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鹤楼:杭州马某某,让人心惊肉跳!

0
梳子姐 鸣鹤楼 2022-05-03 21:14
Image

人吓人,吓死人。

这个五一节,让央视给过成了愚人节。

今天早上,一则新闻突然炸锅了。

“2022年4月25日,杭州市国家安全局依法对勾结境外反华敌对势力,涉嫌从事煽动分裂国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危害国家安全活动的马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此案正在深入调查中。”

字越少,事越大,这可是央视报道出来的消息啊。
杭州城,姓马的,名字共俩字,用脚后跟琢磨都知道说的是谁。
难道马云出事了,而且是涉及大是大非,掉脑袋的大事。
这个消息出来后,阿里港股的股价一度重挫8个点,市值损失高达上千亿。
关键时刻老胡出来救场,胡锡进忙不迭在微博上澄清,他说经向权威部门确认,被抓的是“马某某”,不是“马某”。
一“某”之差,心惊肉跳,价值亿金。
阿里巴巴合伙人王帅也在微博帮着自证清白,他说:

王某,王某某。王某是我,王某某不是我。我每天都在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其实,只要不是马某,马某某的名字似乎就不重要了,马斯克、马化腾、马保国、马冬梅,爱谁谁。

 

从马某某变成马某,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是文字稿写错了,还是播音员念错了,是故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举,一时尚无法得知。
这已经不是马云第一次遭遇负面传言了,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落马后,也有鼻子有眼地传出他与马云之间有种种密切关系。
实际上,马云一直刻意与政府官员保持距离,认为与政府之间应该只谈恋爱不结婚。
第三届世界浙商大会上,马云以会长身份倡议浙商永远不参与任何行贿。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
马云没必要向周江勇讨好,更不需要与他进行任何不道德的交易。
周江勇被提起公诉后,马云安然无恙,这道坎算是过去了,但他的危机始终存在。
自从蚂蚁金服事件后,阿里屡受诘责,湖畔大学烟消云散,马云的公共形象一落万丈。
国内的日子不好过,国际上阿里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纳斯达克上市后,阿里市值一度与美国最顶级IT公司相媲美。
但是从2021年开始,美国当局对中概股实施多重打击,导致阿里总市值蒸发6200多亿。
并且美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彻底把阿里等中国科技公司声誉搞臭,从而实现遏制中国企业、中国经济的目的。
国内不受待见,国外深受打压,让阿里腹背受害、里外不是人。
如果把阿里搞败了,把马云搞臭了,最后谁得利呢?
显然不是个别媒体所宣扬的“一鲸落,万物生”那么简单。
一家企业的发展壮大,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荣光。
巨鲸陨落,鱼鳖滋生,则是辉煌的落幕。
我们需要认清什么是珠玉,什么是敝履,千万别干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

 

2012年10月,马云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出极度的悲观和担忧,他说:

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会有仅存侥幸的人,毕竟不多。

跟年轻人讲没有用,只有到一定年龄阅历的人你才能讲这句话。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所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干呗,反正好坏也就是这个结局嘛。
你知道结局很悲观。你还要去干,那才是高手,那他妈才叫境界。
话糙理不糙,10年前马云已经看破了一切。
冯仑曾总结了 30 年民企的三种死法,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政商摩擦。
政商关系的问题是企业死亡率第一的原因。
很多领域,民营企业即使做得再好,也只能扮演跑龙套的角色,而民营企业家亦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2006年9月被逮捕,两年后在河北衡水不公开审理后,以诈骗、单位行贿和挪用资金罪判处18年有期徒刑,后改为12年。
直到2018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文中无罪,冤案才彻底平反。
谈及自己的冤案,张文中表示,“对我打击很大,对企业打击很大”
Image
一个企业家莫名遭遇冤狱,而且被不公开审理,这其中的黑幕让人不敢想象。
有如此优秀的企业家而不珍惜,还关进监狱,亦是一种耻辱。
如果说对普通人的掠夺称之为“割韭菜”,那么对企业家的不公就是“杀年猪”。
 
今年4月15日,大W集团被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在三家竞标单位并未全部到场的情况下以6.861亿人民币拍得,而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于4月12日,注册资金刚好7个亿。
 
很多人都看不懂这个案子,也看不懂这次拍卖。
 
有人说,孙大W是个“蠢货”,奋斗一生,老无所依。
 
或许,他是在为自己的倔强买单。
 
“马某”俩字都能让阿里瑟瑟发抖,其他企业焉能自保?
五千年历史,窃国巨商只有吕不韦一人,并且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对大多数商人来说,他们只是想有生意做,有钱赚,仅此而已。
 
民无商不活,国无商不兴。
让民营企业家有安全感,有信心,比给多少钱都重要。
保护他们,也是保护每个人神圣的权利,
保护每个人通过努力拼搏走向成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