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欧洲:向中国大举举债的欧洲国家如何承担借钱的代价

0
6

中国人在克罗地亚建造的佩列沙茨大桥

数十亿美元的中国资金正在推动一些欧洲经济体的发展,但一些正推进的项目暗藏机关。批评人士说,它们是“债务陷阱”,如果贷款无法偿还,中国可以选择下一步的走向。

中国坚称自己是一个可靠的投资伙伴,但它还面临剥削工人和破坏环境的指控。

这是闭路电视记录的灾难即将发生的时刻之一。在希腊首都雅典附近的比雷埃夫斯港,一名码头工人沿着码头行走,旁边是一大堆集装箱。

突然,他抬起头,看到其中一个集装箱朝他掉落下来,另一个紧随其后。码头工人迅速跑开,差点被两个大箱子压到,箱子狠狠砸在了一辆空卡车上。

 

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跌落瞬间

去年,比雷埃夫斯港的另一名工人就没这么幸运了。45岁的达克利斯(Dimitris Dagklis)没有逃脱,在一次起重机事故中丧生。

“他的去世是我们的工作增多和没有采取足够安全措施的结果。”该港口码头工人工会主席马科斯·贝克里斯(Markos Bekris)哀叹道。

达克利斯去世后,工会举行了罢工,抗议港口裁员。该港口三分之二的股权由中国国有企业中远集团持有。

在整个欧洲,当政府担心后疫情时期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时,北京正在推动扩大其投资组合、运营欧洲港口和矿山、修建道路和桥梁、投资其他人不会投资的地方。

但是,各国必须权衡与中国签署协议的回报和风险。许多政府对所谓的“债务陷阱”越来越警惕:如果获得投资的国家无法偿还债务,贷方(例如中国)可以索取经济或政治方面的让步。

还有指控称工人在工资、待遇和人员配备水平方面被中国公司剥削。我们向中远集团提出了有关达克利斯之死、比雷埃夫斯人员配备水平以及港口扩建的环境因素等问题。该公司表示不会接受采访。

Markos Bekris

图像加注文字,马科斯·贝克里斯

贝克里斯并没有单独谴责中国政府对就业权利的侵蚀负有责任。他认为,全球金融危机后的资本主义体系会让任何外国公司进入,以工人为代价实现利润最大化。

自希腊政府在2008年遭受严重经济动荡并被迫出售该港口以及其它公共资产以来,中国的投资无疑推动了该港口的复兴。

我们乘着一个小摩托艇沿着海岸行驶,很快就看到一列巨大的集装箱船队在地平线上排队等待泊位——一个巨大的水上停车场,装满了成千上万吨商品,大多数是中国制造,即将分发到欧洲的各个角落。

比雷埃夫斯的繁荣,包括当地人获得的就业机会,反映了希腊财运的大幅转变。它现在是欧盟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但与所有欧洲邻国一样,希腊也在经济和其它方面忙于应对乌克兰战争的影响。各国正在重新评估与中国做生意的意义。今年2月,中国与其盟友俄罗斯一起宣布了一种新的全球秩序。

北京冬季奥运会开幕之时,中国宣布与俄罗斯开展“无上限”合作,并承诺与西方展开更多合作。从那以后,中国坚持没有谴责普京对乌克兰的攻击。

Greek port of Piraeus

比雷埃夫斯港的码头上有海量集装箱。

在比雷埃夫斯,港口扩建造成的环境破坏促使当地人对中国所有者中远集团提出法律诉讼。有人特别担心海床不受限制的清淤和有毒污染,以及海洋和陆地交通增加。

小时候在岩石海岸线上玩耍的律师安蒂·吉安努洛(Anthi Giannoulou)担心社区的长远未来。

“它不会让比雷埃夫斯受益,它将让其他不住在这里的人受益。”

“比雷埃夫斯是一个非常小的城市,仍然住在这里的人已经在此生活了许多代。所以我们不能在没有被问及的情况下被一些投资赶出去。”

在雅典市中心一座政府大楼的大理石大厅里,我们采访了希腊外交部长尼科斯·丹迪亚斯(Nikos Dendias)。他解释说,在比雷埃夫斯港的投资是互利的,并回忆,希腊政府被迫出售港口时,中国是唯一站出来的投资者。

“在我们的经济关系上,我认为双方都受益。中国有了一个产品进入欧盟、巴尔干半岛以及中欧和东欧的入口。我们有了一个最新的大型商业港口。”

