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将元宇宙军事化?解放军报“从和平到战争”构想见端倪

0

资料照:中国电子游戏开发公司的员工观看屏幕上显示的电游“光荣使命”。该款游戏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和光荣使命网络联合推出(2013年8月2日)

华盛顿 —

分析人士注意到,尽管元宇宙技术和应用还处于初始阶段,中国的智库和解放军机关报已经开始构想元宇宙对国家安全的影响,甚至考虑如何将战争触角伸进元宇宙。

解放军报:从和平到战争的元宇宙构想

2021年下半年以来,元宇宙成为中国科技业的热门话题。这一尚处于初始阶段的技术不仅迅速吸引了大量投资,也成了中国学术界的研究关键词。

与此同时,中国也出现了有关元宇宙应用的军事讨论。隶属美国空军大学的中国航空航天研究所(CASI)分析员鲍瑞涵(Josh Baughman)观察到,自从2021年11月以来,中共中央军委的机关报《解放军》报至少发表了三篇有关元宇宙的分析和评论文章。

“运用优势力量高压强制或以非对称战法攻击和阻断对手元宇宙体系的关键节点和科技运行链条,阻遏其运行、压制其功能、摧毁其存在。”《解放军报》今年3月3日的一篇署名文章似乎在预测中国如何将元宇宙用于军事战略目的。

打击对象可以是元宇宙的“数字基础、高效通信、区块链身份认证、全息AR成像、人工智能、高性能互联网等”,这篇题为《元宇宙:未来认知战的新高地》的文章说。

而就在去年11月26日一篇题为《揭开“元宇宙”面纱》的文章中,《解放军报》似乎还主要将元宇宙的畅想聚焦在和平目的。文章说,媒体可以通过打造“战场元宇宙”、通过“实时感受”的震撼感“刺激人类社会对于和平的渴望与向往”。

“本质上,这从和平过渡到了战争,这很有意思。”鲍瑞涵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你去看天涯社区和其他中文(媒体),他们也在大量地讨论元宇宙,所以这真的是一个正在被思考的议题——中国政府、当然还有中国人和中国经济。”

美国空军大学中国航空航天研究所(CASI)分析员鲍瑞涵(Josh Baughman)

美国空军大学中国航空航天研究所(CASI)分析员鲍瑞涵(Josh Baughman)

《解放军报》的文章认为,“元宇宙作为融多种前沿科技于一体的复杂系统,在认知战运用上具有天然优势”,称元宇宙作战突出表现为以扰乱、迟滞、阻遏、摧毁、消灭对手元宇宙存在和运行为目的的认知攻防作战。

文章还预测,可集中力量对对手元宇宙内部运行或两个世界的通联技术装置进行诱导攻击,用极具迷惑性欺骗性的信息和场景“曲向导流”,迷茫其认知,干扰其判断,误导其决策。

鲍瑞涵说,中国军方已经在分析如何利用元宇宙潜在的安全漏洞发动攻击,与此同时,解放军还寄希望于元宇宙提升其虚拟战斗演习演练的有力工具。

《解放军报》今年1月刊文讨论“战场元宇宙”的概念,称“战场元宇宙”可以提升部队的教育、训练、试验、研究等应用领域的能力。

鲍瑞涵说:“他们已经在这样做了,但有了元宇宙,(模拟)会更有沉浸式。”

元宇宙基础设施安全受关注

除战争用途之外,专家认为,元宇宙的所涉及的基础设施的稳固性攸关国家安全。

鲍瑞涵把元宇宙归属于信息技术领域,该领域已被美国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确定为关键基础设施领域之一。

他发表在2022年5月《军事网络事务》(Military Cyber Affairs)期刊的文章指出:“必须制定规范以防止可能的冲突,但随着元宇宙成为战争中的关键目标,其生态系统本身也必须强韧。”

他对美国之音说:“未来的元宇宙,可以被视为网络空间和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这对国家安全、经济、公共卫生、安全、商业、政府、学术界和公民至关重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去年10月也发文指出,元宇宙面临包括网络攻击、关键基础设施安全漏洞在内的技术安全问题。文章说,元宇宙将产生新的关键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一旦受到攻击或发生故障,其所带来的影响和社会冲击可能会超出预期。

元宇宙技术涉及计算、存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AI)等基础架构,还包括VR头盔这样的XR(扩展现实)硬件设备。

元宇宙技术可受攻击和操控,这并不只是一种假设。美国纽黑文大学的研究人员2019年的研究发现,通过操控在沉浸式体验中的用户的虚拟界面,可以在头戴虚拟现实(VR)用头盔的游戏玩家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在现实空间中不由自主地移动到攻击者希望他们前往的位置。

纽黑文大学计算机学教授易卜拉欣·巴吉利(Ibrahim Baggili) 将这种网络攻击命名为“人肉操纵杆”(human joystick)袭击。他对美国科技新闻网站VentureBeat说,这类恶意攻击将会增加身体伤害的可能性。

从目前的产业规模来看,中国公司缺乏虚拟现实(VR)核心技术,在VR一体机设备方面落后于美国公司。但中国公司正在通过收购VR初创企业扩大平台生态系统的影响力。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员乔恩·贝特曼(Jon Bateman)说,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并不会担心VR头盔这样的设备会成为中国攻击的目标。不过他同时提到,“但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所有重要机构都以(元宇宙)这种方式交流的世界里,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

分析人士认为,正如中国封堵国内互联网、架设防火长城的作法一样,未来中西方的元宇宙也将出现互联的不对称性。贝特曼说,中国将禁止国内用户访问美国的元宇宙空间,但中国开发的空间或许会对美国开放。

他说:“这取决于美国人是否最终愿意容忍(元宇宙)内容层面的中国存在,并与美国社交网络一起对其进行监管。”

中国欲作元宇宙先行者

虽然元宇宙尚未出现在中国中央政府的产业发展文件,但广东、江苏、浙江、山东、福建、四川等多个省份和所辖城市都将元宇宙写入了产业发展计划和行动计划。去年11月,由移动通讯部门组成的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在其名下成立了元宇宙产业委员会。

据路透社报道,在投资方面,过去一年已有一千多家中国公司申请了约一万个与元宇宙相关的商标;9—11月,有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投入了与元宇宙相关的行业,超过2020年相关行业全年吸引的21亿元投资。

在舆论宣传上,中国媒体甚至将“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封为“元宇宙之父”,理由是他在1992年的一封信中提到了“大成智慧工程”(meta synthetic engineering)的概念。尽管国际普遍认为,元宇宙构想的首次提出源自美国小说家尼尔·史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在其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提出的概念。

美国空军大学中国航空航天研究所分析员鲍瑞涵说,很显然,中国希望成为元宇宙领域的先行者。

“我认为元宇宙可以被归纳为习近平一直在谈论的科技和互联网更广泛的重要性的一部分。他认为中国科技卓越的重要性事关中国的复兴。”鲍瑞涵说。

“(元宇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采取下一步行动,形成规范,去决定使用方式。这对美国来说可能不是一件有益的好事。”

许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