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长沙富能案”家属施明磊:决不妥协!

0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   施明磊独家提供

近日,遭中国政府关押长达五年之久的台湾公益人士李明哲向外界透露了有关湖南赤山监狱的状况,而同样被关押在这所监狱的”长沙富能案”两名公益人士程渊和吴葛健雄的近况也引起外界的关注。本台记者王允就此采访了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下面请听这次专访的内容。

成立于2016年的“长沙富能”是一家通过政策倡导、法律赋能等方式,维护弱势群体权益的民间非营利组织。其创始人之一的程渊和工作人员刘大志、吴葛健雄等三人于2019年7月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三人直到2021年7月才被秘密判决。程渊获刑五年,吴葛健雄被判刑三年、刘大志两年。刘大志目前已出狱,程渊和吴葛健雄则仍被关押在湖南赤山监狱。

家属:中国政府实际的恶永远超出你的想象

记者:施女士,您丈夫程渊是被关押在赤山监狱,您看到李明哲所说的赤山监狱的情况时,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施明磊:我看到之后非常愤怒,尤其是李明哲提到,他在赤山监狱的时候每一天强迫劳动的时间是十一到十二个小时,一年之后四天的休息时间。他们吃的饭还是馊的,一开始的时候冬天没有热水洗澡。而且程渊在今年一月被转到赤山监狱后,监狱方面一直拒绝我们家属会见的要求,甚至银行账户也是拖了很久才给他办好。

记者:您在看到李明哲披露赤山监狱的情况时说,您担心的情况终于发生了。李明哲说的情况有超出您的担心吗?

施明磊:我觉得还是让我非常意外。我有想到中国政府的恶,但它实际的恶永远都超过你的想象。

记者:您在给湖南省省长的公开信中提了四项要求,您感觉对方有可能应允吗?

施明磊:程渊这个案件从头到尾都是在黑箱操作,每一个环节步步都在违法。作为湖南省省长毛伟明,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案子。我对他对我们作出回应并答应我们的要求,期待是很低的。中国政府现在已经是肆无忌惮了,没有任何的人权可言。但是作为家属来讲,我们不放弃任何渠道,包括法律途径、救济手段或公开声明,来保障程渊和吴葛健雄的基本人权。

但是,我们现在所要求的,包括家属会见、停止强迫劳动、停止饮食的酷刑,还有精神的酷刑,这些都是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里边最基本的。

左起为中国民间非政府组织"长沙富能"的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推特截图)

左起为中国民间非政府组织”长沙富能”的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推特截图)

决不妥协

记者: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反对妥协”,您已经向政府提出了一些要求,如果对方要求您推卸,那会是什么样的妥协,可以换来什么?你为什么反对妥协?

施明磊:推卸在中国是完全行不通的,一个极权政府是没有任何人权可言的。从我的角度来讲,我是一个基督徒,我有一个标准就是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基于事实。从我先生的角度来讲,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做的事情,第一没有违法,第二没有犯罪,第三他在长沙富能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基于他平权的理念,去维护弱势群体的权益。我在美国遇到很多人,百分之百的人听说我先生做的事情都说他做的是对的。既然他做的是对的,那我们为什么要去跟政府说妥协呢?

程渊被抓的当日,我就被扣上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而被监视居住。如果我妥协,就没有我们今天这个采访,我可能已经被消失在找不到的地方了。所以,我觉得公众的关注、媒体的报道,其实是我到今天也能安全的一个很大的因素。

第二个层面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极权政府体制下,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案例当政府迫害到人民的时候,你可以用妥协换取什么。

记者:你之前对外界说,重要的是把事实讲清楚,程渊案中最关键的事实是什么?

施明磊:我觉得最关键的事实是,中国政府在滥用国家安全的罪名来打压中国公民社会的一切力量。而且这种打压是扩大化的,不仅是对包括我先生程渊等长沙富能案中的三个人,还有对中国的宗教群体、接近一亿的基督徒、中国的穆斯林,还有中国的佛教群体,包括回教。有很多教堂被拆掉,清真寺被拆掉。我以前说过一句话,中国政府作为一个极权政府是对所有良善的力量都是不容忍的。

记者:当时您也被扣上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最后没有进入司法程序,是吗?

施明磊:完全没有进入司法程序。从一开始,程序就是违法的。他们给我扣上这个罪名,就是为了禁止我为程渊发声。他们还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冻结了我的银行账户,让我寸步难行。

记者:我们曾经报道过,去年您找官派律师要判决书,但却被拒绝。律师拒绝的理由是什么?现在有拿到判决书吗?

施明磊:判决书到现在都没有拿到。律师拒绝的时候,我家人录有一个视频,他拒绝的理由就是没有理由。律师就说,你还想要判决书,不可能给你的,就这样。从这个事情的本质来说,在长沙富能案件中的官派律师,他们就是中国政府的走狗。所以,他们不会为当事人作任何辩护,他们就是帮中国政府,帮办案单位来定当事人的罪的。

对极权的觉醒

记者:长沙富能案涉及的是一个公益组织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当初您先生在从事这种事业的时候,您有想过他会遭致这样的状况吗?

施明磊:我从来没想过。我先生从2008年开始做公益事业,后来是全职来做。到了后面,2012年,习近平上台之后,一步步缩紧,一步步缩紧;然后到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案;还有2014年中国政府开始的反基督教运动,烧十字架、拆教堂。这些事情是不断收窄,不断恶化。但我作为一个在商业公司工作的人,我是没有感知的。除了我先生外,我没有其他渠道知道这样的风险。我说的是一种很真实的状态,我的状态应该是大多数中国人的状态。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想到做这样的事情能够“颠覆国家政权”。所以,当他们第一次告诉我,程渊是颠覆国家政权时,我就震惊了。我说,为什么?长沙国安当时说,你老公在做反酷刑,光这个事情都可以判他无期了。我就更震惊了,我说,你们不是签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吗?反酷刑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国安就不再答复了。

记者:那可以说,你是在程渊被捕后,才意识到有关中国政府的这种真相吗?可以说这是你觉醒的一个过程吗?

施明磊:可以说是我觉醒的一个过程。但我也不是那么糊涂的一个人,只能说,现状真的是太糟糕了。我作为一个基督徒,从2014年开始拆温州的教堂我是知道的。但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背后是有一个运动的,我之前以为这只是一个个案。所以,我就经常跟我先生说,你能不能控制一下风险?小心一点,至少不要太高调?程渊就一直很低调,你去看,他就没有很高调的表现。但这个跟低调和高调没有关系,中国政府现在无论是对基督徒的打压,还是对公民社会的打压,对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和人权捍卫者,甚至包括记者,对所有这些人的打压,都在它的议程里面。他们就是有自己的目标,就是要建成大一统的、一元的、不容纳任何其他良善力量的社会。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记者:王允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