2008年的危机之后,所谓的“欧洲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坚持认为,出售这个港口是为了帮助偿还希腊不断攀升的债务。

“事实是,中国接管了比雷埃夫斯港,现在比雷埃夫斯港是欧洲最大的港口之一。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我没有理由怀疑,比雷埃夫斯港可能会成为整个欧洲的第一或第二港口。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投资也是巨大的。”

Greek port of Piraeus

比雷埃夫斯港的工人

但是,如何看待将来中国对希腊的投资可能带来的潜在“债务陷阱”呢?比雷埃夫斯港是雅典与北京关系的高点吗?部长承认,他的政府还没有签署更多的大笔交易,但表示将逐一判断未来的机会。

“希腊不会再有如此巨大的中国投资,我们会以商业为基础来判断投资。我的意思是,如果中国人想投资,我们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和一个自由的经济。”

希腊并不是中国投资数十亿美元的唯一欧洲国家。

站在山坡上俯瞰塞尔维亚博尔市,你会以为自己来到了中国的一个省份,这是可以理解的。工人们用普通话沟通,旗子是红色的,行政办公室酷似寺庙。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向这个地区的铜矿投入大量资金。金属提取已经把附近一些湖泊和水库的水染成了生锈的颜色。

这也是中国共产党的红色如何在这片大陆留下标记的隐喻。

Copper mine near the Serbian city Bor

塞尔维亚博尔市附近的铜矿

地处欧洲,但没有加入欧盟的塞尔维亚没有你在都柏林、马德里或维也纳期望看到的同等水平的工人权利。

我们在首都贝尔格莱德以北的兹列尼亚宁市的一幢废弃建筑阴影中遇到一位35岁的越南男子,上述事项引起了强烈的关注。

“这家中国公司对我们很不好,他们不尊重我们,”这位三个孩子的父亲平静地告诉我们。

东(Dung,化名)说,他来到塞尔维亚的凌龙轮胎厂(Ling Long tyre factory,音译)从事一份建筑工作,得到了相当于1200英镑的报酬。但他很快就后悔了。

“他们强迫我们做更多的工作,但没有提供足够的补给品。当我第一次来这里时,我得到了两倍的食物。”

东解释,在同一地点招募的400多名越南工人的工资比中国工人低。

“每个集装箱里住着20到30名工人。他们把我们当奴隶。”

他在工作5个月后尝试辞职,但他表示,雇主告诉他没有机会飞回越南。他被困在离家数千英里的地方。

我们听说,东已经设法回到了家人身边,但这是在他贷款1500美元后。

让一些慈善机构感到担忧的不仅是恶劣的工作条件,工人被要求签署的合同也令人担忧。

塞尔维亚希望加入欧盟,但我们在这里看到的雇佣文件似乎是复制粘贴了中东国家为外国工人所准备的文本,这些国家尚有死刑。

塞尔维亚非营利组织第一次告诉了我们凌龙轮胎厂的情况,称当他们意识到那里发生的事情时,他们感到震惊。

“这是迄今为止我们在该国遇到的最明显的人口贩卖和劳工剥削案件。”非政府组织“A11倡议”的丹尼洛·柯慈科(Danilo Curcic)说。他说,随着中国企业在欧洲大陆扩张,这家工厂发生的事情对欧洲其他国家是个警告。

“如果你要让中国公司进来,而你没有足够强大的机构来防止侵犯人权或违反劳工标准的行为,那么你可能会与其他公司进行逐底比赛。”

凌龙工厂没有回应东和其他人的指控,但塞尔维亚的当地媒体报道,该公司致力福利于向工人提供高标准。

塞尔维亚政府辩称,中国的投资推动了该国的经济增长。该国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表示,不应因少数越南工人而影响中国的进一步投资。

这些中国据称在欧洲的侵犯人权行为,呼应了中国在新疆对穆斯林的待遇。

但是还有其他原因令人谨慎。

英国军情六处负责人理查德·摩尔(Richard Moore)不仅警告中国的债务陷阱,还警告“数据陷阱”。他去年对BBC表示,中国有能力“从世界各地收获数据”,并用钱“让人上钩”。

中国否认这种指控。

但在英国,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被禁止参与5G建设。该公司还因其安全方面的操作以及它是否与中国政府有联系面临持续审查,但华为表示否认。

