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躺平?中国”最后一代”的呐喊

0

身穿白色防护服的警察与民众对话   视频截图

为了抵抗不合理的隔离检疫政策,中国民众喊出“这是我们最后一代”的影片在网上热传,更一度成为微博热搜词,但却很快遭全网删除。有不少网民认为,这是表达中国年轻世代绝望与悲愤的时代强音。而对照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喊出的救国有责,到2022年“最后一代”的呐喊,中国人民反抗方式的改变,说明了什么?

白色,是新的红色,这是现在的新中国。

网上疯传一段影片里的大白看不清脸孔,但防护服上贴着“警察”两字仿佛给了他无穷勇气般,要非法强行转移核酸阴性的密接居民,说着抄家般的旧思想狠话,但密接者的回应可绝了。

防疫人员:进行处罚了以后,是要影响你的三代的。

民众:不好意思,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一句“最后一代”的冷静回应,在网上掀起巨浪般的反响。

有人说,“要有多绝望,多悲怆,才会脱口而出这一句话”。本台无法独立核实事发地点与时间,但最早是11日开始在网上流传。

还有网民说这是时代强音,更是时代悲剧。在辽宁的一位中国年轻人也看到并转发了这段视频,但国内网上很快就影片“清零”了,连搜索“最后一代”一词,新浪微博也已屏蔽。

这位年轻人接受本台访问时人正在酒店隔离,因为他就是抵抗强制转移失败的无助人民之一,即使核酸为阴性,他仍被迫和自己的宠物猫分开十四天。

“这些有了权力之后的人什么疯狂的事都做得出来,而且你根本都阻止不了,做什么都没有用,打也打不过,就把你拖过来了,没有什么办法。”陈先生告诉记者,他早就想清楚,自己这一代只会有他和他的猫,因为还在中国境内,出于人身安全考量,他不愿具名受访。

绝望与无力 中国人想“做个人”都难

他还是很担心他的猫会遭遇上海封城般的虐杀,尽管小区的工作人员一再向他保证绝对善待他视如生命的猫,但一切要等十四天后才知道答案,他很难过自己连猫能不能保护好都是未知数,而中国式防疫与治理模式好不好,中国人民理应最有发言权,陈先生的感受是身不由己的巨大无助感。

“不管你做什么都有很强大的无力感,什么都掌控不了,有时候你只是想做一个人而已,都很难很难,就是很绝望就是。”陈先生无奈地说。

只是想要有尊严的活着,当个人,像陈先生、还有视频中的男子一样发出反抗的声音,最终不是抵抗多日仍被强行拉走隔离,就是遭全网封禁。

网上有人整理中国的时代变迁如下:

1966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1989年:Because this is my duty(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2022年: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美国圣汤玛斯国际研究与当代语言学系系主任叶耀元就告诉本台,这反映当前的中国民怨又到达一个高点,对政府防疫的霹雳手段很反感。但这个压力锅会不会爆炸,时间点在何时?却很难说,关键在于中共的监控能力拜科技之赐,而变得更强大和有效率。

“从1989年到2022年,中共控制人民的工具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了,他现在极力的监控,就是害怕(像1989年那时的)集体行为与抗争的出现,1989年时他其实没有那样的能耐去监控人民。”叶耀元告诉记者。

人民的绝望与反抗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没有人说得准。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官方这样的防疫手段,民众的各种软、硬反抗,早已是民不聊“生”,生活的生,也是生孩子的“生”。

最后一代 环境不好不愿生

人民说出“最后一代”这句话,表达的是不生孩子了,这在长期关注中国人口与生育政策的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看来,中国这种防疫方式,生育率必定要下跌。

“政府该做的是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与条件,让人民愿意生,政府有这个义务与责任的。”易富贤告诉本台。

中国官方现在的防疫做法,和易富贤的提醒显然是不一样的。

“动态清零” 下,润学是一派,有能力用脚投票的走了;“最后一代”则像是振聋发聩般的警告,这一代中国人以身体力行“不合作”或“躺平”来反抗,尽管被网管删光,但“最后一代”在“新时代”里的决绝,早已反映在人口数据上。

在“最后一代”的呐喊前,上海官方公布2020年的全市生育率早已跌破1,是0.73,这是一个真实的新时代。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