股长,但一成不变的生活显然无法安抚他那个躁动的灵魂。

1985年,孙大午说服妻子辞职创业,1000只鸡,50头猪开启了一个草莽时代的传说。

孙大午说,创立大午公司后,他经历过投毒,放火,毁机器,毒打和绑架,但仅仅10年,他就将大午集团发展成中国民企500强,他本人也被评为“河北养鸡状元”,顺利当选了人大代表。

一个底层农民出身的泥腿子,将乡村企业发展成年销售20多亿的多元化集团,员工高达9千人,附近的村民很少外出打工,因为大午集团就是他们的保障。孙大午曾说,一个人富不算富,有本事把整个村庄富起来,才是能力。他早年的演讲中曾畅想,建一个大午城,一座世外桃源,人人自食其力,丰衣足食,没有贫穷贵贱,如今他的梦想实现了,他却进去了。

土地,是任何一个企业都避不开的成功基础,而孙大午,始于土地,也终于土地。

在上世纪那个草莽年代,才华和能力不重要,关系才是一切的基石,孙大午的公司因为占地被罚,别人遇到这种事,送礼吃饭一套下来罚款都可能免了,而孙大午不同,一分不给,他坚信母亲教他的那句话,有理走遍天下,但他忘记了“理”的解释权不在他这里。

1万的罚款变成了5万,又变成了10万,那个“万元户”的时代,10万可谓是巨款,孙大午不服,一纸诉状,将国土局告上了法庭。

胳膊拗不过挖掘机,最终他的厂房被推平了,而这只是开始,之后孙大午接到一张工商处罚单,说他非法销售大午产品,明明是自己的企业,为何销售自己的产品还违法呢?

对方说,你只是注册了但没公示,罚款5万元,孙大午很气愤,他说企业申请商标18个月,公示怎么变成自己出了?于是一纸诉状,将工商局告上了法庭,结果依然是一败涂地。

之后就是税务战,当地税务局称,大午集团少缴138万的税款,限3天交齐,孙大午很纳闷,自己都是按时交税,何来偷税漏税,于是没理会。

三天后,公司的资金账户被封,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孙大午找到税务局,称自己合法经营纳税,138万税款依据何在?对方说,可以交16万,补20万的滞纳金就算完了,但孙大午坚决不从,又将税务局告上了法庭,最终双方调解结束,但为了打官司,前后花费用去了100多万元。

当地县的一个领导说,午字出了头,你成孙大牛了!

<第一次坐牢>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些国企都揭不开锅,民企更不用说,大午集团发展迅速,却融资无门,于是孙大午搞出了一个“粮食银行”用来集资。

村民把粮食送到大午集团,过一段时间来拿钱,比收购价高一些,大午集团拿到粮食用于生产饲料,不用立即付钱,资金周转问题迎刃而解,而这个模式也延伸到了工人工资上面,于是融资发展也得到了解决。
因为多起官司得罪了太多人,人红是非多,总有人想着给他穿小鞋,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基本都是当地的座上宾,因为解决就业,创造税收,但孙大午却“人人得而诛之”。

利益永远的坏人的动机,大午集团将村民和工人的钱全部纳入经营,当地银行却分不到一点蛋糕,于是一场“鸿门宴”开始了。

2003年5月,是孙大午人生的至暗时刻,要求在指定时间和地点交代问题,2天后被拘留,1个月后被逮捕,4个月后被起诉,非法集资1.8亿元,震惊全国。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关于民企融资困难的大讨论,民营企业生存艰难,全国贷款资金只有10%用于支持民企,人人都同情孙大午。

舆论一边倒支持,法律和经济领域的大佬也纷纷为孙大午叫屈,联想柳传志直接借了1000万帮他渡过难关,上千村民和工人纷纷为他鸣冤,本该从严从重从速处理的孙大午,仅仅被判三缓四。

孙大午说:为了企业,家人,不得不低头,不得不伏法!他想做个干净的人,就是做不成。

<病人进门,医院全责>

孙大午的童年经历让他一辈子都飘不起来,身家过亿,没有别墅,没有专车,出差硬座,如苦行僧一般生活,他沉浸在自己的乌托邦里为村民鞠躬尽瘁。

他办了一所大午医院,门前的8个字,病人进门,医院全责,这不仅是一个口号,更是一个承诺,村民每月交一元,就可以享受合作医疗,10块钱就可以做验血,B超全套检查,他常常就三农问题放炮,因为他觉得,农民这么辛苦,不应该这么苦。

集资的1.8亿中,有3千万用在了学校建设,每个学生每月生活费只要100元,他让农民发了财,有了安稳的收入,将一个小农村建成了世外桃源。

而在企业管理上面,孙大午也不想搞一言堂,他开创性地建起了私企立宪制,这个融合东西方文化的机构中,掌握权力的成员都由企业职工选举产生,但最后却以失败告终,历次选举,最终的企业权力归属朝着儿子接班的方向发展。

第一次风波过后,孙大午退出了管理层,成为了企业监事长,但他是大午集团的灵魂,无论怎么退,无论儿子儿媳怎么管理,最终的话语权仍在他这里,他想改变千百年来自上而下的权力影响,却无力对抗那种诱惑,毕竟,荣誉和权力等身。

孙大午对西方的文化思想进行了大量学习,但骨子里依然受儒家思想的影响,他说,富人可以富,但不能在天堂,穷人可以穷,但不能在地狱,而我们的城乡贫富差距却太大了,这不符合共同富裕的目标。

他将大午城的构想实现了,有学校,有医院,有体育馆等各种娱乐设施,从郎五庄村发展起来的乡村企业,如今占地3千多亩,构成了养殖育种,食品加工,度假休闲,酒业房产在内的完整产业链,真正实现了全村人的共同富裕梦想。

