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前景的利空阴霾: 清零、监管、挺俄

0

资料照:北京金融区附近的一处建筑工地。(2021年10月11日)

台北 —

中国坚持动态清零,包括在上海等20多个城市实施严格封控,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已逐渐浮现。多家国际投行近期下调中国今年的经济成长(GDP)估值,中国传媒财新公司所调查的4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跌至两年新低。在此前提下,中国监管部门传出未来可望松绑对科技巨头的整顿,以提振经济和国内消费。不过,观察人士表示,中国经济恐已出现大滑坡,除了清零和监管等利空因素外,北京亲俄的地缘政治立场,都将持续拖累中国的经济前景,北京今年要达标5.5%的GDP目标,恐非易事。

中国第一季的GDP年增4.8%,虽高于预期,但仍低于北京全年所设定的5.5%目标。进入第二季,中国不仅各地突发新冠疫情,且自三月下旬以来,受限于中共高层的清零防疫思维,上海等20多个城市进入全面或部分封城。对此,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中国政治挂帅的防疫模式大幅牺牲的是经济和商业活动。

上海街头一个电子屏上显示中国国民生产总值数据。(2021年10月18日)

上海街头一个电子屏上显示中国国民生产总值数据。(2021年10月18日)

但为提振景气,据香港南华早报4月29日报道,中国网信办可望于五一连假后召集包含腾讯、阿里巴巴及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等科技巨头进行会谈。报道称,中国考虑终结过去一年多来对部分科技公司的重拳监管,以刺激消费并拉抬日益趋缓的经济成长。

不过,华尔街日报4月29日也引述消息人士指出,北京虽基于疫情重创经济而有意暂停对科技产业的监管打压,但为确保这些民企与政府的总体政策一致,北京打算要求部分科技巨擘提供1%的股权给国家,以利政府在民企的决策上握有直接权力。

对此,观察人士说,这显示中共对民企的监管力道不可能松绑太多。

北京拟强制入股 学者:监管力道不减

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所所长刘孟俊

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所所长刘孟俊

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长刘孟俊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这一年来对民营企业过度打压,已重创经济,因此势必调整,但未来若真的强制入股科技巨头,代表的是监管力道不减,只是换个形式。

刘孟俊说:“中国在实行共同富裕,尤其是针对这些互联网巨头加以监管,无形当中对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也进一步让外资对中国市场疑虑。去年第三季,中国已经降低对房(地产)企业的监管,现在降低对于数位科技巨头监管,有一脉相承趋势,试图让它的经济来进一步活化。但是如果用1%股权进到它(科技公司)的核心决策圈,变成内部监管的话,代表监管模式改变,所以还是有监管的力道。”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产业经济学系教授蔡明芳则说,就算中共停止对科技巨头的打压,也难重返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

台湾台北淡江大学产业经济学系教授蔡明芳(照片提供: 蔡明芳)

台湾台北淡江大学产业经济学系教授蔡明芳(照片提供: 蔡明芳)

蔡明芳告诉美国之音:“阿里巴巴、腾讯这些厂商都大幅地在裁员,现在(中共)又说要停止(打压),对中国的经济不会有任何影响,伤害一定持续存在。简单来讲,中国经济最好的情况已经过去了。”

财新PMI逾2年新低 中国经济现“五大危机”

专家看衰中国的经济前景,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多项经济指标已透露出,中国的经济和商业活动正危机四伏。

中国财新传媒和研究公司Markit上周四(5月5日)公布最新的经济数据显示,财新中国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四月跌至36.2,比三月大降5.8个百分点;另外,四月综合PMI也从三月的43.9降至37.2,下跌6.7个百分点,两项指数均创2020年3月以来的新低。

对此,位于台北的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以书面回覆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财新所调查的两大PMI指数均降至近年新低,且双双跌破代表景气中性的50枯荣线,这代表中国经济已遭“重创”。他总结,中国经济受到就业、出口、民间投资、房地产和债务违约“五大危机”的综合打击,未来恐持续萧条。

吴嘉隆说:“出口衰退会拉下就业、所得与消费能力,于是影响到房地产。另外,产业监管与共同富裕也雪上加霜,会伤害民间投资的意愿与能力,最后爆发成债务违约的危机。这些领域的衰退会持续,并且陷入恶性循环。目前看来,中国经济很难反转。现在局势越来越明朗,就是动态清零与封城确实严重打击到制造、运输、物流与消费的活动。”

