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无人机暂停俄乌业务 专家:若续助俄军,恐遭美二级制裁

0

资料照:中国大疆无人机在香港展示。(2016年9月22日)

台北 —

全球无人机龙头大厂—中国深圳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DJI)暂停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业务一周来,大疆无人机产品成为军用武器和暗助俄军的争议仍未止歇。军事和资安专家分析,大疆“向美国政府低头”,做出“史上第一次的商业中立”后,因其无人机的飞控软件供应仍受制于美国公司,若继续暗助俄军,恐遭美国“二级制裁”。他们还说,大疆不能一直拿“民用”当挡箭牌,罔顾产品沦为杀人机器的事实,大疆必须负起道德责任,从禁飞、供应链和销售等管道,避免产品遭恶意滥用。

无人机巨头大疆暂停俄、乌业务,以化解外界对其产品沦为“杀人犯帮凶”和“暗助俄军”的挞伐。但观察人士说,大疆此举无助于化解争议,尤其外界对其继续提供俄军间接的战争资源仍有疑虑。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大疆无人机价低、性能又好,是全球市占率高达七成以上的商用产品,但因其内建定位座标,又会回传图资的特性,再加上中企根据中国的情报法,都有协助中共和解放军情报工作的义务,因此,大疆早于2018年就遭美国认定为资安威胁,禁止军方和联邦机构等公务单位使用。

大疆向美国政府低头

苏紫云表示,大疆现暂停俄、乌业务等于做出“史上第一次的商业中立”,也“向美国政府低头”,但为确保大疆信守中立承诺,欧美国家和北约会协助乌克兰监测俄军使用大疆无人机的动态,若被抓到继续暗助俄军的证据,大疆恐遭制裁。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陈筠摄)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陈筠摄)

苏紫云说:“我的观察是,大疆如果继续对俄罗斯提供这种间接的战争资源,支持它的战争机器的话,那美国很清楚,就会对这个中国的公司启动所谓的二级制裁。二级制裁在我看来,第一个是市场的,可能禁止大疆进入民用市场之类的。但是对大疆来讲,最要命的是,它关键的飞控软体控制在美国公司的手里……如果大疆在这次乌克兰战争中还偷偷地提供资料给俄罗斯,可能后续它企业用的那些软体,美国公司就不会再提供服务,大疆以后就不会有新的产品,就变成另外一个华为。”

苏紫云说,美国MathWorks公司开发出全球最先进的飞控软体,若大疆被禁用,其无人机产品的飞航效能和公司存亡将面临威胁。

事实上,大疆惹议的并非其无人机硬件,而是其内建的飞控软件。

配备热成像摄像机的中国大疆无人机(2018资料照片)

配备热成像摄像机的中国大疆无人机(2018资料照片)

大疆遭控提供俄军云哨定位数据

以此次俄乌战事为例,两军都大量运用大疆无人机来进行侦搜工作,但乌方军民指控大疆除切断乌方连线其名为云哨(AeroScope)的定位系统外,还单方面向俄军开放云哨定位数据,使俄罗斯占尽反侦搜优势,得以锁定乌克兰无人机飞手的位置,发动飞弹攻击,造成乌军和平民伤亡。乌克兰副总理米哈伊洛-费多罗夫(Mykhailo Fedorov)3月中甚至痛斥大疆为“杀人犯的帮凶”,要求其停售无人机给俄罗斯或在乌克兰设限飞区等。

因引发助俄侵乌争议,美国软体公司Figma3月中率先“断供”大疆,封锁其登入使用者介面(user interface)的帐号。另外,德国电子零售商龙头MediaMarkt3月底也以安全性为由下架大疆无人机。

云哨系统可以追踪大疆无人机的广播讯号,进而回溯追踪到操控者的位置,是大疆平时配合各国政府监管单位针对机场、军事基地等禁区的飞控管制。但放在战场,云哨就成了战术资源,等于帮军方开了天眼。

苏紫云说:“地面部队本来只能平面作战,它(云哨)给了地面部队一个上帝之眼或者鹰眼,可以很快速地标定对方的具体数位座标(digital location),这样子就可以把那个数位的座标立刻回馈给后方的射控部队(file control),不管是炮兵或是飞弹,大概在几秒间就可以算出所需要的弹道,这是目前的做法,这个概念其实是来自于美国陆军的多领域作战,把陆军变成立体的,这些无人机就变成很便宜的工具。”

忧制裁 中企考虑撤出俄乌保中立?

他说,有了云哨,大疆无人机承载20公斤的物流功能,也能于战时改为装载20公斤炸弹的武器,发挥其杀伤力。

俄乌自2月底开战以来,因北京挺俄、反制裁的立场鲜明,多数中企并未跟进欧美企业撤出俄罗斯市场,现决定暂停俄罗斯业务的大疆反而成为首例,而且引发更多中企担心也遭制裁,可能跟进大疆、撤出俄罗斯市场的议论。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5月2日告诉香港南华早报,他认为,大疆立下“前例”,可能“有更多中企选择撤出两国市场,以维持中立。”

因同步暂停乌克兰业务,大疆的最新决策并未在中国网民间引发任何反弹,虽然质疑大疆干预战事者大有人在。

一位微博网民留言大赞“大疆军工牛逼”,另一位微博网民则为大疆叫屈,留言写道:“我一个卖无人机的,怎么就变成军火公司了。”

