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亭:在北京的压力下,上海进一步收紧封城防疫措施

0

最近几天,在上海,当局拿出了一系列新的防疫规定:比如:一周内禁止接收快递,禁止外出,即使是要外出就医的约会,也不能去。那些几个星期以来有一定的自由度、幸免于严厉的拉出去隔离措施的楼栋,发现自己在未来的7天内也要受到最严厉措施的制约。

该报在上海的记者勒普拉特首先描写了一名叫盖尔的法国人的遭遇。

在上海已经生活了八年的法国人盖尔(Gaël)于5月7日星期六早上收到要他收拾行李的命令,他居住的位于市中心老城区的楼房里的所有居民都要被拉走隔离。然而,他们的新冠检测结果都是阴性。当局希望通过对出现新冠病例的楼栋里的居民进行越来越多的隔离,来尽快结束疫情。当盖尔在法国领事馆的建议下,要求前来拉他去隔离的人提供官方文件来证明这种强制转移是必须的时候,他的居委会负责人给他发了一段视频来威胁他。在这段视频中可以看到,穿着白色防护服的警察对要被驱逐的中国公民试图解释后不耐烦的说:“别问为什么了!没有为什么,这是国家的规定!”

勒普拉特写道,最近几天,在上海,当局拿出了一系列新的防疫规定:比如:一周内禁止接收快递,禁止外出,即使是要外出就医的约会,也不能去。那些几个星期以来有一定的自由度、幸免于严厉的拉出去隔离措施的楼栋,发现自己在未来的7天内也要受到最严厉措施的制约。然而,随着上海进入第七周封城,病例数在逐渐下降,在4月中旬达到每天2万7千600例的高峰值之后,5月9日星期一的病例数是3千717。但这对当局来说,还不够快。

勒普拉特表示,上海之所以再度收紧防疫措施,原因是很明确的:这是因为5月5日星期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了一次会议,会议明确了,将不惜一切代价继续新冠清零政策。会后发表的声明宣布,“坚持就是胜利”。声明还呼吁“坚决打击任何歪曲、质疑或否定防疫政策的言行”。这是向那些对上级的命令讨价还价或拖后腿的党内官员发出的明确的警告。

随后,上海市委召开了“常委会精神”专题学习会。由于上海有着中国最大规模的新冠疫情,因此上海的领导层像坐在热锅上一样受到煎烤。在武汉、东北或西安之前出现重大疫情时,各地的地方领导人都无一例外受到了制裁。上周五和周六,上海的许多小区都收到了更严格的防疫规定。

徐汇区某小区的通知说:“为了全面贯彻落实中央政治局会议、市委、区委的精神,为了打赢上海保卫战,为了尽快解除限制(……),所有的住宅楼在5月7日至15日期间都必须要“静默”。通知建议,除了进行核酸检测,禁止一切外出,接收的送货物品,只能是必需品,甚至要避免去医院,除非是绝对紧急的情况,因为医院是病毒传播的地方……虽然,自上海开始封城以来,已经有数十人因抢救速度不够快而死亡。

在市中心另一个社区发送类似的通知时,还附带有这么一句话:“我们必须把这个给你。书记很快就会被解雇的。”这里的书记指的是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他可能要为上海疫情的管理混乱而买单。迫于压力,上海领导人似乎正在尽一切努力收紧防疫措施,以便让北京相信他们管控疫情的决心:上周末,在许多住宅楼的入口处,除了通常的保安,都另外出现了标有“警察”字样的大白或其他员工,以便一字不差地执行规定。

成千上万的居民不得不放弃订购,而当局分发的食品又不足够多。周一早上,深受外籍人士欢迎的一个在线杂货店 (Epermarket )的经理表示,“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周末。数百个订单无法交付,造成了很多的延误和问题。”这位经理还补充说,许多新鲜产品不得不被丢弃。

不过,这种越来越压制性的防疫方法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阻力。周四,据报道,在发现新病例后,苹果供应商广达工厂的数百名工人冲破了公司园区内的大白组成的路障。周六,几段视频显示,在上海南部的闵行区,年轻的中国人和试图堵住他们大楼出口的警察发生了暴力冲突。在其他视频中,居民试图抵抗拉他们隔离的警察,一个家庭的门被警察打破……一位三十来岁的上海人见证说,“太疯狂了,政府每三天改变一次规则,它让人一直处于焦虑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