经济学家:清零重创三级产业 不利共同富裕

即便商业活动受创,中国各省市仍持续清零和封控。例如,河南省郑州市于5月4日至10日进入全城封控,而首都北京则有超过60个地铁站被关闭,形同半封城,至于金融重镇的上海也仍有部分地区持续第六周的封锁。

对此,台湾经济学者刘孟俊表示,若中国长期维持清零政策,房地产、金融和科技等第三级产业将受到首波的重创,零售及消费服务也会接着出现利空影响,就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开始推行的“共同富裕”运动,也可能遭受推迟。

刘孟俊说:“(清零)对三级产业的发展可能造成很大的伤害,但是它(中共)试图让第一级产业和第二级产业保持比较好的水准,中国还是继续维系它世界工厂的地位。共同富裕挑战还蛮大的,因为疫情的管控会使得所得分配更加不均,两极分化更加严重,也会对经济转型产生一个不利的影响。”

中国的第一级产业指的是农、牧、林、渔业,而第二级产业则是工业,包含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与水的生产和供应,以及建筑业等。

位于美国的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市场学副教授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

美国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

则预测,若疫情恶化,导致北京、上海、广州及深圳四个一线城市都遭到封控,必然拖垮中国经济。但他说,即便经济崩盘,中共也不会轻易松绑管制,相反地,还可能重回毛泽东时代计划经济的老路。

谢田告诉美国之音:“如果北、上、广、深都封城几个月,中国经济GDP肯定会下降好几个百分点,这是非常严重的打击。但是中共不能有损它的政治地位,所以它一定清零到底。现在中共推出了很多类似‘供销社’、‘统购统销’,就在应对封城可能带来的经济影响,因为它要压制人民,政府控制所有的货物、商品来源和渠道,达到它的政治目的。”

中国去年7月开始试点“供销社”,这是中共1949年建政初期的产物,代表物资匮乏时期,由中央在省市层级实施“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的经济模式。

“统购统销”指的是中国于1950-1980年代推行的一种控制粮食、棉花等农产品资源的政策,中共在农村征购农产品资源,在城市定量配给。外界普遍认为,中共透过这个政策严重地剥削中国农民。

鉴于中国的防疫政策重创经济,英商巴克莱银行、国际信评机构惠誉及野村 (Nomura) 等国际投资银行多已下调中国今年GDP估值,其中,野村甚至下修至3.9%,远低于中国设定的5.5%目标。

中共续挺俄 经济恐遭美“轴心法”制裁

除了清零封控和民企监管的利空因素,观察人士说,中国力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地缘政治态势恐也不利其经济发展。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美国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5月4日审议“评估习近平干预与妨碍法案”(Assessing Xi’s Interference and Subversion Act),英文简称为AXIS Act,也就是“轴心法”。美国众议院四月底已通过此法,待参议院通过,并由美国总统拜登签署后,将正式生效。

“轴心法”要求美国国务院于法律生效后的30天内、以及未来每隔90天,向国会提交报告,说明中俄两国的合作进度以及中国是否协助俄罗斯规避国际制裁等。

拜登政府已多次表示,中国若对俄罗斯提供实质支持,将同步对中国祭出二级制裁。

台北的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照片提供:吴嘉隆)

台北的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照片提供:吴嘉隆)

对此,台湾经济学家吴嘉隆说,“轴心法”恐提供拜登政府法源基础,加大对北京的经济围堵。

吴嘉隆说:“美国对中国有三大议题要处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违约、南海岛礁的军事化、武汉(新冠)病毒的源头调查、责任追究与索赔。启动’轴心法’对美国来讲,可以一石三鸟,把其他议题要进行的制裁顺便带进来,对中国经济会带来严重冲击,因为中国将无法从美国取得技术来源,来维持中国企业的竞争力。”

中国重维稳 GDP难达标

香港经济历史学者赵善轩

香港经济历史学者赵善轩

现居住于英国的香港经济历史学者赵善轩也说,中共对权力的巩固高于一切,即便经济重创,仍可能继续清零、管控民企和挺俄。

赵善轩告诉美国之音:“习近平明明看到经济下行,他(2018年)还是要发起中美贸易战,现在要挺俄罗斯,还有动态清零,所以(中国是)政治稳定是大于经济发展。对习近平来说,不可能不影响经济,但是影响经济也要维持统治权威。”

多位专家都认为,中国今年的经济前景黯淡,官方要达标5.5%的GDP,非常困难。除封城、挺俄等内部利空因素外,外部也面临全球通胀等不利走势。

林柏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