专家:大疆应负责反制恶意滥用

位于美国的资讯安全研究员和无人机专家凯文.菲尼斯特雷(Kevin Finisterre)以电子邮件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大疆所引发的争议不会止歇,除非大疆正视其已然是军火商,且产品遭部分军方或恐怖份子滥用的事实,并提出对策,积极因应。

位于美国的资讯安全研究员和无人机专家凯文.菲尼斯特雷 (Kevin Finisterre)

位于美国的资讯安全研究员和无人机专家凯文.菲尼斯特雷 (Kevin Finisterre)

菲尼斯特雷说:“他们(大疆)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大疆要先认清,该公司已经是(各国)军备竞赛的经销商了,虽然这可能不合他们的初衷。大疆已经失去对其客群的使用控制,因为其无法确保供应,也无法避免军方采购或我们看到‘伊斯兰国(ISIS)’组织等恐怖份子的采购。”

针对诸多纷争,大疆以电子邮件回覆美国之音的置评要求时重申:“大疆只生产民用产品,它们不是为军事用途而设计的,也并不符合军用标准。军事活动使用违反了我们的原则,并存在潜在的法律合规问题。因此,基于大疆的原则,我们选择了在内部审查期间暂停俄乌的业务。”

针对乌克兰设立地理围栏的限飞要求,大疆则表示,此一服务限制到的将是乌克兰境内的所有大疆无人机,而且“地理围栏不是万无一失。如果用户选择不连接互联网,不更新地理围栏数据,那么新的限飞区就不会对该无人机生效。”

不过,针对沦为军火商和恐遭二级制裁的争议,大疆截至截稿前,尚未做出任何回应。

产品遭军用 商用制造商无奈?

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秘书长庞伟也为大疆喊冤,他认为商用无人机遭军事误用,业者无能为力。

庞伟告诉美国之音:“打个比方来讲,小偷拿着手机去联络,不能说这个手机犯罪嘛!我们只做民用的,对那种军用的领域,我们都没有涉及到,就是说,万一有这种(军用)情况发生,这情况没办法去说。”

位于台北的穿越无人机飞手许文渊

位于台北的穿越无人机飞手许文渊

位于台北的穿越无人机飞手许文渊已使用大疆无人机空拍赛车等活动多年。他告诉美国之音,大疆无人机的性价比高,而且定位非常智能,让他可以放任给五岁的女儿乱玩。而且无人机的用途很广,就算被改装成军用,他也不觉得意外。

许文渊说:“军用一点都不意外。因为他们有GPS,他们飞机的图传系统,真的很适合(军用),因为无人机其实是很适合勘景、侦查的应用,甚至挂载小型飞弹,都是ok 的。还没有发生战争之前,我就有想过,其实它的应用,真的是非常的广。”

事实上,大疆无人机遭军用改装,沦为武器的争议已纷扰多年。但观察人士说,大疆若持续躲在“民用产品”的挡箭牌后,不反制恶意滥用者,产品沦为“杀人机器”的恶名将永难洗刷。

大疆无作为 “杀人帮凶” 恶名难洗刷

美国无人机专家菲尼斯特雷说,精准来说,“大疆是把一般军用等级的硬件改成商用产品”,例如,90年代,只有军方才拥有影像即时传输、热感应夜视能力和大范围侧距仪,但现在大疆无人机都可提供。因此,他批评,大疆坚持只开发民用商品的说法“粗糙” 、“短视”,也是“卸责”的鸵鸟心态,因为大疆无人机器遭误用多年,具有杀伤力已是事实,更何况大疆也承揽军方采购,自外于军用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他还说,大疆有很多管道可以反制恶意滥用者,例如根据飞行活动日志来限制恶意或军事使用者起飞无人机,甚至透过供应链或销售库存流向,来避免产品流入如恐怖分子等恶意使用者手中。

美国资安和无人机专家菲尼斯特雷所取得的大疆无人机活动日志截图(照片提供:菲尼斯特雷)

美国资安和无人机专家菲尼斯特雷所取得的大疆无人机活动日志截图(照片提供:菲尼斯特雷)

菲尼斯特雷之前任职于美国反制无人机系统公司(Counter Unmanned Aerial Systems Co)的第十三部门(Department 13)。他早在美国政府之前,于2017年就发现大疆放上亚马逊公司AWS云端的无人机活动日志并未加密,而且已流出。

菲尼斯特雷说,根据他取得的日志截图,他可以轻易判断飞手,如大疆董事长汪滔(Frank Wang),是何时、何地、利用那个IP地址启动无人机的,因此,大疆绝对有能力即时限制如从伊拉克战场位置起飞的大疆无人机,而且大疆收到无人机回传的数据资讯可能比外界想像地还多。

台湾军事专家苏紫云也同意,大疆无人机因占用到销售市场的空域等公共财,因此,必须负起飞安和产品遭误用等社会道德责任。他说,一如欧盟通过的数字服务法(Digital Services Act)等法规,要求社群软体公司必须清除其平台上所刊载的错假讯息等有害内容,大疆也有责任避免其产品遭不当使用或造成伤亡。

黄丽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