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受伤的中国第一大城市如何走出“封控”

0

图像来源,CHINA NEWS SERVICE  经历一场残酷的“封控”之后,上海预料将逐步重开。

历时超过一个月后,上海市领导们终于认为这座城市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新冠病毒病)疫情几乎要被控制住了。

他们下令搞一场“大扫除”——消毒杀菌大军走访数以千计的居民小区,目标是要把病毒赶尽杀绝。

这样,中国的金融中心终于可以重开了,但这将是一个有序、试探性的、小心翼翼的过程。

与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株之间的残酷“战争”让这座城市伤痕累累。因检测阳性而被送往集中隔离点的包括百岁老人,获得豁免的人寥寥可数。

“清零”政策下,中国模式被挑战,疫情趋缓的上海将如何恢复常态?

这五周里,我也被“封控”,不能越过小区围栏半步。但受苦最深的是上海最脆弱的人群。

一位吴先生在抖音上记录了他在隔离期间的所见所闻。他说:“现在医疗资源比较紧张。平时在上海住院效果会比较好的。现在弄到方舱里面来了,肯定没有平时好。”

他曾目睹一位85岁老妇病倒,不过急救人员把她救过来了。

我们从一位90岁老太太的家庭里听到了令人悲伤的故事,她因为检测阳性而被带走,官员们坚持要把她送到政府设施。

她的亲属要求匿名。他们说很担心她的三餐,还有她能否独自如厕。她同样是90岁,且长期卧床的丈夫,则获准留家。

早前还有其他人告诉我们受疫情波及的某医院内更可怕的病人遭遇。我们上月报道了东海老年护理医院收治的病患在检测呈阳性之后去世的情况,当时官方感染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仍然是零。

一位先生告诉我们,他的90岁姐姐去世了,生前跟另外五人住在同一病房里。他后来再次联系我们说,病房里的其他人也相继不治。

BBC记者看到了一段手机信息对话,一位医院护理员在对话中说,“重症监护病房死了好多人”,但群内也有人补充说“不知道具体数字”。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内工作人员在方舱医院指挥部清洁区消毒杀菌(新华社图片14/4/2022)

图像来源,XINHUA  官方媒体称,上海近日日均出动16万人次执行社区消毒杀菌工作。

截至5月4日,官方死亡人数为491,几乎全都是老年人,且未完成疫苗接种。上海60岁以上群体只有38%已接种三针,得到全面保护。

封城一个月后,一些地区才刚宣布提升疫苗接种率的新措施。

中国最高领导层仍在坚定不移的相信追求“清零”是正确的选择,身兼执政党中共领导人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明不会改变。他相信“坚持就是胜利”。

现在这是对中国应对新冠病毒方法的检验,也是对习近平信誉的检验。

这场战役的措辞在进化。国营媒体如今把封城禁足改称作“静态管理”,政府也被迫把目标转移到“社会面清零”,意思是不让隔离管控场所以外出现确诊病例。

这个目标快要实现了——上报的病例数字在下跌,但还远远未到“零”。

上海某住宅小区内两位被封控禁足的女士从栅栏的孔洞窥探小区外情况(25/4/2022)

图像来源,EPA,上海“封控”措施似乎让“社会面清零”目标越走越近,但同时引起了不少副作用。

执行“静态管理”的办法有时颇为严苛。

一些人被围封在家,也有人被围封阻挡无法回家。包括我居住的小区被铁网包围。这样的绿色栅栏在市内涌现,截断了道路。

在这里,异议和申诉的空间很有限。

有一位男士朝着另一位拿着手机拍摄视频的人展示一包杂货,就被警察截停问话。从印鉴可见,那块猪肉是邻省捐赠的。他的越界行为似乎是为了要提出食品供应问题。

而几天前上海部分地区出现的小规模抗议很快就遭到谴责。当时居民纷纷敲打瓢盆,一些政府官员称他们受到“外国势力”影响。

被困家中的上海市民集体敲打瓢盘,抗议“封控”措施下的种种问题。

三位上海居民的的四月封城经历

但中国有一处地方改变了策略。

香港有严厉的防疫限制,已经跟世界大部分隔绝了相当一段时间,但从未封城。然后,这里被奥密克戎攻陷了。

香港一度录得全球最高的一周平均死亡率。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高本恩(Prof Ben Cowling)告诉我,他估计香港60%人口已受感染,对奥密克戎亚型变异株BA2形成了群体免疫。

他说担心会出现另一波变异株,但鉴于这座城市刚刚面对过的扩散感染,“我不认为那会造成多大的冲击”。

高本恩说:“我对上海的担忧是这样的局面还能持续多久。”

他认为,呈报的确诊病例数字“将缓慢下跌”,“但要是再来一波奥密克戎爆发,所有事情会从头再来一遍,也许在一个月内,也许在两个月内,也许在三个月内”。

香港中环天桥上众多市民出行(中新社图片2/5/2022)

图像来源,CHINA NEWS SERVICE

香港大学高本恩教授认为,香港已存在对新冠奥密克戎亚型变异株BA2的群体免疫。

中国大陆对于群体免疫和“与病毒共存”概念的公众讨论基本被禁绝,焦点是习近平主席号召的赢得“最后胜利”。

这是一场病毒抗击战,而中国在2020年夏天就曾宣布战胜了这病毒。

但在10月份中共党代会临近之际,这是习近平志在必得的胜利。他期望的是第三个任期,那将是一代人中首次有党的领导能达成的目标。

中国首都北京现在正设法阻止病毒扩散,反复要求居民接受检测。

保卫权力核心所在,与中共的声誉攸关。

中国大部分地区已有近两年没曾出现过病毒踪影。但随着奥密克戎变种让大家再次神经绷紧,这个本已脆弱的经济体——但它对全球经济增长与供应链依然十分关键——正承受着莫大压力。

要以“新冠清零”为由把封城正当化,显得越来越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