<立业之本,祸根之源>

孙大午根植在郎五庄村创造了一个奇迹,却成也故乡,败也故乡。企业的发展需要土地,而孙大午却贪恋世外桃源的与世无争,不愿意走出家乡发展,这就为他“覆灭”埋下了祸根。

大午集团和徐水国营农场争地矛盾持续了二三十年,是非对错在这场争夺中很重要,却在孙大午的案子中一点都不重要。

1963年,郎五庄村和徐水国营农场签订了协议,郎五庄村将740亩土地交给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事后对方却没有兑现任何承诺,经过几十年的各种门门道道,徐水国营农场实际占了郎五庄村土地超过2000亩。

公开的信息显示,徐水国营农场员工只有100多名,却拥有上万亩土地,每年光是农业补贴金额就很惊人,据2015年资料显示,农场全年营收1218万元,支出却高达1238万元,一只下金蛋的鸡竟然亏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之后,农场的财务数据再没公开。

大午集团的发展依赖于郎五庄村的土地资源,村民将土地租给大午集团,获取远比种地要高的收益,但企业想要进一步发展,就需要更多土地,孙大午断了外源,只能和农场掰手腕,只是这一次,鸡蛋碰到了石头。

为了拿回属于郎五庄村的土地,大午集团和徐水国营农场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2020年6月21号和8月4号,大午集团的员工和村民冲进徐水国营农场想要拿回土地,冲突中20多人受伤,当天下午,数百名工人村民到当地派出所请愿,要求惩罚打人的凶手,但39名员工被抓。

有人说,这些员工和村民之所以聚集闹事,是孙大午指使的,每人发了180块钱,这件事轰动一时,也成了孙大午家被一锅端的导火索。

明面上是法理问题,本质上是土地所有权之争,土地在国营农场手中,村民和大午集团一毛钱都分不到,如果土地回到村民手上,蛋糕就会落到大午集团手中,间接分配给村民,只是孙大午似乎忘记了一个底线问题,钱可以挣,地可以分,人心不能聚。

宋徽宗可以给水浒好汉封官,但聚义则死,不言自明。

<我无罪,但我服法>

王伦为何让林冲去杀一个人纳投名状,因为你不能独善其身,要和光同尘,大家要做一条绳上的蚂蚱,乾隆纵容和珅贪污也一样,你太清白了会显得别人黑,你要让别人抓住你的弱点,一同赚鹅城穷鬼的钱。
孙大午做不到这一点,他想要带着穷鬼老乡一同发财,和那些蛀虫划清界限,所以他不断起诉,不断败诉,他甚至不愿意离开家乡去外地发展,他不想再去淤泥里走一圈,他也不允许孩子离开这片土地,祖坟在这里,生死不离。

在孙大午被抓前,他的案子已经定性,仅仅是寻衅滋事和破坏生产经营,断然不会由特警抓捕,这更像是一起针对涉黑性质的高级别抓捕,17年前,数千人为他奔走,用锤子砸他的那个男人,跑遍县城为他喊冤,而这次,那种奇景没有再发生。

在这片土地上,有一个东西是不能碰的,那就是人心。

孙大午可以办学校,建医院,告机构,挣钱,甚至可以和农场争地,但底线一旦越过,八头牛也救不回来。

大午集团吸收村民、员工的资金不是一天两天了,第一次惹祸就是因为这件事,为何罪名里依然将这个作为突破重点呢?因为高楼要拆就要彻底。

孙大午虽然拿了村民10个亿,但运作良好,村民的钱一分都不会少,即便偿还,资产50多亿的大午集团还怕还不起?那个欠2万亿的都没罪,到了孙大午这里就成了重罪,甚至赔掉整个企业都不够还钱,实在不是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

3月30号,孙大午儿子孙福呼吁暂停对大午集团的拍卖,他可以3折出售自己的股权,用来偿还集团的集资款,但被驳回,最终大午集团卖了6.8亿,孙大午一辈子的心血没了。

这次,孙大午即便喊出:我有罪,我服法,也晚了。

<梁山无英雄>

有人说:官员执法有可能违法,但违法的行为却是合法的。摧毁一个没有任何不诚信记录,没有任何问题的优质企业,这不是法律的目的,如果一定要用法律去惩罚审判它,那只能说明法律出现了问题。

一些事情我们永远不知道真相,比如徐水国营农场的账本,孙大午奋斗38年的企业为何只卖了6.8亿元,为什么7千一平的房子估值只有70元,这合理吗?这合法吗?不会有解释。

润这个词现在有了另外一层含义,看到孙大午的结局,或许能解释润为何出现的越来越频繁。

孙大午创业所经历的那些恶心的人,哪一个不比他的罪大,但却可以得到合理化的解释,即便他有罪,功过也是七三分,而民营企业家看到他身上的悲剧,可能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分蛋糕要有底线,即便要他死,也要有理有据让所有人认同。

我们总用少年变恶龙来比喻那些忘记初心的人,孙大午所做的是捡起了一些人丢掉的初心,让他们感到了羞愧,一切来自于水,而船现在却自觉高水一等。

最可怕的不是审判和死亡,而是关于他的一切都在消失,大午集团的账号已经删除了孙大午之前的一些文章,保留下来的都是无关痛痒的文字,或许过个两三年,大午集团的名字也会消失,而孙大午这个人在后人的历史中,可能仅仅被描绘成一个违法犯罪的跳梁小丑,这就是成王败寇的故事。

写下这篇文章,也仅仅是为未来的人提供一份野史,大概率也会被删除,毕竟“审核不通过”才是这个时代的价值观。

我给孙大午一个评价:你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人。

发布于 2022-04-25 05:59

—Jane   wang 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