美国也对这家公司实施了制裁。

回到贝尔格莱德,我们看到了街上安装的8000台安全摄像机中的一部分。人权团体担心华为的生物识别技术可以与它们一起使用,但塞尔维亚政府表示,不会很快引入面部识别能力。

Motorway in Montenegro

黑山的高速公路

至于中国的债务陷阱,北京的批评者指向欧洲另一个庞大的项目。与塞尔维亚一样,它在黑山,在欧盟规则和法规的轨道之外。

沿着该国唯一的高速公路开车是一种超现实的体验。除了一群绵羊在中央保护区漫步外,这条路只有我们自己。

这条高速公路的构想由来已久,目的是通过连接南部亚得里亚海沿岸的巴尔港和北部塞尔维亚边境,促进这个巴尔干国家的贸易。但欧洲连续进行的可行性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这过于复杂昂贵。

中国以10亿元人民币(7.93亿美元)向前推进。这不是给黑山的礼物,而是一笔需要偿还的贷款。

但是,建筑工程开始六年后,仅建造了约41公里(25英里), 让它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高速公路之一。

在已经建成的路段上,我们飞快地驶过桥梁,穿过在乡间挖出来的隧道,到达了路的尽头。该项目一直受到腐败和回扣的指控,而且已经推迟了两年。有人想知道它是否能完工。

与中国的协议规定,如果黑山未能偿还贷款分期,北京将作出损害赔偿的任何决定。中国将能够获取其他资产,或许包括巴尔港(port of Bar)。

接手这个有毒酒杯的是一名黑山政府部长,34岁的斯帕季奇(Milojko “Mickey” Spajić)。当我们在Zoom上见面时,他非常聪明和轻松地解释了他如何设计确保还款安排,这样高速公路就不会让他的国家破产。

在他看来,黑山的立场,对于许多寻求资金启动基础设施项目和提振经济的小国具有象征意义。

“我们需要投资。如果中国人是唯一对此感兴趣的人,我建议你去做,但要小心这些投资的条款和条件,确保一切都符合你的总体政策。”

然而上周,当一个新的少数派政府成立时,斯帕季奇失去了工作。如何建设剩余的高速公路以及偿还中国债务现在将是他的继任者面临的一个问题。

在所有针对中国的批评中,有一个项目被一些人认为是东西方之间良好建设实践和有效合作的典范。它就在始于黑山的亚得里亚海沿岸克罗地亚境内路段。

虽然我们去参观的时候是周日,佩列沙茨大桥的建设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卡车从桥上驶过,横梁被放下并安装到合适位置。

这是克罗地亚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将连接佩列沙茨半岛和克罗地亚大陆。目前,要到达大陆,半岛上的克罗地亚人必须经过一段属于邻近的波斯尼亚的海岸。

Pelješac Bridge, Croatia

正在建设中的克罗地亚佩列沙茨桥

新桥的大部分账单都是由欧盟支付的,克罗地亚是欧盟成员国 ,但桥是北京建造的,下至最后一个螺栓。刷漆、打扫、铺路的工人大军全都是中国人。

但是,这个项目并非没有争议。

中国国有公司中国路桥的投标价比最大竞争对手便宜20%。欧洲竞争对手称犯规,但无法阻止交易。

对于克罗地亚普拉大学教授维德马罗维奇(Branimir Vidmarovic)来说,佩列沙茨桥是欧洲国家可以在东西方之间找到平衡,而不疏远世界上最大市场美国的例证。

“如果我们排除关键技术,如果我们在铁路、基础设施项目等实体领域进行合作,我认为满足欧盟、北约、美国和中国不成问题。”他说。

但是,拜登和白宫从特朗普政府那里继承了与中国的贸易战,在许多方面并未软化其对北京的立场,并呼吁欧洲摆脱中国的资金和恩惠。

我们希望与现任的中国外交官交谈,了解有关北京在欧洲扩张背后的更多想法。但是我们联系的五位中国大使都未接受采访。

无论是在欧盟内部,像希腊和克罗地亚,还是在其外围,例如塞尔维亚和黑山 ,欧洲国家都必须逐个案件去衡量拥抱中国协议的利弊。

习近平主席称其最好的朋友是普京,而普京让欧洲陷入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安全危机,这一事实将让所有决定的考虑因素黯然失色。

卡纳吉斯( Kostas Kallergis)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