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媒相继公开用户IP属地 “明目张胆” 吓唬国内老百姓

0

社交媒体平台的争议面 (资料照片)

台北 —

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微博、抖音等,近期相继强制显示用户IP (“互联网协议”)属地。虽然各平台表示这是为了净化网路生态、打击假讯息,但观察人士分析,中国政府部署的网络“清朗”行动迫使媒体平台自我审查,民间舆论场正进一步的削弱中,可以预见未来“新闻垃圾场”将霸占整个网络。这项举措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明着”吓唬国内老百姓,使他们不敢批评政府,从而捍卫习近平政权,这跟疫情和二十大脱离不了干系。

中国最大通讯平台微信4月29日表示,用户发布内容时将会显示IP属地,这也是继28日微博公告将展示发评IP属地的功能后,又一个中国社交媒体加入强制显示用户IP属地的行列。

此前,抖音、快手、小红书、今日头条、知乎等已相继上线网路用户IP地址显示的功能。上月遭中国网管当局进驻整改的豆瓣,则在4月26日更新个人讯息保护政策,要求用户必须完成实名制认证才能注册。但是中国政府、官方媒体等机构的账号则不必显示IP属地,据称是因为已经“前台实名”,这比显示属地更为真实。

微信说,新规是为了“维护网络传播秩序,进一步打击仿冒搬运、造谣传谣等行为”。微博称,“为减少冒充热点事件当事人、蹭流量等不良行为,确保传播内容真实透明”。小红书亦表示,此举是“为维护真实互动的社区氛围”。

放在明处公开化

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社交媒体在中国是民众对于政府做法有意见时,发发牢骚的地方,尤其疫情期间,很多市民对于强制封城累积了许多的不满,都是透过社交媒体的分享与传递来纾压,比如上海封城期间,就有一个音乐家在顶楼吹小号,曲名是香港“反送中”期间高唱的《你可听到人民的怒吼》,该视频在社交媒体广传,让人看到上海人真实的愤怒。

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李恒青提供)

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李恒青提供)

他表示,中国政府自然不希望看到政策被批评,所以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让网民知道,在社交媒体上批评政府并非毫无代价,而是要承担责任的,也吓得这些社交平台自我审查,将不同于政府意见的人封号禁言,其实已经司空见惯。

李恒青说,即使没有公开IP属地,中国网信系统也早有定位能力,可以知道网友的发话地点,但现在将其公开化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更明白地告诉国人,不得妄议中央。尤其再过半年就是二十大,如果大家都在社媒上批评政府和政策,将不利于习近平核心的稳定。

他说:“它之所以这么做去要求你,把这个事放在明处上,实际上就是要公开的吓唬你、告诉你、警告你,说你现在都已经暴露在聚光灯底下,你还敢再批评我吗,实际上是要达到让你不敢说话的目的。”

管控舆情

中国新闻评论员晓山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国内的很多重磅新闻,例如河南某市委书记掌掴下属,以及内蒙古伊利、鸿茅药酒事件等,都不是通过官媒曝光出来的,大部分都是通过社交媒体,也就是自媒体所引爆的滔天舆情。

他表示,中国政府要想强制管控舆情,就必须出台类似这种显示IP属地的强硬政策,而这样的管控也在很大程度上与疫情和二十大有关。他还认为,基层各地可能更害怕把“腐臭的伤口”揭开而非常乐意积极配合新规,这正是社会矛盾日益加深的病态表现,公布IP属地无异于饮鸩止渴。

这项新规可以溯及到去年10月中国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信息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当时即已明定平台应当以显著方式展示账号IP地址属地信,“境内互联网用户账号IP地址属地信息需标注到省(区、市),境外账号IP地址属地信息需标注到国家(地区)。”

海外网红 “一夕归国

自社交媒体强制公开IP属地后,有网友笑指大批自称人在海外的网红“一夕归国”,像是“来酱在东京”的IP属地显示为上海,“娜娜在英国”IP属地为广东,“王药师在英国”IP属地为天津。有网友诧异地问:“怎么突然就回国了?”、“东北假装东京,算你狠”、“你说你在福冈,结果是在福建?”

