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夏业良:从上海瘫痪到「大记录运动」

0
专栏 | 中国透视:从上海瘫痪到「大记录运动」上海民众在接受核酸检测。 (美联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夏业良教授,经济学家与政治评论家

一、 上海开埠180年来最恐怖的岁月

我的一位上海朋友说:当下的上海,是其开埠180年以来最恐怖的时期,比上世纪40年代日本沦陷区的上海还不如,比毛泽东文革时期上海还不如。

习近平在中国,特别是在上海,尤其是在5月5日政治局常委会后,变本加厉实施其野蛮的防疫清零政策,一批批的人被送进防疫集中营——方舱隔离间,一个个铁丝网、竹篱笆把社区包围起来,把住宅封锁起来,家门随时会被陌生人闯入,喷洒防毒气体,家人随时会被人带走,不知去向何方。繁华大上海,竟成一座鬼城,空无一人,只有幽灵般的白卫兵在城市游荡。

这种恐怖气氛完全不亚于战争时期的戒严、宵禁、交通管制、灯火管制、声音管制(不准敲盆,不准唱歌)、新闻管制、行动管制……,他, 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大集中营,大监狱,是在为穷途末日之际发动战争进行战时管制预演。无法无天,无休无止。

这种封锁管制,使上海,这个中国的经济中心、金融中心和对外贸易最大的港口,顿时停摆;各国与中国的经济联系,迅速脱钩。多年来国人挣的一点家底,一夕蒸发。上海人、中国人的柴米油盐、衣食住行已经受到空前威胁。中国经济已经危在旦夕。

习近平正在用不同于所有其他国家的防疫清零政策,对中国人进行一场“特别管制行动”:一人对十四亿。

上海在近代中国融入世界的历史中的独特地位。清末义和团乱当慈禧向11国宣战时,以上海为中心的“东南互保”运动抗拒北京慈禧的命令拒绝与列强宣战,对东南免于生灵涂炭的巨大历史功勋。上海的市民社会传统在当下乱局中的可能作用。

二、 从“大翻译运动”到 “大记录运动”

一位网名“量子跃迁”的网友发起一场运动,他称之为“大记录运动”。 (网站截图)

一位网名“量子跃迁”的网友发起一场运动,他称之为“大记录运动”。 (网站截图)

面对上海,面对中国正在经历的“清零”式苦难,面对中共统治中国的血腥历史,5月3日,一位网名“量子跃迁”的网友发起一场运动,他称之为“大记录运动”。 记录什么呢? 记录中共的罪行。

网络作者解滨等人迅速关注到了这一新兴的运动,并推而广之,昭告天下。

显然,“大记录运动”受到了前一段轰轰烈烈的“大翻译运动”的启发,把揭示真相的焦点指向了中国大陆。

如果说, “大翻译运动” 的主旨是向外的,它把北京原本面向中国国内的宣传暴露给了国际社会,使世界了解到北京政权在国际上宣传的虚伪,令谎言见光死。那么,“大记录运动” 的主旨则是向内的,它呼吁中国人开始记“变天帐”,把中共的犯罪证据一笔笔、一桩桩记下来,保存下来,作为中共犯罪的铁证。

1)破解北京的历史虚无主义

北京民众在排队接受核酸检测。(美联社)

北京民众在排队接受核酸检测。(美联社)

北京,特别是习近平,把揭露中共统治七十多年来罪行还原历史真相的行为称之为“历史虚无主义”。

然而,揭开北京谎言的面纱,人们看到,中共统治中国的历史是一部血泪史: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的大饥荒、文革、六四屠城、风雪中驱赶低端人口,种族灭绝,集中营关押,强行隔离,拐卖轮奸幼女妇女,强拆民房,封路、封区、封城、封国, …..祸国殃民,罄竹难书。但在北京铺天盖地的宣传和各类文件中,上述罪行几乎渺无踪影。正如《1984》书中所述,历史全被他们洗白了。

如果这不是历史虚无主义,什么才是历史虚无主义?

中国人是善忘的族群,不善记旧账。 再大的罪恶,时间稍长,就被忘却。 像文革那样的十恶不赦的犯罪,不到十年就被“以德报怨”、“不计前嫌”、“向前看”了,不但让文革中的众多罪犯逃避惩罚,甚至那些当年的受害者反而要对加害者感恩戴德! 这种中国式的忘却,让罪犯们毫无顾忌,从客观上纵容了犯罪,变相鼓励了罪犯们前赴后继。

中国现代史成了一部残缺不全的断章。

把所见证的血泪斑斑罪行记录下来,保存起来,藏之名山,以作铁证,这是当代中国人必须完成的作业。这也是历史赋予这代人的神圣使命。

就像犹太人一样,“大记录运动”的目的,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追究罪犯们曾经犯下的罪行,在原始数字或证据仍历历在目的时候,在细节被忘却之前,将其记录下来,日后有一天把中共犯下的所有的罪行一一审判,绝不让任何一桩罪恶逃脱审判,绝不让任何一个恶人赖掉任何一笔账,让正义得到最终的申张。

2)在历史审判台前呈堂供证

当中共统治终结时,这些浩如烟海的历史记录就是对中共起诉书中的呈堂供证,使其在历史审判台下接受终审判决。

譬如,三年大饥荒饿死了好几千万中国人,统计证据早就有了,可到现在还没有谁整理出一份被饿死的人的名单,哪怕各县、各村的具体饿死人数字也没有。 夹边沟惨死的那几千个“右派”都是谁? 有详细名单吗? 文革结束后成千上万的被迫害者在被“平反昭雪”后就无声无息了,可当年迫害你的究竟是谁? 我们必须让正义落实到具体人头上。让千千万万的林昭们、遇罗克们、刘晓波们、李文亮们……获得正义,瞑目安息。
中共在刻意隐瞒,甚至销毁罪证。那我们责无旁贷,记录罪证, 保留罪证,不要让那些原始证据或原始数据被中共刻意流失或被时间冲刷殆尽,必须保持历史的原原本本的真面目。据此将来去法院立案一一告他们,拿出证据向他们索赔,要求给那些罪大恶极的人判罪。

3)让中共酷吏知所畏惧

“大记录运动”组成的大档案,一定会很快反馈到中共的魔窟。它是悬在中共上上下下的贪官污吏、流氓恶棍头上的一把刀。让他们知所畏惧,感到后怕;或许让他们在对老百姓下毒手的时候三思,抓捕良心犯的时候会有所克制成某种压力,把不义之财转移给后代的时候有所顾虑,在他们强拆的时候棍下留情…..因为历史的审判是不可逃避的。

在现代技术条件下,保留罪证的过程并不复杂,各类文字,各类音频,手机视频,口述历史, 中共的海内外网站……, 对于那些无耻文人、左派打手的公开的谎言、恶言,复制起来,保留下来。 形成中国转型的伟大推动力。

将中国网路上的舆论翻译成英文,记录在Twitter、Telegram、Discord等平台上,名为“大翻译运动”。(网站截图)

将中国网路上的舆论翻译成英文,记录在Twitter、Telegram、Discord等平台上,名为“大翻译运动”。(网站截图)

三、 “大记录运动”与 “大翻译运动”的相互依赖相互作用

“大记录运动”与 “大翻译运动”可以相互转换。

“大记录运动” 可为 “大翻译运动“提供素材; “大翻译运动”的结果可成为国际“大记录运动”(国际史学界、新闻界、档案馆……)的资料源头。二者相互依赖相互作用,共同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