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14周年 遇难学生家长无惧打压 坚持追究豆渣校舍责任

0

2008年6月1日,汶川大地震遇难学生的家长在绵竹政府办公室外要求追究豆腐渣责任。 路透社图片

本周四是四川汶川大地震14周年,中国官媒大篇幅报道相关纪念活动。但另一方面,当局却阻止上百名都江堰聚源中学的死难学生家长前往孩子们的遇难遗址进行悼念。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造成近7万人死亡。中国官媒在周四地震纪念日发出大篇幅报道,内容包括了在地震中被埋36天而幸存的“猪坚强”,以及为这头猪建的一个博物馆等内容。另一方面,官媒还也在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进行直播,讲述都江堰新建小学的家长们在地震后寻找遇难子女遗体的故事。

记者:“地震后,最悲痛的就是亲人的离世。右前方相片的先生抱着他遇难9岁孩子的遗体。地震后,他第一时间赶到都江堰新建小学,他一直在废墟中找寻自己的孩子,两天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但却是自己孩子冰冷的遗体。08年地震之后,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同一天,过百名都江堰聚源中学遇难学生的家长重回倒冧的中学旧址,悼念遇难子女,却被大批公安和便衣阻止。公安派人把守和封锁通往旧址的路,家长们只能在外围的路上悼念。期间,有十多只鸟儿在天上飞,吸引了家长们的目光。

家长:“我们知道娃娃在等候我们,14周年了,娃娃看到他们父母在这悼念他们,也飞回来看给大家看。”

5.12汶川大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们(美联社)

5.12汶川大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们(美联社)

家长坚持为遇难子女讨说法 人祸多于天灾

坚持每年悼念的遇难学生家长徐兵,他的女儿徐聪地震时在聚源中学读3年级。他相信,女儿是死于豆腐渣工程,想为她讨公道,让政府承认这是一场人祸。

俆兵:“为什么只有聚源中学倒、新建小学倒?我想追究豆腐渣,对我小孩有一个说法,让他们(政府)对社会有一个说法。这是人为不是地震,以后可以警告下一代的人,不要再犯同一样的错误。”

5.12汶川大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们(法新社)

5.12汶川大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们(法新社)

在维权路上走过十多年,换来一次又一次被官方关押,还未看到为女儿讨回公道的希望,但徐兵表示,不会放弃。

徐兵:“付出了很多,政府的人不支持我们追讨责任,他们用警力来整我们,关押我们。我最长的时间在北京被关了3个多月,关一、两天的不知道被关了多少次。明明他们知道是豆腐渣工程又不敢承认,他们就用关押让我们害怕。他们根本不为人民服务,他们为钱和自己的前途服务。父母的爱是不怕关押的,我想用余下的力量给她们一个说法。”

每年的地震纪念日都是家长们最痛苦的日子

徐兵表示,每年的地震纪念日都是他们最痛苦的日子,但仍然会到现场悼念,希望政府和外界都知道,有一批遇难学生的家长一直在坚持。

5.12汶川大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们(路透社)

5.12汶川大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们(路透社)

与徐兵一样是聚源中学家长的鲁碧玉,过去10多年因为追究豆腐渣工程问题,被公安关押超过50次。她表示,会继续坚持为遇难的儿子维权,并批评政府阻止家长悼念的行为。

鲁碧玉:“他们仍然是不容许我们悼念,还控制我们悼念,证明聚源政府太心虚了。学校确实是危楼,他们自己确实是有问题,好多善后处理又不公,所以说他们自己心虚。”

另外,一批四川绵竹市富新二小的遇难学生家长也到市政府外维权,要求政府承认豆腐渣工程,并向遇难学童家长在地震后领养的小孩提供教育和医疗援助。有参与维权的家长表示,虽然多年来他们受到官方的打压,但会坚持维权,直到能为子女讨到公道为止。

四川省政府在2009年的“5·12”抗震救灾周年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全省经审核认定的死亡及失踪学生多达5300余人。而率先通过网络向中国社会揭露当地豆腐渣校舍工程的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因突破当局阻力参与民间赈灾,却遭到严厉打压。

图片:黄琦先生向湔底镇中学遇难学生的母亲发放救灾食品(六四天网)

图片:黄琦先生向湔底镇中学遇难学生的母亲发放救灾食品(六四天网)

黄琦于2008年6月,被四川警方以“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刑事拘留;并于2009年11月23日,被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黄琦出狱后,因持续参与各地维权活动,再次于2019年7月29日,被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黄琦目前在四川省巴中监狱服刑,并患有严重肾脏疾病,但其保外就医申请多次遭当局拒绝。

记者:陈子非 责编: 温晓平、何平    网编 瑞哲