中国内地有些“跨地经营”的网红也一一曝光,有些人专写广州、北京的吃喝玩乐生活,结果被发现他们的IP属地其实在湖南等。

中国网友对于这项新规也有不同看法。支持的人认为,“及时公布IP,可以有效减少造谣、传谣的恶性内容出现”、“正经人谁怕公布IP啊”、“不支持的都是心里有鬼”。反对者则批评,此举将暴露个人隐私,“脖子上的圈越来越紧”、“感觉我现在微博是裸奔状态”。

浙江学生维权获立案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平台显示的是用户完整的IP地址,通过技术手段便能查到用户具体的所在地,将有侵犯隐私的疑虑,但若仅显示IP属地则不构成侵犯隐私。

香港明报5月1日报道,一名浙江理工大学的学生发现自己的地理位置出现在微博评论下方,但当时他的手机微博定位权限是关闭的,他因此认为,微博未经同意就处理其个人信息,向法院提交起诉,该案已正式立案,成为新规公开用户IP属地后,违反个人信息处理原则的第一案。

恐因言获罪

今年45岁的陈飞,在中国从事文化工作,因为安全因素不愿透露真实姓名。他告诉美国之音,几年前内蒙古发生了公安厅女警察因为有买菜民众的车子挡在她前面,女警就下车与之吵架并给民众飞踢一脚,该视频在社群媒体传开,全呼和浩特的人都知道,经过人肉搜索,该女警察的身份也曝光。他对此事件写了相关评论,但他的微博立即被封号。

陈飞说,虽然他写的东西都有凭有据,但还是会被封号,所以到底是真实的言论会被打击,还是假新闻会被打击,他也不知道标准在哪里。未来如果公开IP属地,他会担心若发表不利政府的言论,可能会有人找上门来,惹祸上身。

具有法律背景的晓山表示,如果某位作者发表了针对某地敏感问题的言论,就会被舆情监测系统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作者的身份信息和IP属地,将更容易追查到个人。如果影响过大、涉及敏感政治问题,不管真实与否,都有可能被扣上“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诬告陷害”等口袋罪名。这样一来,就不是“侵犯个人隐私权”那么简单了,作者很有可能会因言获罪,身陷囹圄,失去人身自由。

晓山表示:“公开IP属地的措施将进一步削弱民间舆论场,正能量的官媒,像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这样的‘新闻垃圾场’将霸占整个网络,让广大老百姓生活在美好和谐家园的假象里。”

网络清朗行动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数据显示,去年网络清朗行动针对网络“饭圈”乱象、互联网账号运营乱象,以及未成年人网络环境等15项专项,一共累计清理违法和不良信息2200多万条,处置账号13.4亿个,封禁主播7200余名,下架了应用程序、小程序2160余款,还关闭网站3200余家。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盛荣华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的“清朗”专项行动将包括打击网络谣言等十个方面重点任务。

4月24日,网信办又部署开展“清朗·网络暴力专项治理行动”,将通过建立完善监测识别、实时保护、干预处置、溯源追责、宣传曝光等措施,对网络暴力进行全链条治理。网信办说,为严防网络暴力信息传播扩散,将及时清理处置涉及网络暴力的评论、弹幕等内容;针对首发、多发、煽动和跟风发布等不同情形,分类处置网路暴力的相关账号,连带处置违规账号背后MCN机构,严肃问责处罚失职失责网站平台。

网络正义终结霸凌

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表示,虽然中国政府拿打击网络暴力当成要强制公开IP属地的一个理由,但那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唯有网络上有真正的正义,网络霸凌与暴力才能被消灭掉。但在中国大陆根本没有网络正义,因为只有政府宣传的声音可以大行其道,网友若有异见就被封锁,这种由上而下的政策无法真正消除网络暴力。

他举例,2001年的911事件,美国纽约世贸中心双塔被炸,死亡与失踪人数达三千人,这件事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竟然被拍手叫好,说 “终于有人出来教训美国了”,这种言行令人发指。他说,这个民族有这么多人会有这种违反道德的想法,正是中国共产党教育出来的。

他说,相反地,美国曾发生过一起男女朋友分手后,男方在网络上散布前女友的裸照,导致该名女孩不堪屈辱与压力而自杀的事件,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最后的结果是很多美国人都自发性地站出来游行抗议,批评网络暴力,该名男子最后被起诉判刑。

建立善良的公民社会

李恒青说:“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里也会有网络暴力的现象,但是用不着政府通过这种方式(公开IP)来解决问题,而是建立了一个善良的公民社会,自然就能够解决,因为它网络上有正义。”

他说,中国政府在网络上宣传的都是邪恶的、反正义、反人类的东西。比如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中国政府一直站在侵略者的一方帮俄罗斯讲话。生活在这样的国度里,有良知的人就要学会如何继续发出正义之言,如果社交媒体被封号也不要紧,再重建一个就好,如果又被封就再重建。中共的禁言永远打击不了所有人心中的怒吼,正是所谓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陈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