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高专出访新疆或成大外宣?人权团体喊停

0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22年3月8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以视像方式发表演说,宣布已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预计于今年五月访华,计划中包括对新疆的访问。视频截图

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两百多个国际团体及非政府组织日前发表联合声明,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推迟访问新疆的计划,以避免此行落入中方大外宣的陷阱。

这份由两百二十个西藏人、维吾尔人、香港人、内蒙古人和中国民主团体发表的共同声明,要求巴切莱特改变她访问中国的计划,以避免落入中国共产党布下的政治宣传陷阱。声明表示,尽管有大量证据表明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实施种族灭绝和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截至目前,巴切莱特并未与任何新疆再教育营幸存者会面,其办公室也没有公布有关新疆人权状况的调查报告。

新疆行恐给予中共打压人权的合理借口

巴切莱特此前宣布,将在本月访问新疆,并对当地的维吾尔等少数民族遭受“种族灭绝”迫害事件进行调查,而她的团队已于4月25日先行抵达中国。

参与发表上述联合声明的人权团体之一、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政策顾问邵岚就此向本台表示:“如果(巴切莱特)这趟访华成行,一定会变成中共大外宣的一个工具,首先会给中共一个借口和合理化,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称:新疆)发生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第二也会给中共更多借口去否认他们对包括维吾尔族、其他汉族、中国人在内的人权打压和政治打压的情况,也会变成中共另一个在国际社会上扩大影响力的工具。”

巴切莱特宣布访华计划后,多个国际人权组织积极与之接触,希望巴切莱特办公室能公布她的具体访问行程内容,并敦促巴切莱特在出访前能与人权组织会面,以了解更多中国当地人权迫害的相关背景。但巴切莱特对此并没有作出积极回应。

邵岚表示,他无法理解巴切莱特为何要在如此不透明、可能落为中共政治宣传工具的条件下,仍坚持访华。

这将是继2005年以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再度出访新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妇女委员会负责人祖姆热提阿伊·艾尔肯(Zumretay Arkin)日前向媒体表示:“这是第一次有联合国高级代表能进入(新疆)地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此前也表示,美国持续敦促巴切莱特发布有关新疆人权问题的报告,并敦促她在访问中国期间,要求真正不受阻碍和不受限制的访问。除此之外,美国参议员卢比奥 (Marco Rubio)和默克利( Jeff Merkley )等也本周共同致信联合国,敦促联合国在人权高专访问新疆之前,发布有关维吾尔族种族灭绝问题的人权报告。

不过,中国外交部曾在四月底表示,联合国人权高专访问的目的是促进双方的交流与合作。巴切莱特办公室则表示,中国政府接受了他们提出的在“不受监视”、“不受阻碍”的情况下展开这次访问的要求。

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尚未就此回应本台的查询。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表示,将继续敦促巴切莱特发布关于新疆人权问题的报告,也已敦促她在访问中国期间,要求真正不受阻碍和不受限制的访问。(美联社图片)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表示,将继续敦促巴切莱特发布关于新疆人权问题的报告,也已敦促她在访问中国期间,要求真正不受阻碍和不受限制的访问。(美联社图片)

多个国际知名品牌被曝仍在使用“新疆棉”

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实施强制劳动等人权侵犯行为曝光之后,许多跨国企业和品牌曾宣布抵制新疆棉。不过有德国媒体披露,研究人员近日通过棉花样本比较分析,在阿迪达斯、彪马和雨果博斯生产的衣服中,仍发现了使用来自中国新疆棉花的痕迹。

研究人员告诉北德广播公司(Norddeutscher Rundfunk,NDR),地区气候和地质条件使棉花形成“明确的”特征,由此可区分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棉花,“这意味着这三家公司的服装显然都含有来自新疆的棉花。”报告写道。

遭到中国政府关押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长期关注西方企业与中国供应链问题,她在华盛顿非营利组织“工人权利协会”(Worker Rights Consortium)担任研究员。

菊尔告诉本台,西方公司难以彻底了解自己的供应链,其中一个原因是由于产业链的复杂性。许多供应商都会再外包给下游厂商制造生产,但外包下游厂商的制材来源不会总是向品牌方揭露:“譬如制造一双鞋,可能整双鞋是在一个工厂做,但上面的鞋带或标示可能会让其他小型厂商去接单。你很难知道这个小型(外包)厂商是从哪里进它的货。”

菊尔认为,除非品牌方有强大的执行力和彻底的透明度要求,对于供应商“外包”的作法制定强制规范,否则即使有意愿拒用新疆棉也难以完全执行。此外,菊尔还向本台表示,在数十万维吾尔人被迫劳动的新疆,几乎不可能有正常的审计程序,审计员难以调查当地工人的劳动状况。

“你没办法有效、诚实地在新疆做审计工作,因为当地政府是完全不合作的,工厂也不会合作。在新疆的工厂环境里面,你是没办法自由地、不受干扰地去跟员工交流、采访的。”菊尔说。

针对新疆棉事件,彪马发言人重申,确认彪马没有从新疆地区采购任何棉花:“我们与新疆地区的任何棉花供应商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而阿迪达斯的发言人则表示,“仅从其他国家采购棉花,并采取各种措施确保其供应链中公平和安全的工作条件。”

一位匿名的中国分包商审计员告诉北德广播公司,西方公司几乎不可能彻底了解自己的供应链,因为它们在中国受到当局的限制。菊尔也指出,若有品牌“万分肯定”没有使用强迫劳动的新疆棉,它们不是在说假话,就是太天真了。

记者:陈品洁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