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阴云在习近平头上聚集

0
11

法广 作者:安德烈 20220506法国观点周刊

法国最新一期『观点』周刊刊出Jérémy André题为『新冠疫情最终会让习近平下台吗』的文章,分析中共最高领导人决策与新冠疫情关系。作者认为,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阴云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头上聚集,民众的不满开始传了出来。

中国自天安门事件以来,是否经历过更动荡的时期?作者认为,在上海被封城一个月之后,人们开始提出这个问题。人民共和国在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胜利中冲锋,这个春天却化作一场灾难。

每天,都有逃脱审查的视频,在全球网络显示出反对封城的示威活动。加入无视禁令的队伍的人群越来越多,有时还提出更政治性的口号。一段名为 『四月之声 』的视频,以蒙太奇的方式记录了被送入隔离区的上海人的绝望谈话,凸显了清零政策的荒谬性。4月22日至23日晚,它在社交网络上的大量分享与2020年2月8日武汉吹哨人李文亮死亡后的愤怒之夜等量齐观。 “你听到人民的歌声了吗?”在网上走红没有误导这一不满浪潮的政治意义。

1989年的幽灵在中国上空飘荡吗?金融时报上周披露的一份内部报告说,连通常与权力保持一致的中国金融家单伟建也放胆表示,民众的不满情绪处于30年以来的最高点。即使在相当封闭的小圈子,在习近平的中国发出这样的政治声音都非常罕见。在那里,稍微一点不满都会被视为妄议无所不能的领袖。在中国,提到”三十年”,不可避免地反射出一个禁忌的日子:1989! 大学生的抗议运动在天安门广场遭到血腥镇压。

但是,五月初,疫情继续蔓延,在北京,在郑州发现一些病例后,被迫关闭的场所成倍地增加,不满情绪蔓延的风险也在增加。中国人存在着抵制清零政策的行为本身,就使得政权有关美国和西方人不能服从大局利益的宣传脱轨。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FRS)的研究员瓦莱丽-尼凯(Valérie Niquet)说:”敢于表达不满就是在冒风险。在经历了1989年的创伤之后,我们知道,敢于正面反对政权就会使自己暴露在极端暴力的反应之下。”

不满不只是一种不安的情绪,上海是与世界上联系最紧密的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特别是科学界和商业界的所在地。”瓦莱里-尼凯(Valérie Niquet)补充说:我们看到卫生界和经济界的一些人士发表文章,批评这种清零政策。3月底,上海出现了恳求当局尝试与病毒共存,停止封锁,同时通过其他措施限制损害的呼声。

即使被视为防疫教父的钟南山,在为现行政策辩护的同时,也提出可尝试其他方式,但招致官媒3月30日再次重申习近平的命令:坚决清零不动摇。习近平至今对上海越来越具爆炸性的处境一言不发,而是让其亲信李强亲临前线。对于中共总书记而言,不存在给那些想在党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将上海局势变成政治问题的人提供更多筹码的问题。

原则上讲,习近平连任不成问题,中共十九大已提前为允许第三任改变了规则。专门研究中国政治的蒙特利尔咨询公司创始人Alex Payette说:”对上海卫生政策的挑战并不足以推翻习近平。但如果你把他在乌克兰问题上支持俄罗斯的误判以及缺乏解决经济问题的办法叠加起来,就会对其领导力产生怀疑。”

加拿大专家认为,习近平此刻给党内的”不满者”提供了许多弹药,后者希望重返邓小平或江泽民时期的状态,忠于习近平的为清零辩护,不满的一派则站在主张与病毒共存的科学家一边。但是这种愤怒能否有足够的力量影响习近平连任?

一切都将取决于上海危机的最终结果。如果得到遏制,它可被用来再次显示中国战略的 “优越性”。上海不是中国,内陆地区不一定同情傲慢的资产阶级和国际化大都市的苦难。毕竟,上海也不过经历了从武汉到西安的许多其他地方所强加的封城禁锢。

更重要的是,作为金融中心的上海是习近平的前任,特别是江泽民派系的传统大本营。因此,每个阵营都在争相为上海做出自己的解释:对反习近平阵营来说,惨败是由于现任政府的僵化;或者对亲习近平阵营来说,如果其领导人在病毒面前屈服于 “躺平”的诱惑,那么等待整个国家的就是灾难。

预计内部抗议的脉搏将在7月感受到,届时党的干部将聚集在北京附近的海滨度假胜地北戴河,参加他们的 “暑期大学”,大会的公告将在幕后进行谈判。瓦莱丽-尼凯预见:”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不认为习近平会冒着失去职务的风险,只是有可能会被削弱。但如果情况变得更糟,一切可能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