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又是一个沉重的日子

0
 慎说sk 民国合唱团 2022-05-12 15:42

Image

时间的流水或许可以冲刷淡去的记忆,许多人记得那一年举办了空前绝后的奥运会,夜空的烟花如此绚丽,开闭幕式如此恢宏!但在我的记忆深处,依然清晰记得十四年前的今天,当大地震袭来那一刻,我正路过天安门广场,坐在车里,并没有丝毫颠簸摇晃的感觉,媒体报道说,那一刻,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有明显震感,那一瞬间,天府大地成千上万生命被死神吞噬!

在喧嚣浮躁的时代,记忆如同碎片早已随风而去,不要说十四年前,许多数天前的事我们也很容易淡忘!而对我来说,十四年前的今天,依然是一个特别沉重的日子,令人悲伤也难以忘怀!

Image

2008年5月22日,四川省彭州市通济镇

那一瞬间,究竟有多少生命被死神吞噬?政府事后给出的数字是84872人!当年9月2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根据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授权发布的数字是:截至2008年9月25日12时,汶川地震已确认69227人遇难,374643人受伤,失踪17923人。

至于遇难学生人数,唯一可查的数字来自于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涂文涛当年5月21日在一个内部会议上通报:四川省教育系统死亡6581人,其中学生死亡6376人;并有1274人失踪,1107人被埋。在那之后,官方再未公布过5.12学生伤亡人数。

5.12地震发生的时间是下午2时28分,那一瞬间,正是中、小学生走进教室,等待2时30分上下午第一节课的时间,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还在睡午觉,那一瞬间,成千上万个中小学教室和幼儿园址在大地震中遭到重创,学生和幼儿园伤亡人数超乎我们的想象。

Image

十四年前的5月14日,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志愿者,三天时间先后到过70多所中小学,惨烈的场景让我至今不敢回想也不愿回想,那些挂在断墙残壁上的孩子,那些深埋在虚墟下的孩子,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当地媒体朋友拍摄的现场资料,尽管一直没有公开,但毫无疑问是弥足珍重的历史资料。

在重灾区,我见到最多的是泪流满面的家长和亲人跪倒在救援人员面前,求他们救出自己的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令人气断寸肠!任何一个理性的人,站在那一片片废墟上都会无比震撼!震撼人类在重大灾难面前的渺小和无助!在北川中学的废墟前,甚至仰天长吁,内心发出深深的呼求:哦!上帝啊!为什么要用这样惨烈的方式对待我们!

Image

我实在不明白!那么多的校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同样是八级地震,仍有许多未倒塌的建筑,如果修建校舍时稍稍还有一点良知,绝不至于惨死那么多的学生!毫无疑问,那些垮塌的校舍都存在着严重的建筑质量问题。并不是建筑标准太低,而是一系列与之相关的部门和人员在建设过程中,相互勾结,层层克扣,中饱私囊,丧失了基本的人性和良知,建了如此低劣的校舍。在北川中学,上世纪50年代建设的旧楼尚存,90年代新建的大楼几乎荡然无存!

当年的5月21日,驱车经过绵竹打算继续北上,路过距绵竹约7公里的富新镇,一条横空的白纱映入眼帘:我们的孩子不是死于天灾,而是死于危楼!那些悲痛疲惫的男女捧着一方方遗像,静静地站立在大路两旁。

Image

富新镇并不属于重灾区,我们停下车,在那些父母带领下,来到了富新二小,只见三层教学楼已成一片废墟,废墟中到处都是书包、鞋子,还有风中飘动的红领巾……在大地震中,这个镇基本上没有一幢房子倒塌,只有这所学校,137个幼小的生命消失了。

望着一个个被定格在黑色小框中的可爱生命,我心中更多的不是悲伤而是愤怒!那些父母用血书在白纱上写着一个个孩子的名字,他们很坚强:天灾我们认了,可是人祸让我们不甘心,要为冤死的孩子讨说法!!

他们说,除了有个副市长来看过一次,几分钟后上车就走了,至今再没人过问,甚至一句来自官方的慰问也没有。父母们用鲜血书写的孩子的名字,已经逐渐被雨水冲淡。一个神智恍惚的男子,在路边拍打着或许是他孩子曾经玩耍过的皮球,见人就说他的孩子有多么可爱……

Image

倒塌的墙壁仿佛是直接放在地面上的,看不出有任何地基结构。父母们拿着用手一捏就化为粉末的水泥,悲痛地问:看看这就是给我们孩子修的学校!为什么国家从2006年就强令对学校建筑每年进行两次安全检测,这样的建筑为什么能够通过检测?面对失去孩子的父母,没有人敢回答。

镜框中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仿佛审视着我们的灵魂。回到成都,却听到无耻的声音:“学校由于其建筑的特殊性,开间跨度比较大,所以更容易倒塌……。”我不懂建筑学,只想问他们,酒店的大厅更大,政府的办公楼及接待大厅跨度空间比学校大得多,并没有出现整体坍塌。教学楼旁边那个年代久远的老教室安然无恙,只是掉了几块瓦片,而新修的三层教学楼却轰然坍塌瞬间变成一堆废墟!这些问题,难道还需要建筑专家来解答?

Image

那年五月底,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京城,回到那个繁华又光鲜的地方,恍惚中不知自己到底身在何处?躺在床上,灾区的画面,灾民的哭喊,太多太多的惨像浮现在眼前,久久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