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为继续对乌战争鼓劲:普京的阅兵式讲话发出信号

0
 丁咚 亚欧视点 2022-05-09 22:54

 

“反法西斯卫国战争胜利”77周年纪念日阅兵式5月9日上午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并发表讲话。

在阅兵式及普京讲话进行之际,俄罗斯军队官兵正在已入侵两个多月的乌克兰领土上作战。

这场二战结束以来欧洲最大规模的战争既造成成千上万的乌克兰士兵和平民伤亡、无数民用设施在狂轰滥炸下变成废墟,造成数百万乌克兰难民颠沛流离、涌入邻国和世界各地,并对该国经济带来重创,也在不断杀害俄国官兵——迄今已有逾10位高级将官和数以万计的官兵伤亡,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弹,特别是西方成为基辅坚定的支持者,向其提供至关重要的军事、财政和人道主义援助,并对支持战争的俄罗斯人员和资金来源给予毁灭性的制裁和限制,在全球发起对俄孤立行动,俄罗斯经济和社会处于崩溃的边缘,独立以来前景光明的发展面临中断的危险。

克里姆林宫深知这些后果,而且每日每夜都在为此受到煎熬。普京无法回避它们,因而使其在红场上面对受阅官兵和人民的演讲,变成了对造成两国人民浩劫的战争的自我辩护,变成了对前线伤亡官兵的安抚。

不出意外,普京将其决定发动对乌战争归结为计划北约“入侵”俄罗斯的“历史土地”——包括“我们的”克里米亚,而基辅总统希望获得核武器,并且积极加入北约,进而将其描述为“一个巨大的、俄罗斯绝对不能忽视的威胁”,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

对于北约的“入侵”计划,普京具体说明道,“我们清楚看到了北约的动作,北约大量的军事顾问和雇佣兵在乌克兰东部密集活动,同时源源不断地往乌克兰运送武器。”

普京将基辅的所作所为定义为“新纳粹主义”,并强调“我们和美国支持的新纳粹分子的冲突,已经不可避免”,“俄罗斯先发制人地拒绝了侵略”,“这是一个被迫的、及时的、唯一正确的决定。一个主权、强大、独立国家的决定”。

在最后一部分,普京不忘利用讲话的机会,对战争中伤亡的官兵及其亲友予以安抚,表明,“国家、地区、企业、社会团体将尽一切努力为这些家庭提供关爱和帮助。对阵亡和受伤战友的孩子,我们将给予特别的支持。今天签署了总统令。”

由于对乌克兰民用设施的攻击、“无差别轰炸”造成巨大的平民伤亡及布恰等地的非法处决和强暴行为,因此克里姆林宫正在接受全球和地区有关组织的专家委员会的独立调查,以了解和确认克里姆林宫主人是否构成了战争罪及违反人权和人道主义罪,同时,本国官兵包括高级将官的牺牲也需要一个重大理由——在战争严重不利的背景下,决定这场战争的俄罗斯最高领导人普京必须向世界和本国人民提供其发动战争的站得住的理由。

这位年近古稀的领导人还没有大胆到“虚构”北约在战前就实施了“入侵”俄罗斯的“历史领土”的计划,而是指出他“看到”了北约大量的军事顾问和雇佣兵在乌克兰东部密集活动,并源源不断地往乌克兰运送武器。

对于北约国家的“雇佣兵”在乌克兰东部地区活动,确有其事,而是否有北约的军事顾问在乌克兰活动,没有可信的报道和证据——我们也无法担保说绝对没有,仅仅是克里姆林宫单方面的说法,但千真万确的是,美国和北约无论是在战前和战争期间都保证其无意军事介入俄乌之间的战争,无意在乌克兰上空设置禁飞区,竭尽全力防止一切可疑的行为,以避免美国和北约同俄罗斯的直接军事冲突,甚至在基辅当局反复哀求的情况下,西方定力十足,毫不为所动。

正因如此,我们看到,普京为了证明其对乌战争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倒果为因地将北约在战争期间的一些行为——可以确证有其事的包括“雇佣兵”及对乌克兰的日益加码的军事援助,认定为美国和北约蓄意为之的行动,并将其作为发动对乌战争的原因之一。

作为局外人,我们看得很清楚,普京的话十分牵强,雇佣兵制度在现代战争中很普遍,俄方自身也采取了一些雇佣兵的方法,不足以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侵略”的证据,普京指责的北约对基辅的军事援助,实有其事,但却是在相对强大的俄罗斯“侵略”的前提下由弱小的主权国家乌克兰请求下的回应。在世界战争史上这几乎是一种惯例,比如二战期间受到法西斯侵略的国家普遍受到美国的军事援助。难道发动战争的彼时日本和德国就可以将美国斥为侵略者?

