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在中国封城期间考虑撤离中国

0

上海一名医护人员在对当地居民进行核酸检测(2022年4月26日)

旧金山 —

克里斯·梅(Chris Mei)已经在他上海公寓内被困一个月了,期间只能做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并偶尔自愿向邻居们送食品。再过几天,他将搭机返回他在俄勒冈州波特兰的家中,此行已经计划很久了。

他使用 Zoom为他成立两年的进出口公司Shanghai Fanyi Industry做工厂检查,但他无法完成所有海外客户的订单。他像上海2600万人的大多数一样被封闭了,他通常订货人工植物和太阳灯等产品的有些工厂也已封闭。

梅说,“就商业情况而言,这肯定影响了我们,”“海外客户总有交货期限,尤其是为我们的有些产品,”“比如说,我们近期发货的订单就有一部分被取消了,原因是工厂也关闭了,所以我们只能生产他们能生产的东西,订单的其余部分就基本超过了南美洲客户的交货期限。”

离开一个封闭的城市生活变成了一个昂贵和多步骤的过程。美国公民梅从他的社区委员会得到一张通行证,并申请离开上海的许可。他然后找到一个特许的司机把他送到机场,费用大约是通常车资的六倍。

上海居民们4月初以来因新冠病毒感染激增而被命令呆在家中。当局上周开始放松上海部分地区的限制,恢复经济活动。

中国问题分析人士说,梅的情况很典型。中国有大量外国商人计划暂时离开或永久离开。

当地杂志“这是上海”(That’s Shanghai)3月18日报道在线调查结果说,上海85%的外国人会因封城“重新考虑他们在中国的未来”。48%的受访者计划明年离开中国,37%表示会等待,看看疫情措施能否改善。

风险似乎在增加

由于缺乏工人和获准在全国各地运送进出口物资的卡车司机,上海和深圳的港口运输已经放缓。

华盛顿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通信副总裁巴里(Doug Barry)说,大型商业能够等待封城放缓,等待中国恢复强劲的经济增长。

巴里说,小型公司就有更多的麻烦,因为他们依赖中国先进的合同生产生态系统,无法轻易迁移。他说有些商家暂时关闭,因为很多工人无法上班。其他商家花钱帮助养活工人,甚至让他们在工厂过夜,以便第二天能够上班。

他说海外公司领导人都回避中国的项目,因为新冠隔离的规定。

巴里说,“商业在有些情况下已经完全停顿,”“风险似乎在增加,未知因素也在增加,你在审视底线和事情的未来,你在考虑做什么。”

外国商人考虑离开的同时,中国对外国公司的重要性可以从数字看出。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最新报告说,外国公司去年的对华投资1735亿美元,超过了2020年的1630亿美元和2019年的1400亿美元。

2020年底在中国注册的外国公司有100多万家。

公司通常为合同生产而迁往中国,后者被视为专业而且便宜,或者在大规模消费市场上销售汽车、咖啡、手机和时装。

留下的吸引力

梅在家呆上几个月后就会返回上海。他预计届时对新冠病毒的响应会“更加牢固”,对民众行动的影响会变得清晰。

他说,他知道的有些人已经在5月份被叫回去复工了。

58岁的弗雷泽(William Frazier)出生在美国,是上海一家商业顾问公司的老板,2002年以后就一直住在上海。他3月16日以后就被封闭,但也没有离开上海的计划。弗雷泽在一个高端大院内有一个宽敞的公寓,让他可以舒适地通过电邮、电话和视频会议工作。经济混乱使更多的客户打电话给他了解情况。弗雷泽说,“我要说对我没有真正重要的影响,”“我看不到短暂的停滞。我看到机会。”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发现,中国地方官员们希望外国投资人留在中国。巴里说,他们愿意会见美国商人并听取他们的意见,但没有政府机构向他们提供任何的经济刺激。

他说,留下会让公司在中国恢复正常后保持竞争力。

俄勒冈州威拉姆特大学(Willamette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梁燕(Yan Liang)说,如果上海封城5月结束,更多的商人可能会留在上海。她说地方和中央的政策制定人正在观察新冠的经济余震。

梁燕说,“在这样一个大型市场留有一个立足点是如此重要,“”我认为有些人的情绪时:即使有些临时或可能更永久的减缓,中国经济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也依然是个亮点。”

对于有能力坚持到城市再次开放的企业而言,这个世界上最大市场的诱惑值得等待。

詹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