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人权迫害愈演愈烈 专家担忧穆斯林器官被强摘

0

新疆武警在乌鲁木齐大巴扎附近对一辆汽车进行检查 美联社资料图

2015年,中国政府声称已经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此举一度受到了人权组织和医疗人士的欢迎。但有迹象表明,中国近年来的器官移植行为仍在违反国际准则。在周四的一场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多名专家就表达了他们对新疆穆斯林近年来可能被迫成为器官捐献者的担忧。

北京当局宣称,自2015年起,中国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成为器官移植供体来源的唯一合法途径。也就是说,他们将不再使用死刑犯的器官进行移植。

在那之前的几十年间,中国移植手术中的绝大部分移植器官来自死囚。当时,一些犯人被处决后,医生在刑场上就可以立即取出可用的脏器。不少人权团体此前指出,中国活摘器官的主要对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法轮功学员。

穆斯林成新目标?

不过,随着中国政府近年来加强了对藏人和维吾尔人等少数族群的压迫,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中国穆斯林可能会成为当局强摘器官的新一批受害者。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周四就在美国众议院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一场听证会上,表达了他对新疆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担忧。

“这么多器官究竟从哪儿来显然是个大问题,而回答这个问题目前看来尤为紧迫,因为当局近年来正对新疆的新一批‘政治犯’开展大规模拘禁、系统性验血和生物识别监控,而他们显然容易受到(强摘器官)这种掠夺形式的伤害。”

上个月,罗伯逊和一名以色列医学教授在学术期刊《美国移植杂志》上,共同发表了一篇题为《通过获取器官处死:中国违反了死亡捐赠者规则》的论文。文中说,中国继续宣传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通常仅为几周,而美国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长达几个月乃至几年。

他们两人对两千多篇于1980年到2015年在中国学术期刊上发表的与移植有关的医学论文进行分析后发现,其中71篇论文中没有证明相关心脏或肺捐赠者已经脑死亡。他们认为,这些脑死情况不明的器官捐赠者是在被摘取心脏等重要器官的过程中死亡的。

但移植伦理的基础“死亡捐赠者规则”(DDR)规定,在捐赠者未被正式宣布死亡之前,不得开始器官摘取,而器官摘取也不能导致捐赠者死亡。

罗伯逊在会上说,这些中文论文似乎表明,捐赠者是在还活着的时候被医生执行死刑的。

“简单地说,这些论文似乎表明,这些此前是囚犯的捐赠者在手术开始时还活着,他们是在被移植外科医生摘取心脏的过程中死去的。”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2022年5月11日在美国众议院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表达了他对新疆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担忧。(视频截图)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2022年5月11日在美国众议院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表达了他对新疆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担忧。(视频截图)

联合国专家感到震惊

2019年,位于英国的“中国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问题独立法庭”,在听取了医学专家、人权调查员和据称受害者提供的证据后作出裁决说,中国仍然存在处决囚犯以摘取其器官进行移植的行为,法轮功学员可能是主要的受害者。

而在去年六月,十多名联合国人权专家还表示,他们掌握的可信材料显示,被中国政府关押的一些来自宗教少数群体或少数族裔的囚犯,可能被迫接受了血液、超声波等检查,相关结果据报被登记在了一个便于器官分配的活体器官来源数据库中。

他们收到的相关指控说,从这些囚犯身上摘取的常见器官包括心脏、肾脏、眼角膜等等,这种贩运形式涉及到了中国卫生部门的专业人士,包括外科医生、麻醉师等等。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问题研究员、讲述中国强摘器官的《屠杀》一书的作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就在周四的听证会上说,他估计每年有几万中国穆斯林的器官被强摘。

“如果我们假设从2017年以来,一直都有大约一百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柯尔克孜人和回民被关在拘留营中,我估算每年都有2.5万到5万名在押人员的器官被强摘。”

原中国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此前表示,中国希望到2023年,成为世界器官移植第一大国,发展到每年五万例的规模。有舆论认为,中国可能会通过把囚犯重新划分成公民的方式,继续使用他们的器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