很显然,类比之下,很荒唐。

对于普京指责乌克兰的所谓“新纳粹主义”,泽连斯基当局寻求核武器及加入北约的想法,同样也是经不起推敲的。

德国作为二战的发动国,其现任总理的话应该是可信的。朔尔茨在5月8日二战胜利纪念日的讲话中,驳斥了普京的“新纳粹论”,指出,普京“将其野蛮的侵略战争比喻为反民族社会主义(纳粹主义是其中一个分支)”,“这是篡改历史和诽谤。我们有责任还原真相,以正视听。”

他强烈认为,“如果一切都由俄罗斯说了算,那就没有和平。”

朔尔茨作为曾深受纳粹主义之害的国家领袖,其对反纳粹历史的正本清源之论,是可以信服的。

克里姆林宫在战争发动之前的三个月左右,确实向美国和北约提出了推动安全保障新条约的谈判要求,作为全程关注这一行动的观察者,现在看来,它是普京当局全盘战争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为其之后发动战争制造更大的理由,将其发动战争归咎于美国和北约“不理会”莫斯科的“正当要求”。

假如他是认真的,就不会在刚刚提出谈判要求,三个平台的谈判刚刚启动,而且其在战前反复否认有意入侵乌克兰的情况下,急于破坏谈判,在谈判启动不足三个月发动战争。

克里姆林宫在自身努力营造的一个“迫在眉睫”的巨大威胁幻觉中,作出了一个“主权、强大、独立国家被迫的、及时的、唯一正确的决定”——先发制人地出动武装力量侵犯邻国。

尽管战争爆发以来,拥有很大优势的俄罗斯武装部队在乌境内没有赢得任何重要的胜利,有效占领一个重要的、居民安居乐业的城市,仅有一个不具有战略性的赫尔松市被攻占,而马里乌波尔市有没有占领仍然存疑,但毫无意外,它们都是在乌方军民巨大牺牲、城市变成废墟或者受到重创、和平生活受到严重破坏的情况下取得进展的。乌克兰朝野、军民超出世界意料,空前团结,浴血抗敌,夺取了第一阶段战争的总体胜利,并在战争第二阶段对俄军给予了有力牵制,后者进攻停滞不前。

俄罗斯以武力侵略邻国,伤害平民,破坏欧洲和平与稳定,破坏二战后的世界秩序的行为,特别是乌克兰军民不畏强敌、奋勇抗战并取得阶段性胜利,极大地鼓舞和激励了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和北约,向基辅给予巨大声援——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联合国大会紧急特别会议的决议、人权理事会开除俄罗斯的决定等都是表现,向泽连斯基当局提供越来越强大的援助和支持,同时对俄罗斯给予了针对一个单一国家的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制裁、限制和孤立行动,都为乌克兰反抗莫斯科、赢得战争提供了重大条件。

朔尔茨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讲话中坚信“普京不会赢得这场战争,乌克兰必将取得最后胜利”。

德国领导下的欧盟正在为对俄施予进一步的重大制裁措施——减少或者禁止俄罗斯的石油进口展开最后的协调,而七国集团领导人与乌克兰总统也在5月8日举行视频会议,发表了加强对乌声援、援助和支持的重大声明,在俄乌战争的关键节点上,为基辅取得胜利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在2月21日的联邦安全会议决策会议上,普京力排众议决定对“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给予外交承认,随后决定对乌开展“特别军事行动”,并迅速变成对乌全面战争,押上了个人的全部信誉和政治生涯,正如早前我们所指的,对乌战争是其输不起的战争。

“卫国战争胜利”77周年纪念日讲话表明,克里姆林宫仍然坚信其行为的“正确”,相信莫斯科必胜——或者他必须打赢,否则其难以承受其后果,意味着除非普京在战争中遭受压倒性的失败,否则他将把对乌战争继续下去,而这就造成了一个可以假设的情况——俄罗斯不仅可能因此而中断发展进程,而且面临一些类似崩溃的“即时”的惨痛结果,以便于最终促使其放弃徒劳的进攻,被迫转向结束战争并开启战后和平途径。

也许这是俄罗斯独立以来由盛转衰、从有望繁荣到走下坡路的起点,而普京的这场讲话正处于一个关键的临界点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